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徐悲鴻書贈章士釗樂天齋匾額

 揚子晚報

徐悲鴻書贈章士釗的“樂天齋”匾額徐悲鴻書贈章士釗的“樂天齋”匾額
陳小松
徐悲鴻(1895——1953)大師所書齋名世所罕見,上海嘉禾春拍徵得此幅“樂天齋”尤為筆力渾涵,氣象高邁,允為至寶。 款書“章父先生於此康吉,悲鴻書。”上款人為章士釗。
章士釗(1881——1973),字行嚴,筆名黃中黃、青桐、秋桐,湖南省善化縣(今長沙市)人。 曾任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段祺瑞政府司法總長兼教育總長,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國民參政會參政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 章士釗赫赫大名,早已聲貫政、學兩界。 章士釗曾與陳獨秀、沈尹默、潘伯鷹、鄭孝胥、吳湖帆、章太炎、高二適、徐悲鴻、梁啟超等學者、藝術家過從頻繁。 相互之間常常論及文學、經史以及書畫鑑賞。 章士釗年長徐悲鴻14歲,以其在政界的地位和社會影響對徐悲鴻亦多有幫助。 曾撰聯:“海內共知徐孺子,前身應是九方皋” 足見徐悲鴻的激賞宣傳。
“樂天齋”取“樂天知命”之意,語出《易·繫辭上》:“樂天知命,故不憂。”《論語》有“五十而知天命”之語。 就“樂天齋”書體風格推論,應為徐悲鴻書寫於三十年代早期。 此前的1928年10月,徐悲鴻應聘擔任北平藝術學院院長,後發生學潮,於12月份辭職南返。 1931年授徒中央大學,居南京丹鳳街,完成了巨幅中國畫《九方皋》的創作。 章士釗書贈“海內皆知徐孺子,前身應是九方皋”一聯,當即為此際。 而章士釗“五十知天命”之歲正是1931年,其於上海正式掛牌為律師,時與政府抗辯。 而款書“章父先生”之“父”字不作父親之父解。 古語“父”與“夫”“甫”相通,都是男子的美稱,或用於尊長,或用於同輩,既可自謂,亦可稱人。 據此,“樂天齋”從書寫時間、內容以及與上款人的交往情感推斷,書贈章士釗應當是恰如其分的。 關於上款人“章父”有疑為巢章甫者,似為不確。 巢章父(1912——1957),江蘇武進(常州)人。 單名巢章,字章甫、章父、鳳初,號一藏。 齋堂為海天樓、靜觀自得齋。 壽璽弟子,張大千門生​​。 工書,善山水,精篆刻。 存世有《海天樓藏秦漢印譜》、《靜觀自得齋藏印》。 章甫為大千門下弟子,與於非暗,溥心畬具有厚交。 如果將“樂天齋”上款人定為巢章父,似有兩處不甚相符。 一,未見史料記載巢章父與徐悲鴻有過交往跡象;二,就年庚而言小徐悲鴻17歲,從輩分和資歷論當屬晚輩,而款中“章父先生於此康吉”,語氣更不似對晚輩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