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瀋陽故宮珍藏的清代宮廷鐘錶鑑藏(組圖)

 新浪收藏

19世紀末琺瑯圍屏式鐘通高53厘米,寬46厘米,厚17厘米。此鐘為單一的報時鐘,但因造型獨特而具有較強的欣賞性,為瑞士製造。19世紀末琺瑯圍屏式鐘通高53厘米,寬46厘米,厚17厘米。此鐘為單一的報時鐘,但因造型獨特而具有較強的欣賞性,為瑞士製造。18~19世紀鎏金塔式鐘通高68厘米,寬36厘米,厚36厘米。此鐘為18世紀末19世紀初英國製造,鐘內機芯背板上刻有繁複的花卉圖案及花體“Robt Philp”“London”字樣。18~19世紀鎏金塔式鐘通高68厘米,寬36厘米,厚36厘米。此鐘為18世紀末19世紀初英國製造,鐘內機芯背板上刻有繁複的花卉圖案及花體“Robt Philp”“London”字樣。18世紀鎏金塔式鐘通高65厘米,寬32厘米,厚30厘米。此鐘為英國製造,錶盤上部寫有花體“Geo.Pyke”,下部為花體“London”(倫敦)字樣。18世紀鎏金塔式鐘通高65厘米,寬32厘米,厚30厘米。此鐘為英國製造,錶盤上部寫有花體“Geo.Pyke”,下部為花體“London”(倫敦)字樣。
流光易逝時鍾永存——瀋陽故宮珍藏的清代宮廷鐘錶
瀋陽 李理 楊志堅
瀋陽故宮是除北京故宮之外國內僅存的古代皇家宮殿,這裡除了保留著頗具滿族特色的宮殿建築群,還珍藏著數万件清代宮廷文物,其中所收藏的30餘件清宮鐘錶,則是瀋陽故宮藏品中最具宮廷特色和藝術價值的珍貴文物之一。
2013年8月31日至9月12日,第12屆全運會在東北重鎮瀋陽舉辦,為迎接盛會,使中外觀眾更多地欣賞到盛京(瀋陽)皇宮的國寶珍藏,瀋陽故宮博物院隆重推出幾項重要展覽,其中之一即是籌劃多年的“清代宮廷鐘錶展”。
此次瀋陽故宮博物院舉辦的清代宮廷鐘錶展,為本院常設展覽。 固定於展廳中的立式展櫃均採用恆溫恆濕系統的自控裝置,以保證珍貴藏品的安全保護。
此次陳列展覽的清宮鐘錶大致可分為三大類:其一是由西方各國製造的各式西洋鐘錶(圖1~7),亦包括少量由中國本土生產的仿西式鐘;其二是末代皇帝溥儀、皇后婉容本人佩戴和收藏的御用手錶、懷錶、戒指表(圖8~12);其三是體量較大的傳統報時工具“盛京(瀋陽)定更鐘”和幾件清宮機械演奏裝置(圖13~15)。
瀋陽故宮所藏西式鐘錶和其他演奏裝置大多生產於18、19世紀至20世紀初期,其生產國有英國、法國、瑞士等老牌鐘錶出口國;少數產自中國內地的西洋鐘錶仿品,則是由清宮內務府和廣州、揚州等地廠家製作。
清宮鐘錶由於為皇室貴族所專用,它們大多深藏於宮內,外人難得一窺其風采。 這些鐘錶具有復雜的機械功能和華麗的外觀,按照使用屬性,分為自鳴鐘、時樂鐘、造型鐘,另外還有用途單一的鳥籠鐘和八音盒、扇扇人等。
來自海外的西洋鐘錶不僅造型精美,款式別緻,且做工精細,技術先進,其複雜的機芯和華麗的外殼完全可與現代鐘錶相媲美。 這些鐘錶的外部造型精緻典雅,其裝飾風格、圖案紋飾既有歐洲、阿拉伯地區的風貌,又有許多中國傳統元素,甚至在這些西式鐘錶中,有兩件時樂鐘在其組曲中直接採用了中國傳統的優美名曲《茉莉花》,從而將東西方文化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反映了東西方文明在鐘錶這一特定器物上的交融與和諧。
18世纪铜鎏金花瓶盆景式钟(一对)   每钟通高48厘米,宽20厘米,厚20厘米。此座钟为一对两架,其外 形、内部结构及表演功能均相同,只是一钟已残损。18世紀銅鎏金花瓶盆景式鐘(一對)
每鐘通高48厘米,寬20厘米,厚20厘米。 此座鐘為一對兩架,其外形、內部結構及表演功能均相同,只是一鍾已殘損。
值得一提的是,瀋陽故宮博物院此次展覽的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和皇后婉容的私人用表,其大多數是從宮中攜帶出來,少數是他們出宮後在京津等地購買。 由於這些手錶跟隨主人經歷了偽滿洲國時期的榮辱起伏,也經歷過遠赴蘇聯又暫存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並最終捐獻給人民政府的多變歷程,因此,它們具有其他藏品所少有的磨難故事。
精美的清宮鐘錶,既體現了清代宮廷生活的奢華與時尚,也反映了即使在古老中國閉關鎖國的封建時代,東西方各國的文化交流、科技交流以及商品交流都一直存在,並因此推動著整個世界文明的發展和進步。
18世纪末球形表   表球直径2.2厘米,通高2.35厘米。此表为英国制造,球形表为铜 镀金所制。18世紀末球形表
表球直徑2.2厘米,通高2.35厘米。 此表為英國製造,球形表為銅鍍金所製。
精美的宮廷鐘錶
瀋陽故宮珍藏的清宮鐘錶,其中一少部分為本館原藏或從社會上徵集入藏,另有兩件為20世紀50年代南京博物院調撥,此外的絕大部分鐘錶藏品,則是20世紀70 ~80年代自北京故宮博物院調撥。 因此多為清宮舊藏,其歷史價值與藝術價值及研究價值均十分重要。
金代交龙钮大钟   通高210厘米,下口径125厘米。此钟俗称为“盛京定更钟”,为沈 阳著名的古代传世文物,在清代曾长期悬挂于盛京(沈阳)城钟楼之内, 所谓“暮鼓晨钟”,发挥着定点报时的作用。金代交龍鈕大鐘
通高210厘米,下口徑125厘米。此鐘俗稱為“盛京定更鐘”,為瀋陽著名的古代傳世文物,在清代曾長期懸掛於盛京(瀋陽)城鐘樓之內,所謂“暮鼓晨鐘”,發揮著定點報時的作用。
20世纪初琵琶形坤式怀表   加表带全长22厘米。表长5.4厘米,宽2.2厘米,厚1.2厘米。此表 为瑞士制造,出品于20世纪初,为著名的“ROXY”品牌。20世紀初琵琶形坤式懷錶加錶帶全長22厘米。 表長5.4厘米,寬2.2厘米,厚1.2厘米。此表為瑞士製造,出品於20世紀初,為著名的“ROXY”品牌。
這些清宮鐘錶有的是為清代宮廷特製,其上圖案較多采用中國傳統紋飾,反映出當時東西文化交融的歷史狀況與時代背景。 當然,它們更多是採用西方所特有的鑄造、鑲嵌、裝飾工藝,外觀奢華富麗,讓我們領略到18、19世紀西方工業文明的卓越成就與顯著特徵。
末代帝后的御用手錶
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和皇后婉容當年曾經使用與收藏的各類手錶、懷錶、戒指表,以其隨主人所經歷的多變歷程,成為瀋陽故宮的特殊收藏品。 它們除了使觀眾欣賞到清宮手錶之美,也藉此了解到“偽滿時期”中國曾經遭受的屈辱與磨難。
清珐琅珍珠怀表(正面开盖)清琺瑯珍珠懷錶(正面開蓋)
12 清夹金珍珠珐琅表(背面)12清夾金珍珠琺瑯表(背面)
“盛京定更鐘”和其他清宮機械演奏裝置
清代宮廷中雖然很早就使用西方進口的各類鐘錶,但在平時對市民百姓的管理上,仍然採用傳統的計時和報時方法,如銅壺滴漏、鐘鼓報時等等。 在瀋陽故宮內,即保存著一件清代盛京(瀋陽)城的報時大鐘——盛京定更鐘。 這件傳統的報時工具自清朝開國時期即由宮廷中使用,持續沿用了整個有清一代。 此外,除以上介紹的各類清宮計時、奏鳴鐘錶外,在瀋陽故宮還另外收藏著幾件特殊的清宮機械演奏裝置,如自動扇扇人、機械鳥籠和可以演奏傳統曲目《茉莉花》在內的大八音盒,等等。
來源:《收藏》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