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8日 星期日

縱使北風寒徹骨:提爐夜話袖添暖(圖)

 和訊網

清乾隆銅胎掐絲琺瑯荷塘蓮紋海棠式手爐清乾隆銅胎掐絲琺瑯荷塘蓮紋海棠式手爐福壽手爐福壽手爐明 銅鎏金鏨花海獸嬰戲圖手爐明銅鎏金鏨花海獸嬰戲圖手爐
《紅樓夢》第八回,落了半日雪珠兒天,黛玉往梨花院探望養病在家的寶釵,沒成想寶玉早在寶姐姐處相談甚歡,當下酸意幽生。 且又因寶釵說了一番“暖酒散熱、冷酒凝結”的體己話,勸止了寶玉的飲冷酒,越發含酸。 正不得出口時,可巧小丫鬟雪雁秉了紫鵑的囑咐送來小手爐暖身,黛玉接了,抱在懷中,含沙射影說了句“也虧你倒聽他的話”。 想來,落雪天寒,小丫鬟體貼,小手爐暖身,該是一番“琉璃世界,雪白梅紅”的心境,奈何黛玉心思在他,倒無端因“手爐”引出一段公案來。 公案語不休,也罷。 天寒時節,手爐暖身暖心的話題倒是很合時宜。
手爐的高、長和寬度不過幾厘米到十幾厘米,與紫砂壺略有類似。 古人穿寬袖大袍,手爐可置於袖中或懷中,所以有“袖爐”、“捧爐”的雅稱。 手爐的結構很簡單,由爐身、爐底、爐蓋(爐罩)、提梁(提柄)組成。 爐身有兩層,分外殼和內膽。 內膽多為銅製,內放燃炭,以產生熱氣,而外殼包裹內膽,既能保存內膽的熱量,又能通過內外兩層之間的空氣傳導,將熱量由內膽口沿上的鏤空爐蓋(爐罩)散發出來。 爐火不會一蓋即滅,又不會太旺、撫之燙手。 還能透過蓋子的空隙,侍弄炭火,散熱原理相當高明。 過去的讀書人,有了手爐,“縱使詩家寒到骨,陽春腕底已生姿”( 張劭《手爐》),暖手疏血,書寫繪畫兩不誤。
早期的爐身較為簡陋,還留有鑄瘤等痕跡。 後來手爐愈來愈普及,且年年冬季必隨先人們左右時,才有了“美化”它的心思。 於是,手爐以圓形和橢圓形最常見,後又出現了八角形、方形、腰形、花籃形、南瓜形、梅花形、海棠形、龜背形等形狀,更是讓盈握感充足。 而作為散熱區的爐蓋,也常常是手藝人窮極工巧的發揮區域,他們將各種精美的幾何圖形,雕琢得猶如古典園林中的花牆鏤窗一般雅緻,像五蝶捧壽、梅蘭竹菊、喜鵲繞梅等眾多紋形和素材都曾用到,又能與氣孔完美結合在一起;而爐身,手藝人也不會“浪費”,常雕鏤鏨刻著山水人物與花鳥奇珍的圖畫,有的甚至還使用了錯金錯銀、燒藍及鑲嵌銀絲等特種工藝,使手爐爐身上的圖畫更具立體感,更加光彩耀人;也有將詩書畫印刻於其上,使手爐一躍而成了很多文人的案頭清玩。
手爐,儼然成了既實用又能欣賞的藝術品,它們曾陪伴多少清貧的文人度過寒冷的耿耿長夜,又在枯燥的讀書生涯中,平添了幾許“紅袖添香添暖”的溫情。 從古時存世的實物以及文學或書畫作品中,不時能尋覓到手爐的踪影:乾隆年間美輪美奐的牙雕《月曼清遊》冊,在正月“寒夜採梅”、十二月“踏雪尋詩”的畫面上,那些雍容華貴、儀態優雅的宮女們,手持金光閃閃、形似荷包的小器物,正是手爐;《紅樓夢》大觀園裡,不獨黛玉用手爐,鳳姐也常手拿著小銅火箸兒撥手爐內的灰;時下影視劇中,紫禁城裡的小主們,也是手捧手爐過冬……
手爐起於何時? 一種說法是它起源於春秋時的楚國。 楚地濕度大,楚人喜歡把香草放入帶孔的熏爐中焚燒散氣,繼而發明散熱取暖的手爐; 另一個說法,隋煬帝沿運河南巡至揚州,時值隆冬時節,江都(今揚州市)縣令許伍為接駕,急命揚州民間銅匠精製一小銅爐,內置火炭,呈送給隋煬帝取暖,隋煬帝即興命名為手爐。 兩種說法,似乎都有些淵源,我更傾向於後一種,因為在唐詩裡,手爐已很常見。 白居易就寫道:“醉依香枕坐,慵傍暖爐眠。”據說中唐時期,手爐已成為官宦人家的室中用物。 及至宋代,城市裡設有香藥局,售賣專供焚香和手爐使用的炭餅。 北宋年間,手爐已飛入尋常百姓家,成為民間百姓普遍使用的取暖器具。 當時手爐多為青銅材質,偶有銀、鐵、瓷,器型以“簋簋之屬為之”,即方圓二式,裡面放火炭或尚有餘熱的灶灰,小型的可放在袖子裡“熏衣炙衣”。
手爐的製作,在明清時期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早期的銀、鐵、瓷材質被大大減少,而廣泛用銅。 一來因銅的傳熱性較好,捧在手上更為暖和;二來銅材細緻光滑,色澤晶瑩,且柔中帶剛,富有延展性,於製造工藝上有著更大的發揮餘地,製成的手爐也不易鏽蝕和裂壞。
明代的製爐工藝日臻成熟,湧現出大批名家巧匠,其製作的手爐,格調高雅,精美絕倫,形、藝、韻、意俱佳,堪稱工藝品中的珍品。 爐體皆厚重,線條清晰,刀法流暢,常用一整塊厚厚的銅料,敲打​​出來一把手爐,爐柄上絲毫沒有焊接的痕跡。
晚明嘉興名匠張鳴岐是一代製爐名家,他製作出一種銅質勻淨、光澤古雅的水磨紅銅手爐,人稱“張爐”。 張爐,選用精煉紅銅,銅質純淨,可塑性強​​,光澤柔和,造型樸實而富有變化,為人們所重。 據《鑑物廣識》、《新溪雜詠小集》、《梵天爐叢錄文物》記載介紹,張鳴岐製作的手爐厚薄均勻,花紋精細,整爐不用鑲嵌或焊接,全用榔頭手工敲打出來,爐蓋上的雕鏤很細,但用腳踏不癟。 蓋子十分緊密,雖然用了很久,也不會鬆動。 尤其令人驚嘆的是爐中炭火雖然燒得很旺,但摸上去卻不燙手,熱度與炭火不熱時一樣。 而另一位晚明銅器名匠是胡文明,他以純正的皮色取勝,擅長鑄造銅爐,並能按古式製造彝、鼎、尊、卣之類銅器。 所做手爐器物式樣高古,人稱“胡爐”、“胡銅”,時譽極高,為世珍重。
清代手爐,因傳入宮中,一躍成為皇家御用品,身價倍增。 從而使手爐的製作升級,集多種工藝於一身,開始變得花哨起來。 僅材質又多了漆器、琺瑯等品種,工藝上還採用了掐絲琺瑯,手爐的裝飾更加精美。 名家製作的手爐,融雕、鏤、刻、鑲、磨等工藝於一身,匯詩、書、畫、印於一器,不僅是實用器物,更是齋房文玩,極富文人書卷氣。 清宮手爐是皇室御用品,匯集了全國優秀匠人的智慧打造而成,是手爐中的精品,製作工藝多以銅質鎦金或掐絲琺瑯為主。 掐絲琺瑯是在金屬胎體上,用細而薄的銅絲焊在圖案輪廓上,在其內外填充各種顏色的琺瑯釉料,經燒製、打磨、鍍金而成。 裝飾內容都是具有吉祥意義的鶴鹿、雙蝠、花卉、壽字等。 清宮琺瑯手爐美在裝飾,特點均是在腹部進行若干個開光,光內彩繪不同的寫實花卉和動物圖案,並富有吉祥之意,如鶴鹿同春、三羊開泰、吉慶有餘、歲寒三友、富貴牡丹等;光外飾以色彩艷麗的纏枝花卉紋。
到了民國,手爐的製作又趨於簡單,形狀和紋飾開始單一化。 為了減少成本,連銅料也薄了起來,之後隨著新的取暖工具的出現,手爐也漸漸退出了人們的生活。
但自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銅手爐開始在拍賣場上頻頻亮相。 它豐富奇異的造型,精湛華美的工藝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與古代人看重手爐暖手功能不同,今人更重精品古董手爐的欣賞性。手爐收藏日漸升溫,大量贗品也應運而生。 收藏者需擦亮眼睛,鑑別時可視手爐的底足,如露有黃銅的,多為清末民國之物品。 如紫銅,若有古樸厚重之感,紋飾素而精,一般來說可達明代;若輕薄而紋飾花妙,大多為清代手爐。 也可從銹色著眼。 可以用加鹼的開水刷刷看,如為偽銹,立即掉落。 且偽銹多深淺不勻,不能與器體融合,用手摩挲沒有滑爽之感。 另外,手爐基本上是手工製作的,而仿品絕大多數均是澆鑄而成的。 因此也可以從底足與爐身的焊縫、爐蓋網眼的做工上加以區別。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白居易描繪了先人們冬日團坐,圍爐夜話的美景。 對他們來說,不管是小火爐,還是小手爐,器物給予人的感受,以及由此傳達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對生活的滿足,都比今人來得切膚和真實。 今人只知空調送暖,卻不會對它產生喜愛欣賞之心,恐是不能體會古人之於手爐的感情了。
來源:中國有色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