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傳喜法師:你被電腦手機綁架了嗎

還有另外一種,我們更加在不知不覺被吞嚼的現像是什麼?是所謂的現代科學。 一方面我們的生活得到了便利,另一方面我們的生命被所謂的科技吞噬掉,我們都不知道。 我們現在看的科幻片,我們製造出的機器人,機器人反撲人類,把人類變成機器人的奴隸。 這個好像跟自己還是沒有關係一樣,不知道遙遠在哪一天的事情,或許它只是一種科幻。
我以前沒有切入體膚的感覺,但是這一次我從歐洲回來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是我生命的一個體驗。 大家都認為我去歐洲回來要倒時差,但是我第一個面對的問題不是倒時差。 是什麼?是我的身體被現代高科技的飛機從歐洲逆著地球轉,用十二小時的時間,把我身體的這個小空間從歐洲的那個大空間裡運回到亞洲中國的這個空間。 搬運的方式是靠什麼?是靠飛機。 飛機是一個高科技的東西,每分每秒每剎那都在強烈地運作。 然後我們到飛機場,鋼鐵結構的,功能性特別強的這麼一個科技的空間,在那裡登機,登到一個密閉的空間裡,更加高科技的密閉的一個空間,然後我們坐在那邊。
如果你有修行的,如果你懂得駕御生命的,你在一個密閉空間裡,也會展現出一個慈悲喜捨的生命狀態來。 但是大數多人不知道,只是在那裡睡覺,等著十二小時過去。 這個時候的飛機的空間是什麼?像不像地獄?至少是個牢獄啊! 每個人都出不去,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艱難地等著。 所以大家為了消遣都帶筆記本啊,帶隨身聽啊,來排遣自己的寂寞難耐。 這種對生命是不是一種侵害?好在我回來的時候,邊上放了個幾個月的小孩,看著他心裡還蠻開心,有時候幫他抽抽紙,給他擦擦口水,然後就在那等,我覺得我還是不錯的。 儘管這樣,我還不是那麼無聊,我那十二小時不是枯枯地等待,在難耐當中度過的。
但是我回來之後,連續兩晚上我在睡夢裡面都處於什麼狀態呢?我睡下去的時候是完全的放鬆,我的自我的生命狀態已經超越了我肉體的狀態的時候,我感受到的是什麼?我繼續還在被搬運著,我的生命在機器裡,像絞肉機一樣的被絞著。 這個時候我才體驗到那些科幻家為什麼要做我們的人被現代科技在侵略著,我們製造了它,它卻殺掉了我們。
你在面對電腦的時候,你要適應電腦的程序,你在學習駕馭它,你正在駕馭它,但是於此同時,你的生命有沒有跟電腦合在一起?電腦有沒有深入到你的生命裡去,有沒有左右你的生命?電腦有沒有人性化的東西?它會不會慈悲喜捨?那反過來說,你的生命有沒有被一台無情的生命在吞嚼?你關掉電腦,上床睡覺,你的電腦真的被關掉了嗎?年輕人想一想看,有沒有你躺在床上,真的電腦被你關掉的?這時候反過來電腦在吞噬你了,你閉著眼睛的時候電腦還在對你起著作用。
那你長時間坐飛機之後,就會在你生命裡殘留這些訊息,真的你已經回來了嗎?也就是這個小的肉體被從歐洲搬回來了。 但是大的一個,生命除了小的肉體存在之外,你有沒有第七意識,第八意識?第七意識、第八意識沒有來去的,那你還是存在在歐洲的。 當中這是什麼東西?所有你經歷的飛機場,這種功能性的、科技性的一個。 飛機場它不承擔什麼,它栽兩棵綠樹已經對你客人比較尊重了,比較人性化的一種環境了,它主要的功能是一個登機的地方。 為什麼空中小姐要花幾十萬培養她,讓她學會微笑,學會給人優良的服務,因為這個狹小的空間太枯燥無味了。 如果長時間坐在飛機裡面,你就會感覺到這些,而且並不是你下飛機就結束了。
我那兩天睡下去一直就是這樣,然後我起來打坐,我就根據這個分析了,真正的生命體不是我下了飛機就結束了,不是的,我的生命還繼續被高速運轉的機器像絞肉機一樣的吞嚼著。 我們現在製造了一個超前發達的科技世界,同時現代科技吞嚼了我們的人性,讓我們人變得越來越冷漠,越來越無情,像一台機器一樣。
為什麼卓別林偉大?他早在上個世紀​​初的時候就已經闡述這一個主題了,當大工業社會的時候,越來越城市化、工商業社會的時候,人逐步地變成一顆螺絲釘,只是這個強大的社會機器當中的一個部件,由不得你自己,卓別林花了很大的力量來闡述這麼一個話題。 我們只知道哈哈笑,你不知道卓別林在表現什麼,他如果僅僅是讓你笑的話,他怎麼會成為世界這麼著名的一個人物。 他每一個笑的背後對生命是有啟迪的,他是以我們每個人都願意接受的方法,闡述一個很偉大的命題。
現在我們看科幻片,你不知道科幻片在幹嘛,無聊嗎?我這樣講你們去體驗,你去看電視,看個八小時,把電視關掉,你這個生命,真的你的電視被關掉了嗎?沒有,電視還在繼續,不單單在繼續,電視在吞嚼著你,讓你無法入睡,讓你無法沉到很靜的狀態。 你現在擁有一部手機,你真的要駕馭它,這要有很大的修行你才能駕馭它,很多人都不是你駕馭手機啊,都是被手機奴役了。
所以做人不修行,真的很可怕,隨隨處處都是陷井,生命的陷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