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古玩中的三陽開泰

新浪收藏

古玩中的三陽開泰古玩中的三陽開泰
劉善文
羊是一種哺乳動物,也是早期人類馴養的重要家畜,古時稱為六畜之一。 由於它與人類生活有著十分密切的關係,因而在中國古代文化中也佔有重要地位。 東漢許慎《說文》雲:“羊,祥也。”古文中,“羊”字與“祥”字是相通的,寄託著人們吉祥如意的美好祝愿;在商品交換初期,羊充當過最早的一般等價物,成為財富的象徵;甲骨文中的“美”,是頭頂大角的羊形象,“羊大”為“美”;羊與“陽”諧音,中國傳統中“三陽開泰”,象徵生機勃發,好運接踵而來,把行業中的領軍者叫做“領頭羊”,將柔潤、細膩、白嫩比喻為“白如羊脂”,用“五羊銜谷”寓意人間的豐收與富庶。
人類將美好的希望熔鑄在藝術品裡的創作活動幾乎與人類文明的歷史同步發展,這些充滿了美感的藝術精品在中國的藝術寶庫中佔有重要位置。 羊在古代生活和宗教活動中的重要作用,也被傾注在人們的創作之中,使羊成為古代青銅器、玉器、陶瓷等藝術品的重要題材。 時值羊年之際,不妨在古玩中把玩欣賞“羊”文化,別有一番情趣與韻味。
雙羊尊。 青銅器流行於新石器時代晚期至秦漢時代,以商周器物最為精美。 雙羊尊是商代晚期的容酒器(圖一),它是古代青銅藝術最傑岀的珍品之一,這件雙羊尊現藏於英國大英博物館。此器高45厘米,筒形口,雙樣尊由兩隻背部相連的羊組成。 羊尊的兩隻羊各探向一方,羊角彎曲,羊背相連托起尊筒,四隻羊腿被巧妙地用作支撐。 柔和素雅的銅綠、奇特優美的造型、紛繁瑰麗的紋飾和厚重拙樸的質感,賦予了稀世珍寶雙羊尊無窮的藝術魅力。
這件器物以其獨特的器形、精美的紋飾、典雅的銘文向人們揭示了先秦時期的鑄造工藝、文化水平和歷史源流。 銅羊燈。 這件西漢銅羊燈(圖二),通高11.8厘米,寬14.5厘米。 銅羊燈雕作立角羊形,身體渾圓,四肢直立,昂首凝目,憨態可掬。 羊背設計成可活動的燈盤,羊的腹腔用以儲存燈油。 中國古代“羊”與“祥”通用,以羊形作燈象徵吉祥。 此器物造型生動精巧,形象逼真,融實用與觀賞於一體,不愧為燈中傑作。 作品體現出羊所具有的溫順可愛、樸實善良、堅韌奉獻的性格特徵。
玉臥羊形硯滴。 硯滴為我國古代文房不可缺少的輔助用具之一,主要用於盛磨硯的水滴,故又稱“水滴”。 這件漢代玉臥羊形硯滴(圖三),長7厘米,高5.6厘米,口徑1.6厘米。 此羊形硯滴青玉質,通身有褐色沁斑,頭部尤為嚴重,被沁蝕成深褐色。 羊為立體圓雕,呈跪臥式,昂首挺胸,二圓目平視前方。 面部呈三角形,雙角回捲,貼於頭部兩側。 身軀豐滿,四肢屈於腹下。胸前、眼下部、面頰及腿彎處皆飾陰刻線,線條細短,排列整齊。 玉羊背部有一圓形凹洞,洞上置雙獸形圓柱紐蓋,顯示岀器物高雅的氣質,小巧別緻的造型。 小小硯滴,隱含著深邃的中國特有的文化內涵,讓人感受到一縷涓滴遺香的翰墨氣息。
西晉青釉羊。 青釉是我國瓷器最早的顏色釉,出現於南方。 所謂“青釉”,顏色並不是純粹的青,而是具有黃、綠、青等幾種顏色,但多少總能泛出青綠色。 這件西晉青釉羊(圖四),高13.5厘米,長15.0厘米,寬11厘米。 羊呈臥伏狀,昂首張口,體態肥碩。 背部飾對稱的線條紋。 兩肋刻劃羽翼。 該器釉色青綠,晶瑩潤澤,器物完美,是晉代青釉器代表作品。 其器頂開有一孔,應是香插之類的日用品。
青釉褐斑羊頭壺。 這件東晉青釉褐斑羊頭壺(圖五),高23.8厘米,口徑10.8厘米,底徑10.8厘米。 壺口淺盤式,細頸,球形腹,平底。 肩部一側置羊頭形流,相對一側置曲柄,另外兩側各置一橫系。 通體施青綠色釉,底部無釉。 在壺口沿、羊頭及系上均塗點褐斑。 肩部暗劃弦紋2道。 此壺的精彩之處在於羊頭形壺流,羊口微張,頜下一綹鬍鬚,雙目外凸,雙角向後彎曲,雙眼塗點褐彩,頗具神韻。
白陶臥羊。 這件唐代白陶臥羊(圖六),高8厘米,長15.4厘米。 臥羊頭大,頸粗,眼圓睜,雙角在頭兩側捲曲,角上雕出較細密的線狀年輪紋,頸部雕有較密集的點線狀紋飾。 羊身體各部位骨肌清晰,四肢匍匐呈臥姿。 作品巧妙地採用局部點線紋飾來表現整體濃密的羊毛,頗具立體效果。 繼漢代之後,厚葬之風在唐代再度興起。 這一時期的隨葬品陶羊較以前體態更為飽滿健壯,肌肉感較強,造型亦較準確,整個作品趨向於寫實。
黑陶臥羊。 這件元代黑陶臥羊(圖七),高11厘米,陶胎黑色,羊跪臥,頭部朝前,有神的雙目遙望遠方,犄角彎曲緊貼頭部兩側,頸部刻著兩圈細線而顯得十分茁壯,羊體態豐碩,四腿彎曲跪於一橢圓形的矮座上。 器物神形兼備,靜中欲動,使人不禁想到天似穹廬、籠蓋四野的陰山之下,“風吹草低見牛羊”迷人的草原風情。
嘉靖青花三羊紋碗。 青花瓷,又稱白地青花瓷,常簡稱青花,是中國瓷器的主流品種之一,屬釉下彩瓷。 此碗為明代嘉靖年間景德鎮御窯廠燒造的宮廷用瓷器(圖八),高10.5厘米,口徑16.3厘米,足徑5.5厘米。 碗呈仰鐘式,內外均為青花裝飾。 碗心繪麒麟,輔以鬆、石、花草。 碗內近口沿處繪錦紋。 外壁繪神態各異的三羊,一羊正面佇立,一羊側面作行走狀,一羊回首觀望。 三羊間襯以鬆、竹、梅及楊柳、芭蕉。 外底署青花“大明嘉靖年制”六字雙行款,外圍雙圈。 此碗其胎薄釉潤,輕盈透亮,線條圓潤。 所繪三羊圖案為吉祥圖案,寓意“三羊開泰”,給人一種超凡脫俗的美的享受。
黃玉三羊尊。 這件清代黃玉三羊尊(圖九),高14.2厘米,口徑7.6厘米,底徑6.8厘米。 此器黃玉質,局部有褐色浸痕。 圓形口外侈,頸部有環狀凸棱,腹部凸雕三羊首,三羊前足形成器足,足下襯一圓托。 此器玲瓏剔透,造型別緻,瑩潤可愛。 三羊組合的藝術造型和紋飾圖案在清代非常盛行,除玉器外,陶瓷、繪畫中也往往以“三陽開泰”為題作為歲首稱頌之辭,但黃玉雕三羊尊這樣的器物頗為少見,彌顯珍貴。
一件件器物散發著濃郁的文化氣息,蘊含著吉祥、圓滿和幸福綿長的寓意,寄託了人們對生活美好的祈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