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漆器捧盒盡祥瑞(圖)

漆器捧盒盡祥瑞(圖)

 和訊網
付秀宏供圖付秀宏供圖
付秀宏
藏友任平邀我欣賞他收藏多年的一件清代康熙漆器捧盒,眼見之時,確有驚豔之美。
這款木胎漆器捧盒是一個大尺寸明豔色調的宮廷捧盒,不管遠觀還是近看,都有一種奪人的氣勢,猶如一個大的舞台,鳳、龍、祥雲、荷花和靈芝像一圈圈梯田有序盤繞,盡情綻放著絢麗的光彩,盒蓋之上瑞獸麒麟四條腿站起來回望噴薄而出的旭日,令人神思飛揚,浮想聯翩。
這種捧盒造型,從戰國、漢代時期開始出現,長沙馬王堆出土的漢代漆器比例恰當、氣度雍容,尤為皇家、貴族所寵愛。 那個時候,湘楚人生活在一個漆樹滴漆和漆器描摹的王國中,他們生離不開漆,死也離不開漆。 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漆器數量大,品種多,眾多的器形說明漆器在當時生活各方面廣泛使用,其中尤以內裝七隻耳杯的“漆耳杯套盒”最為人稱道。
漆器是雕塑和漆繪高度結合的產物,胎體的造型和漆繪的圖案與色彩都反映了瀟湘文化的審美觀念和藝術品位。 漢代漆器以彩繪為主,用紅、赭、綠、金等繪紋使之更加華美,馬王堆三號墓中的長方奩、圓漆奩,採用了具有強烈的節奏感的堆漆裝飾技術。
就造型藝術而言,湘楚漆器逼真傳神地摹寫自然界的生靈,大到鹿、虎,小到蛇、蛙,體現了漆器淳樸、莊重的品位。 這些古代的手工藝珍品以其千姿百態的器物造型,優美典雅的花紋圖案向世人娓娓道出千年之前的歷史風雲與文化時尚。 馬王堆漢墓出土的漆器共約500件,當時的漆繪花紋有紅、黑和灰、綠等色,紋樣有幾何紋、龍鳳紋和草紋等形,崑崙仙山、黑紋虎、朱雀、神鹿及赤山之上褐、粉龍雙龍穿璧圖等多重意象,展現了古人追求的昇仙過程中所具有的神話威懾感。 雕刻和填彩是雕漆工藝中最生動、最精彩、最複雜、最為人叫絕的工藝階段,分為刺、起、片、鏟、勾、錦紋及甲葉、龍鱗、房座、菊花瓣等過程,一般需要半年乃至一年多的時間,從這方面來說,雕漆藝術是用時間堆積的精美工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