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頤和園匾額到底是誰題寫的

 新浪收藏

頤和園頤和園頤和園大門匾額頤和園大門匾額
戶力平
從東宮門進頤和園,首先看到的是門簷下懸掛著一塊九龍金匾,上書三個大字:“頤和園”,字跡蒼勁有力,揮灑自如。 但關於這三個字的題寫者是誰,一直以來頗有爭議。 有的說是光緒皇帝,也有的說是慈禧太后,還有的說是清末書法家嚴寅亮……
如果是光緒皇帝御題金匾
為何鈐印沒蓋在“額頭”位置
頤和園是著名的皇家園林,京西“三山五園”之一,其前身是始建於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的清漪園,系乾隆皇帝為孝敬其母孝聖皇后而建。 咸豐十年(1860年)被“英法聯軍”焚毀,光緒十二年(1886年)慈禧太后挪用海軍經費重新興建,並改名為“頤和園”,為“頤養太和”之意。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再次遭到“八國聯軍”的破壞,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修復。
東宮門是頤和園的正門,為五楹三明兩暗,系宮殿式古典建築。 正中間的大門稱御路門,為慈禧太后和皇帝、皇后進出專用,兩邊的旁門為王公大臣出入。
《頤和園志》載:“東宮門匾額'頤和園'是光緒帝御筆。”《頤和園史話》稱:“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頤和園修繕竣工,光緒帝親筆'頤和園'匾額懸於大(東)宮門。”《頤和園楹聯鐫刻淺釋》載:“光緒為表示孝敬,以博母后歡心,題額曰'頤和園'。”由此可見,東宮門金匾上的“頤和園”三個字確係光緒皇帝所題。
按照清廷規制,皇家園林的正門或正殿上的匾額多由當朝皇帝書寫。 “三山五園”中的暢春園正門匾額為康熙題寫。 圓明園最初是康熙賜給皇四子胤禛的花園, 其正殿圓明園殿額為康熙所題。 胤禛繼位後該園升為御園,其正門的“圓明園”匾額為雍正所題。 玉泉山靜明園南宮門(正門)匾額為乾隆御書。 香山靜宜園東宮門匾額也系乾隆御題。 重修頤和園時光緒在位,其正門匾額理應由他題寫,這樣才符合清廷規制。 也正是其匾額由光緒所題,所以才蓋有“光緒御筆之寶”的鈐印。
然而,清代皇帝用印有一套嚴格的規制,如果是題寫匾額,禦璽要蓋在匾的上方中間,即額頭位置,稱做“額章”。 也只有皇帝親筆題寫的匾額,才能蓋上“御筆之寶”之玉璽。 “御筆之寶”是御書鈐用諸璽之一,此璽主要鈐蓋在御筆書法上。 這枚本應蓋在匾額正上方的玉璽,在慈禧太后當政時卻亂了規制,而是將她的“慈禧皇太后御覽之寶”蓋在匾額的正上方。 “御覽之寶”是鑑賞用印,一般是臣子所題匾額,皇帝鑑賞後蓋上“××御覽之寶”之鈐,以示對臣子書法作品的賞識。而“頤和園”匾額正上方蓋的是“慈禧皇太后御覽之寶”,卻將“光緒御筆之寶”蓋在左邊,實際上是讓他“靠邊站”了。 表面上看是表示這三個字經過了老佛爺的審閱,且賞識,實際上表現出她獨攬大權、盛氣凌人和對光緒皇帝的打壓,由此也就亂了清廷的用印規制。
據傳,修復頤和園後,工部大臣特請光緒皇帝題寫東宮門上的匾額。 但光緒所題“頤和園”三個字寫得很難看,可他又不敢直說,只好照此制了一塊金匾掛在頤和園東宮門。 慈禧看見後大為不滿,令人摘了下來。
光緒得知此事後便要重新題字,可一連寫了十幾天都不滿意。 為了找回面子,便私下里請一位翰林代寫了“頤和園”三個字,然後蓋上“光緒御筆之寶”呈給老佛爺。 慈禧看後恩准照此制匾,重新掛在頤和園東宮門上。 但這只是民間傳聞,不足為信。 光緒的書法雖不及康熙、乾隆,但也獨具風格,宮廷御苑有不少光緒御筆的匾額,清宮檔案中尚存光緒的“硃批”。 他五歲開始在毓慶宮讀書,向翁同龢學習書法,真、草、行、隸皆習之。 他繼承了祖先的遺風,書法技藝也是很高超。 師傅翁同龢曾對他的字給予較高的評價:“間架佈局不凡,筆力剛健蒼勁,滿紙虎氣雄風”。 這正符合“頤和園”三個字所展現出的藝術風格。
如果是慈禧太后親題金匾
為何沒蓋“慈禧皇太后御筆之寶”鈐印
頤和園修繕竣工之時,儘管按照清廷規制,東宮門上的匾額應由光緒皇帝題寫。 可當時是慈禧太后大權在握,光緒只是個傀儡,於是慈禧太后親筆題寫了“頤和園”三個大字。 據說她原本想蓋上“慈禧皇太后御筆之寶”,但此時光緒皇帝已大婚,她再次撤簾歸政於皇上。 如果蓋上“慈禧皇太后御筆之寶”,朝野上下必有微詞,且京西其他皇家園林正門​​的匾額均為在位帝王所題。 由於怕自己百年之後招致罵名,所以在匾額上方蓋上“三方佛爺寶”,即正上方的“慈禧皇太后御覽之寶”;左側的“數點梅花天地心”;右側的“和平仁厚與天地同意”。 然後又假借光緒之名,在匾額左側上方加蓋了“光緒御筆之寶”,以顯示此匾為光緒所題,另在其下方蓋上了“愛日春長”的閒章,即祝慈母長壽之意,由此掩人耳目。
但此說應系訛傳,無任何史籍記載。 有研究者將匾額上的“頤和園”三個字,與慈禧在其他匾額上的題字相比較,無論是間架結構還是筆鋒力度均相差甚遠,由此推斷“頤和園”非慈禧所題。近年來還有筆跡研究者用電腦進行掃描、對比、鑑定,也認為這三個字與慈禧給其他景觀題字的筆跡很不相符。
另有傳聞,說“頤和園”三個字是慈禧太后代筆人繆嘉蕙所題。 繆嘉蕙字素筠,雲南昆明人,以繪畫見長。 光緒年間慈禧太后“忽怡情翰墨,學繪花卉,又作擘窠大字,常書福壽等字以賜大臣,但其畫技不佳,故召繆嘉蕙進宮,代其作畫。”慈禧對繆嘉蕙鍾愛有加,令其居儲秀宮,除被封為女官、年俸白銀兩千八百兩外,還免其跪拜大禮。 故宮裡懸掛的不少蓋有“慈禧皇太后御筆之寶”印章的書畫作品,其實絕大多數都是繆嘉蕙代筆之作。
有學者考證,繆嘉蕙以花鳥工筆劃為佳,以小楷見長,其運筆圓潤、娟秀、纖細、挺拔,未見其厚重、蒼勁、龐然、大氣之作,而“頤和園”三個字遒勁、渾厚、灑脫,與繆氏的書法藝術迥然不同,由此推斷“頤和園”之匾額也非繆嘉蕙代筆所題。
如果是舉人嚴寅亮應徵題匾
為何匾額上沒蓋嚴寅亮的印章
光緒年間重建頤和園時,慈禧太后曾廣徵楹聯和匾額題字。 一時間不但各大翰林爭相獻墨,就連京城的文人雅士也競相獻書。 但所選題字呈送慈禧太后過目後,均不滿意。 這時恰逢慶親王壽誕,翰林院編修高熙哲應邀前去祝壽,並請與自己交往甚密的恩科舉人嚴寅亮(貴州印江人,土家族)寫了一副壽聯,贈予慶親王。 嚴寅亮所題壽聯爲楷書,筆法不拘一格,雍容大度,氣勢軒昂,秀媚中饒有風骨。 慶親王大為讚賞,並告知高熙哲,頤和園正徵集楹聯和匾額題字,尚未終定,何不請嚴寅亮試書進獻,以得功名。
嚴寅亮得知頤和園徵集楹聯和匾額題字的消息後,甚感惶惑。 既然朝中那麼多書法家所書皆不中聖意,自己一個來自窮鄉僻壤的落第舉子哪能獲選? 繼而又想,為何不藉此機會試試身手?於是以楷、行、草各體書寫了三十多幅“頤和園”門額,最終選出一幅最為滿意的,經高熙哲、慶親王之手呈至朝中。 慈禧御覽了嚴寅亮的題字後,讚歎不已,硃批了“錄用”二字。 隨後嚴寅亮又題寫楹聯二十三副、大小匾額十八方。 慈禧審閱後都十分滿意,全部採用,並於便殿召見,勉慰有加,賜玉印“宸賞”一枚,從此嚴寅亮名滿京城。 特別是出自他手,懸掛於東宮門外的“頤和園”匾額,字跡蒼勁有力,揮灑自如,別具風格,頗為人們所稱道。
另傳,嚴寅亮為頤和園題寫匾額,是應翁同龢之邀。 翁同龢有“帝師”之稱,先後擔任同治、光緒兩代帝師,歷任戶部、工部尚書、軍機大臣等要職,尤以書法名世。 他與嚴寅亮有莫逆之交,且非常欣賞嚴的書法藝術。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朝廷修建頤和園竣工,詔諭書法家書寫頤和園匾額。 翁同龢請嚴寅亮應徵,但嚴寅亮自感書法技藝難與翰林院的御用文人相比,無意應徵。 最後還是在翁同龢的極力鼓勵下,書就“頤和園”三字獻上,慈禧御覽後硃批“錄用”。但嚴寅亮不過是個舉子,一介臣民,頤和園乃皇家園林,是不可能把臣民的名字刻上的,所以在匾額上就沒有留下題寫之人的印章,而是假借光緒之名,在匾額上加蓋了“光緒御筆之寶”,由此“頤和園”匾額為嚴寅亮所題之事,便鮮為人知。
有關嚴寅亮題寫“頤和園”匾額之事,北京科舉匾額博物館“舉人廳”略有介紹,名為“題寫頤和園匾額的舉人——嚴寅亮”,民間也有此傳聞,但史籍中未見記述,無以考證,故不被園林史學家所認可。
來源:北京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