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

宋畫到底好在哪裡

 新浪收藏

宋趙佶《柳鴉蘆雁圖》宋趙佶《柳鴉蘆雁圖》宋李成寒林騎驢圖軸大都會博物館藏宋李成寒林騎驢圖軸大都會博物館藏
宋畫在哪裡? 保存至今的上千件宋畫,散佈在中國、美國和日本等地的200多個所在,即便是終身研究宋畫的80歲耶魯學者班宗華,或前任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石守謙,都不曾見過現存宋畫的全部。
宋畫好在哪裡? 不同的專家給人不同的指點,有的叫人如墜五里迷霧,有的讓人思接千載、有所意會。 國家文物局2001年主持編纂的教材《中國書畫》中寫道:“宋代的遺存遠勝以往任何朝代……因而在感覺上,宋人離我們就不像唐代那樣的遙遠。”畫家黃賓虹( 1865—1955)自題山水道:“北宋畫多濃墨,如行夜山,以沉著渾厚為宗,不事纖巧,自成大家。”藝術史學家高居翰在《圖說中國繪畫史》一書中讚嘆宋畫之美:“在他們的作品中,自然與藝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他們使用奇異的技巧,以達到恰當的繪畫效果,但是他們從不純以奇技感人;一種古典的自製力掌握了整個表現,不容流於濫情。藝術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觸到了自然,以驚嘆而敬畏的心情來回應自然。他們視界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後世無可比擬的。”
從960年趙匡胤在陳橋驛發動兵變建立宋朝,到1279年陸秀夫負帝昺投海而死,兩宋將近320年。 在其全盛之時,GDP總量佔世界一半還多。 雖歷經戰亂,但其文化藝術卻獲得了空前的繁榮。 北宋初年,宮中即設翰林圖畫院,舊時西蜀和南唐的畫家都是其中骨幹。 《圖畫見聞志》和《畫繼》記載的北宋畫家有386人,《南宋院畫錄》記錄的畫院畫家為96人。
法國漢學家謝和耐有言,宋代是“中國的第一次文藝復興”。 歷史學家陳寅恪也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天水一朝”。
很難說宋代畫家畫的是親眼所見還是腦中所想,他們不再像前朝畫家那樣費力描寫一棵樹或一塊石,而是將筆墨用在表現一種統一又真實的境界上。 關於這種畫法,范寬的領悟是:“吾與其師於物者,未若師諸心。”
當代名氣最大的宋畫,莫過於北宋畫家張擇端的社會風俗畫《清明上河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餘輝說,國外漢學家看到的第一張宋畫大多是它。 2010年上海世博會,巨型動態版《清明上河圖》第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國的博物之美。 但這幅國寶級北宋風俗畫並不是宋畫的最高代表。
高居翰認為:“在整個中國繪畫傳統中,最獨特最輝煌的成就正是山水畫。”而宋代藝術最突出的成就,就是“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郭熙《林泉高致》 )的山水畫。
宋代的山水傳統,以北宋初年的李成、范寬、關仝三大家為宗。 書畫鑑賞家郭若虛說:“唯營丘李成、長安關仝、華原范寬,智妙入神,才高出類,三家鼎峙,百代標程。”繼起者又有王士元、王端、燕文貴、許道寧、高克明、郭熙、李宗成、丘納、王詵等人,各有所長。
宋畫中,有宮廷畫師專為皇帝和達官貴人畫像,現存美國弗利爾博物館和耶魯大學博物館的北宋王渙、馮平、朱貫、杜衍畫像即為當時真實寫照;有生動的禪宗人物畫超越正統佛像而散播影響力,如1238年無準禪師贈予日本僧人一谷的《禪宗無準大師像》;也有人物在山水中靜坐慢行,將自然作為情緒的襯托,如馬麟的《靜聽松風圖》。
畫院畫家曾專心描繪俗世故事畫和界畫,城市興起後,描述市井生活的圖卷流行一時,有高元亨的《從駕兩軍角觗戲場圖》、燕文貴的《七夕夜市圖》、葉仁遇的《維揚春市圖》等。 其中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最為人所熟知,從市郊到汴河再到都城汴京街景,高處鳥瞰、移步換景。 全卷總計人物500多,牲畜超過50只,船隻、車轎各20有餘,其史料價值為一時之冠。
花鳥動物畫起初有黃筌、徐熙兩派,以黃體為正宗,到宋徽宗親創粗筆水墨花鳥,更加主流和嚴謹。 徽宗時,畫學正式納入科考,形成中國宮廷繪畫最興盛的時期。 台灣作家蔣勳戲稱“宋徽宗是故宮精神上的第一任院長”,徽宗也是一位出色的花鳥畫家,他的《瑞鶴圖》和《柳鴉蘆雁圖》現在分別是遼寧省博物館和上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北宋中後期文人畫興起,蘇軾、文同、黃庭堅、李公麟、米芾以王維和顧愷之為先驅,即興創作,追求得意忘形的境界。 他們技巧自在,精神復古,也是從他們開始,“​​替繪畫開啟了一種類似寄情寓興的功能”。
南宋的畫家,一部分仍沿襲北宋大師的創作路徑,以細膩的皴法表現壯闊的山川形勢;另一部分轉向偏角山水,以局部代全景,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梅蘭竹菊確立在文人畫題材中的地位,也是在南宋完成的。
作為商品的宋畫,在後世奇貨可居,仿製宋畫一直是流行風尚和生財之道。 所以,雖然宋代的書畫和文獻充足,專家們對宋畫的鑑定還是把握不足。 19世紀末20世紀初,西方人對宋畫的購買需求旺盛,上海遂成為作偽產業的中心,此時生產的大量偽作讓美國人交了不少學費,也給中國藝術史帶來了災難性的影響。 (孫琳琳)
來源:收藏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