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龜負論語玉燭酒籌鎏金銀筒

 中國文物網

[摘要]:整體紋飾華麗,造型巧妙,據有很高的藝術水平。 其裝飾風格上,採用滿地紋飾,內容及雕刻風格極具傳統民族化特點;在藝術造型上,以古代祥瑞之物神龜為座,以龜負玉燭為型,反應出唐人的社會風俗和思想觀念,是為適應當時之生活需要而出現的新興金銀工藝精品。
唐代,1982年出土於江蘇省丹徒丁卯橋唐代銀器窖藏出土。 現藏鎮江博物館。 高34.2厘米。通體銀質,花紋鎏金。 龜座刻畫逼真,銀龜昂首曲尾,作匍匐之態,四足著地以支撐整件器物。 銀龜背部隆起,陰刻有龜裂紋,龜背之上有雙層蓮花座,上承圓柱形籌筒。 以龜為座,背負一有蓋圓筒,宛如龜背上豎立一支金色蠟燭。 筒蓋捲邊荷葉形,上有葫蘆形鈕,蓋面刻鴻雁及卷草等花紋。 蓋與筒身子母口相接。 筒身刻有龍風圖案,另外在筒身的下部四個腰形圈內各飾一對飛鳥。 筒身正面鏨一開窗式雙線長方框,方框內刻“論語玉燭”四字。 《論語》為儒家經典;“玉燭”二字始見於《爾雅·釋天》:“四時和謂之玉燭”此器因此而得名。 玉燭的座是銀龜,龜是四靈之一,古人把龜視為祥瑞之物。 以龜負玉燭為造型,是符合古人的思想意識和社會習俗。
這件鎏金龜負“論語玉燭”銀器是唐人飲酒時盛放酒令的籌筒。 筒內有鎏金酒令銀籌50枚,這些酒令籌的形制大小相同,均為長方形,切角邊,下端收攏為細柄狀。 每枚酒令籌的正面刻有行酒令的令辭,令辭上半段採自《論語》語句,下半段是酒令的具體內容,包括“自飲(酌)”、“伴飲”、“勸飲”、“處(罰)”、“放(皆不飲)”、“指定人飲”六種,分別規定了六種飲酒的情況。
  龟负论语玉烛酒筹鎏金银筒龜負論語玉燭酒籌鎏金銀筒
  酒筹酒籌
整體紋飾華麗,造型巧妙,據有很高的藝術水平。 其裝飾風格上,採用滿地紋飾,內容及雕刻風格極具傳統民族化特點;在藝術造型上,以古代祥瑞之物神龜為座,以龜負玉燭為型,反應出唐人的社會風俗和思想觀念,是為適應當時之生活需要而出現的新興金銀工藝精品。
參考文獻:
馬自樹主編:《中國文物定級圖典——一級品(上)》,上海辭書出版社,1999年12月。
鄭朝平:《佐酒助興愉心悅情唐銀鎏金龜負“論語玉燭”酒籌筒及酒令籌》,《中華遺產》2007年第5期。
來源:中國考古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