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埃斯卡納齊的收藏傳奇

 新浪收藏

埃斯卡納齊的收藏埃斯卡納齊的收藏埃斯卡納齊的收藏埃斯卡納齊的收藏
記者|何映宇實習生|駱春華
如果你對埃斯卡納齊這個名字感到陌生,那麼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大罐你是否有所耳聞?
沒錯,2005年7月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他以1568.8萬英鎊(約合2.3億元人民幣)的高價拍得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圖大罐,轟動一時,創下當時中國文物價格的世界紀錄,至今仍是中國陶瓷的最高成交價。 這位神秘人物就是世界級的古董泰斗朱塞佩·埃斯卡納齊先生(Giuseppe Eskenazi)。
2015年6月20日,在即將開幕的中國最高建築上海中心,全世界最為知名的中國藝術品經紀人埃斯卡納齊先生揭幕了他半世紀中國頂級古董領域的結晶:《中國藝術品經眼錄——埃斯卡納齊的回憶》中文版,觀复博物館館長馬未都與埃斯卡納齊先生會面,並作了一段關於藝術品和收藏時代的對話,同時埃斯卡納齊先生作為觀复寶庫的第一位嘉賓,參觀了上海觀复博物館與觀复寶庫。
時光飛逝,今年76歲的埃斯卡納齊先生也已進入耄耋之年。 近年來,他的很多朋友建議他寫本回憶錄,記錄多年來作為世界藝術品收藏家的傳奇人物的輝煌人生。
2009年他過70歲生日和2010年他的古董行50週年紀念日時,他都有仔細考慮這個建議,他想,是不是到了該回顧一生的時候了? 事實上,早在1960年代,他就開始有意識地按照順序保留日記、信件、剪貼簿、賬本、剪報以及照片,這些都成為他寫作《中國藝術品經眼錄》一書的無價之寶,那些悠悠往事經由點點滴滴的物證實錄,在他腦海中一幀幀地浮現……
是乾隆送給我的
1939年7月8日,埃斯卡納齊出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一個真正四海為家、不恪守教俗的中上層猶太教宗家族”,他的先祖曾經是英國政府的得力間諜,家境富裕的他本來在土耳其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長,1942年11月,土耳其實行“資本稅”,到第二年年初,他們家的土地和房產就遭了殃,幾乎被盤剝得一干二淨。 而且,更讓埃斯卡納齊感到無法接受的是,土耳其法律規定,在土耳其出生的所有成年男子必須服兵役,唯一可以逃之夭夭的方法就是離開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 事實上,他也是這麼做的。 他去了意大利,在佛羅倫薩,他遇到了他的終生伴侶勞拉·班底尼,幾年後,他們在倫敦喜結連理。
從20歲他在倫敦大學求學開始,他就利用暑假的時間為堂伯維多里歐在米蘭市中心的畫廊工作,日本和中國的藝術讓他完全著了迷。 在堂伯的悉心指導下,再加上他的勤奮,他很快入了行。 他不放過任何一次接觸東方藝術品的機會,到各大博物館去看實物,英國著名的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大英博物館和大維德基金會收藏了大量東方藝術珍品,在這裡,埃斯卡納齊真是大開眼界如魚得水,幾乎每個週末,他都會泡在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他成長得很快,沒幾年就可以幫他的堂伯尋找日本和​​中國的古董了。
二戰前後,米蘭藝術品的貨源主要依靠倫敦的交易市場。 與維多里歐交從甚密的摯友希尼·馬暢1925年就在倫敦開了一家公司,專門經營中國瓷器和藝術品,希尼·馬暢既是維多里歐的主要供貨商,又是埃斯卡納齊求學時的指定監護人。
1960年,維多里歐決定在倫敦設立辦公室,倫敦方面由埃斯卡納齊和他的父親負責。 這一決定改變了埃斯卡納齊的人生軌跡,也成就了他的人生傳奇。
剛上手的時候,倫敦古董界一看這是個毛頭小伙子,多少生出些輕視之心,只有英國古董商協會前主席希尼·莫斯願意提攜這個年輕人。 他不僅告訴埃斯卡納齊康熙豇豆紅瓷器與其仿品之間的差異,以及青花瓷器如何斷代,還向英國古董商協會推薦了埃斯卡納齊。
1967年,他的父親英年早逝,倫敦方面的重擔就全部壓在他的肩膀上了,那一年,他28歲。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他在倫敦結交最重要的兩個人就是在中國藝術品領域極具影響力的華威廉教授和瑪格麗特·麥德里女士,前者是大維德基金會負責人,後者則是該基金會瓷器館館長。 他曾向麥德里女士請教,怎樣正確地描述一個罐子,她回答說:“如果你打電話向我描述你的罐子,而我能將它精確地繪製出來,那你就做對了。”
盡可能多地上手器物,閱讀所有能找得到的參考書籍,他得到的第一本中國藝術品的讀物來自維多里歐,那是威廉·侯尼寫的《中國及遠東陶瓷藝術》,在扉頁上,維多里歐題詞:“這是一個開始。”日期是1961年6月9日。
他的堂伯是個風度翩翩非常有涵養的人,他教會他如何與顧客相處。 有一回,有一位衣著華麗的女士走到維多里歐面前,指著展櫃裡的一個玉瓶詢問材質。 維多里歐回答是玉雕,她問:“什麼是玉?”維多里歐回答後,她又問瓶子的產地。 維多里歐說是“中國”。
“你怎麼知道的?”她問。
這時,埃斯卡納齊感覺堂伯多少有些不快,但是他還是彬彬有禮地回答:“我知道,因為我已​​經和它打了很長時間交道。”
“它是什麼年代的?”女士又問。
“18世紀,也就是乾隆皇帝時期。”
“你怎麼知道這些?”
“是乾隆送給我的!”堂伯回答。
肉色眼鏡拍下鬼穀子下山
埃斯卡納齊在古董界有今時今日的崇高地位,和他的大手筆不無關聯。 埃斯卡納齊做生意當機立斷,絕不拖泥帶水。
1965年8月,他接手了一大批日本版畫,其中有月岡芳年、勝川春章等浮世繪大師的作品,特別是葛飾北齋21幅畫作極其珍貴,第一次與世人見面。 這些作品當初是以嫁妝的形式漂洋過海來到歐洲的。 它們的主人是奧特里歐·派西的日本妻子。 奧特里歐·派西據說曾經為羅丹製作銅塑,這些重要的作品成為埃斯卡納齊日後發展的關鍵一步。
對,他迅速出手了。 在頂級的日本版畫鑑賞專家傑克·希利爾幫助下,這批藏品分三次拍賣。通過這次交易,埃斯卡納齊擁有了充足的資金,可以讓他在古董交易市場上放手大干一回。
1972年,他的公司順利擴展並且很快地搬入了皮卡迪利大街的166號更大的辦公室。 高雅的新畫廊是由英國建築學會的前主席約翰·普里茲曼設計的,1972年2月29日新畫廊正式啟動,開幕前夕,許多的買家夜以繼日排隊,甚至睡在路邊等候,首展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就在這年,菲利普·康斯坦丁第作為埃斯卡納齊的助手加入公司。
1973年的夏季展銷會貴賓雲集,他們親眼目睹了瑞典國王陛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的光臨。 鑑於上年排大隊造成的壓力,此次採取一種結合時間與密封投標的方式,取代固定準備金。 展冊封面的洪武釉里紅執壺,被東京的松崗先生購得。
在整個70年代,明代重要瓷器只在幾個頂級收藏家手中,而元代藝術品則不受重視,而元青花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很早,埃斯卡納齊就認識到元青花的重要性,他很清楚地記得收購一件繪有蓮池遊鴨紋的青花大盤的經歷。 1973年底的一天,一位老紳士不約而至,他用報紙包著一件元青花來給埃斯卡納齊看,他的心理價位是500英鎊,最多也不超過1000英鎊,實誠人。 而埃斯卡納齊也實誠地告訴他:“你的元青花值1萬英鎊。”老頭差點昏厥過去。 不過有時候,太實誠也會遇到麻煩。 老頭心眼就活動了,他想這是好寶貝啊,埃斯卡納齊當即要買下,可是老頭就是不肯出手。
兩天后,他去參加一場拍賣,正巧碰上這位老紳士,一問,果然,他以10500英鎊的價格賣給了羅傑爾·布魯特,正巧,布魯特認為這個價格買高了,於是,他就以11000英鎊的價格買下了它。
等到每家博物館都想有一件元代瓷器撐場面的時候,埃斯卡納齊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 世界拍賣史上首件突破百萬美元的青花瓷,就是埃斯卡納齊在1987年買下的青花菱口盤,盤子內壁繪有鯉魚水藻,並模塑藍底牡丹紋,這是埃斯卡納齊的心愛之物,在2002年11月的大展中,與另外兩件青花大罐一起被放在展覽最顯眼的位置。
2005年,埃斯卡納齊名噪一時,當然是因為那件大名鼎鼎的鬼穀子下山大罐了。 在全世界範圍內,繪有人物故事的元青花罐只有8件,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品。 這件鬼穀子下山大罐本來的主人是荷蘭海軍陸戰隊的哈羅·凡·莫馬特男爵上校,他1913-1923年駐紮在北京,在那兒他得到了這件寶貝。 在佳士得上拍時,本件青花罐估價超過50萬英鎊。 在拍賣日期臨近前,這件罐子備受矚目,價格也水漲船高。 佳士得的職員私下里打賭,最大膽的也就是800萬英鎊,結果,埃斯卡納齊的拍價差不多是這個預測的兩倍,為什麼志在必得? 因為這是他45年職業生涯來遇到最好的瓷器。
其中還有點小插曲。 主持這次拍賣的休·艾德米蒂斯回憶道,在拍賣前一天,埃斯卡納齊提出要和艾德米蒂斯談談競拍的方式,他說如果他戴著眼鏡就表示在競拍,如果眼鏡摘掉了,就表示不競價了。 可是,拍賣當天,他又打電話給艾德米蒂斯,說如果他一直不舉牌也好奇怪,所以他決定先舉會牌,到一定程度就放下。
結果,在現場,他確實是這麼做的。 舉到800萬英鎊時,他就不再舉牌,艾德米蒂斯不得不時刻注意他的眼鏡動態,而麻煩的是,埃斯卡納齊的眼鏡是肉色的。 當然,最後的贏家還是他。
1985年,公司的25週年慶典舉行了特展,旨在弘揚公司在過去的四分之一世紀中所獲得的成就。 展出的中國青銅器、瓷器、玉器及早期藝術品,選擇舉世罕見的、質地上乘的精品,乃公司歷經十載收集而專為此刻準備的,且多出自私家珍藏。 其中經典之作是一尊青銅卣,古代重要酒器,鼓腹提梁型,歷史可遠溯到商代。
1989年,出自埃斯卡納齊的一件唐三彩陶馬,拍出了374萬英鎊,成為世界最高價的唐三彩馬。 1999年,他以2917萬元港幣拍得“明成化鬥彩雞缸杯”,創造了當時中國瓷器的世界拍賣紀錄,直到去年,這件雞缸杯才到了劉益謙手裡。
幽默馬未都對話嚴謹埃斯卡納齊
6月20日在上海中心舉辦的馬未都對話埃斯卡納齊,不知道是不是埃斯卡納齊先生年事已高語言不通,抑或馬未都先生伶牙俐齒又兼地主之誼,對話幾成馬未都先生一人的幽默表演。
主持人問:“我想知道二位在收藏的時候,有沒有一次經歷是讓你們特別特別難忘的,或者是有一件作品對你來說,印象特別深刻的?”
埃斯卡納齊答:“三年前,上海博物館元代的青花瓷器大展。”
馬未都答:“我剛才仔細想我最難忘的是哪件事吶,結果我給忘了,我實在想不起哪件事最難忘了。我覺得收藏對於我們來說每件事都比較難忘,最難忘就是沒搞到的,就是埃斯卡納齊買走的(觀眾大笑)。這就和搞對像一樣,搞到手的都不怎麼樣,沒搞到手的都是好的(觀眾鼓掌) 。”
主持人就好奇了,追問:“那馬老師您最想從他(埃斯卡納齊)那兒搞到的是啥?”
馬未都說:“當年我還有跟鬼穀子下山大罐的合影呢,我合影的時候,就在想這東西肯定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合影,就跟那女朋友不是我的,我可以摟著先照個相似的,但它不是我的,我心裡清楚,所以很難忘。”
埃斯卡納齊說,“那您不去看上海博物館的元代的青花瓷器大展是不是就是因為這?”
馬未都說,“上博的展我去看了啊,但去了也白去。就像我年輕的時候看漂亮女孩看了也白看。”看得出來,馬未都對於埃斯卡納齊先生重金拍下的鬼穀子下山大罐還是耿耿於懷呢。
對談的氣氛輕鬆愉快,埃斯卡納齊先生口風多少有點緊,但是也透露了一些收藏界的風向給在座的觀眾:“在近幾年我們能看到,慢慢地,對中國古瓷的收藏興趣正在轉向更早年份的瓷器上面。從整個世界陶瓷史的角度來看,宋瓷在中國有著非常輝煌的歷史。宋瓷,我們研究和學習它的難度更大,尤其是當我們把它和明清瓷器來對比的話。北宋時期生產的瓷器,有一個非常完整的陶瓷製造工藝的傳承,所以收藏它就讓人更加興奮。”
馬未都一聽,特高興:“還好我手上有好多宋瓷,不然就來不及了。”開玩笑歸開玩笑,馬未都又正色提醒收藏愛好者:“今天埃斯卡納齊先生髮出一個信號,告訴大家宋瓷很重要。”
為什麼埃斯卡納齊一說就成為風向標? 因為他是權威中的權威,是中國古代藝術品收藏中的大家,因為他的傳奇經歷,成就現在的一言九鼎。
《新民周刊》:2005年7月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當時您是怎麼樣的心態怎麼下決心以這樣的高價拍下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圖大罐的?
埃斯卡納齊:首先這件藝術品的狀態是完整的,然後加上題材鬼穀子人物故事,非常難得。 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所以我當時想,不管是多少錢一定要買下來,不是價錢的問題,而是這件藝術品的歷史價值和文物價值太高了,不是金錢所能夠衡量的。
《新民周刊》:元青花是不是您特別偏愛的一個藝術類型?
埃斯卡納齊:是的,元青花在我經手的藝術品中是我比較喜歡的,我在書中有提到,我經手的元青花,大概八成最後都到了博物館,包括歐美的博物館和藝術品收藏機構。
我比較喜歡元青花的原因是因為元青花不像明清官窯瓷器那麼制式,它比較自由、比較開放,也受到中東文化的影響,風格比較自由,這是我特別喜歡的原因所在。 所以,和世界上其他大行相比的話,我經手的元青花確實要比其他人多一些。
《新民周刊》:您之前拍下了紐約著名收藏家安思遠先生的收藏品,您對已故的安思遠先生怎麼評價?
埃斯卡納齊:安思遠當然是行家,在我眼裡,他是一個很值得敬佩的藝術經紀人,在紐約那一場安思遠藏品拍賣會上拍出的藝術品,其實不是安思遠的拍賣,是拍賣公司替他整個家族的家產來作拍賣,跟安思遠本身沒有非常直接的關聯。 他生前比較重要的一些藏品其實在他生前都已經賣掉了。
鏈接:觀复寶庫
陸家嘴-上海中心-UL認證的全球頂級私人保管箱。
位於上海中心B5的觀复寶庫將於8月盛大開業,是繼蘇黎世、日內瓦、倫敦、紐約、新加坡等世界藝術之都後,又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博物館5A級儲藏空間,同時也承載了上海獨特的“城市文化印記”。
觀复寶庫擁有超過18000個保險櫃及24個藏家寶庫。 作為中國最高安防級別的儲藏空間,觀复寶庫聘請知名的國際尖端科技公司作為技術合作夥伴,保證寶庫的高度安全性與私密性。 同時觀复寶庫專業與完善的配套服務與強大的博物館-保管箱服務支持新型業態突破了陳舊的儲藏理念,帶給您區別於傳統銀行保管箱的一流人性化服務。
上海觀复博物館
觀复博物館於1997年在北京創立,是新中國第一家私立博物館。
2015年,上海觀复博物館將於8月在中國第一高樓——上海中心37層與觀眾見面。 館內將設陶瓷館、東西館、金器館、造像館四個主題展館,除此之外還有獨具特色的文化空間,世界最高的空中園林——半畝園、橄欖園,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的480平方米景泰藍地板——藝術中心。觀复通過多種藝術形式,基於“大博物館”的經營概念,為上海中心打造一個多職能的文化複合體,系統化建設“文化社區”。
來源: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