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書法降噪要從教育抓起

中國青年報 

《 中國青年報》
最近,書法“雅賄”成為焦點。 書法界受到質疑,官員明星書法廣受詬病。 有業內人士稱,一些所謂的書法大家以書掙錢、有失體統。 該如何去除書法界的功利心? 記者就此採訪曾任中國書協第一屆硬筆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的書法家李石文。 他談到,書法“降噪”要從教育抓起。
書法浸潤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意蘊理念,博大精深,“言”簡旨遠。 因此“書法教育”從來是一門精深的學問。 李石文自幼習字,上世紀80年代,他是中央電視台教育頻道楷書教程主講人,曾主編過多本名家書法教學讀本和系列字帖,同時自己也編習字教材,並出版字帖數十種。 曾有朋友問他,他師從於哪位名家,他笑說:“我的師傅姓'古',叫'古人'。”
臨帖多年,直至現在,李石文仍堅持每天臨池。 他的辦公室裡摞著一摞用來習字的舊報紙,上面滿是墨跡。 李石文認為:“書法家要有深厚的藝術修養,紮實的書法功底,廣博的知識儲備,平靜的處世心態。而我不自認為是書法家,我就是寫寫字。”
近年來,一些書法界人士稱,“現在是書法藝術的'展廳時代'”。 李石文認為:“能進入展廳做個展的,大都是有資助的少數人,沉默的大多數往往無法走入展廳,恰恰相反,他們被展廳屏蔽了。做個展的人代表不了一個時代。這種說法會誤導年輕的書法愛好者追名逐利,助長浮躁之風。”
李石文說:“書法界的浮躁心態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本身書法水平有限,把自己忽悠成著名書法家。這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他們讓社會、公眾看到的,是在躁動的心態下完成的作品,導致整個社會將書法藝術的評價標準也降低了;另一種是很多不會寫字的領導和明星戴上著名書法家的'桂冠',令人茫然,甚至令人看低書法。”
李石文說,有一次,一位自稱某世界級書法協會常務副會長的人來訪,掏出宣傳他個人的小冊子,上面明碼標著每幅字的價格,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不等。 他要拿作品換宣傳。 李石文指出作品中的低級錯誤,並表示歡迎有空再來切磋。 這位會長走後再也沒了消息。
李石文提到,他曾在電視裡看到有位知名書法家,在國外華麗的藝術演出場所表演寫草書,有唐裝伴舞,民樂伴奏。 表演結束,主持人請他寫幾個楷書字。 他面露赧色,勉強寫了,並無功底。 主持人說:​​“我也學過書法。”結果,這位主持人寫的楷書字竟可以與這位書法家媲美。 還有“書法家”拎著墨汁桶,穿著白褂,腳蹬白襪踩著宣紙,信手塗鴉,作秀種種,不一而足。 “難道這些就是他們所謂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初衷嗎?我看這只能適得其反”。 李石文說。
對這樣被包裝過的書法藝術,李石文極其反感。 他說:“我們不該用書法來譁眾取寵,要做真正的書法家,就要努力做文字學家,專注做學問。”
李石文認為,一部分不寫字的人附庸風雅,抬高書法作品的價格,也迎合了這種浮躁的風氣。“許多作品藝術水準很低,但經市場炒作價格很高。惠侯好偽,大有人在。整個社會欣賞水平亟待提高”。
如何摒除書法界的浮躁之風? 李石文認為還應該從教育入手。 他舉例說,一位政協委員在全國政協會議上中提出提案,談到書法教育要從孩子抓起、從書法老師抓起,這是根本。 李石文非常贊同。
“真有功力、有責任心、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書法家,應該面向校園,面向基層老師,幫助他們培養青少年。”多年來,只要有時間,李石文不會拒絕別人請他講課。 上世紀80年代,他在書法教育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帶動青少年寫好字,是他的樂趣。 他說,當時的口號是“寫一手好字,興兩個文明”。
他認為,書法教育應該從中國傳統的書法基礎入手。 他主張,老師講簡化字的同時,也要講繁體字,甚至講字源。 不要怕給孩子增加壓力。 要讓他們產生興趣,變成樂趣,學起來就會很輕鬆。 不然就會在未來增添負擔,就可能出現某書法名家把皇后的“後”寫成前後的“後”那樣尷尬的事情。
同時,經多年的研習,李石文摸索出失傳的三指執筆法。 他認為,執筆時只用拇指、食指、中指即可,用另外二指“格、抵”不僅無助於寫字,還適得其反。 且要懸腕懸肘,同時要調節氣息。 除非擘窠大字,盡量少用腕。 李石文希望能將這種三指執筆法推而廣之,讓更多的人通過實踐來驗證。 他認為,在傳統文化不斷受到衝擊的當下,書法家更應該沉靜下來,帶動青少年紮實練功,而不是只想著如何讓自己的價碼“飆升”。
“書法家們應該對中國書法有敬畏之心。”李石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