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明清五彩瓷器的歷史演變

 新浪收藏

清順治五彩纏枝牡丹紋尊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清順治五彩纏枝牡丹紋尊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郝培云
中國彩瓷的生產,發展到明、清兩代,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歷史階段,已完全可以與青花瓷器平分秋色。 特別是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製作水平,更是如日中天,是中國瓷器發展史上的另一個高峰。
五彩瓷器的主要著色劑為銅、鐵、鈷、錳等礦物元素,採用低溫燒製成型。 五彩為二次成型工藝,彩飾色料分釉下與釉上兩種,常用顏色有紅、黃、綠、紫、赭、黑等。 所謂五彩並非是說五種色彩同時出現,而是多種彩色之意,但其中必須有紅色方為五彩。 五彩也被稱為“古彩”、“硬彩”。 據民國許之衡《飲流齋說瓷》釋:硬彩者,彩色甚濃,釉覆其上,微微凸起。 其施彩方法,是勾线後平塗填色,以水或膠水作溶劑,按紋飾需要,在已燒成的白釉瓷器上,施以多種顏色進行再度創造,在770-800℃的溫度中焙燒而成。 燒成後的色彩呈現玻璃質狀,有堅硬質感。 五彩瓷器是釉上彩中的主要品種之一。
明天啟五彩人物紋海棠式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明天啟五彩人物紋海棠式盤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明代釉上五彩
“五彩”一詞,出現於明代晚期。 明代天啟年間谷應泰《博物要覽》記載:“宣窯五彩,深厚堆垛。” 1984年在西藏薩迦寺發現了器底帶有“大明宣德年制”款的青花五彩碗,證明五彩瓷在宣德年間燒製已比較成熟了。 從宣德到成化經歷了正統、景泰、天順三朝。 這三朝時局動盪,政權不穩,在製瓷工藝上毫無成就,還沒有發現五彩瓷器。 直到成化年間才又出現了五彩。 成化年間的五彩瓷十分稀少而珍貴,傳世品也是極為罕見。 到了明弘治年間,釉上五彩的燒製更加成熟。 發展到嘉靖、萬曆時期,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都開創了五彩瓷的新局面,出現了較大的罐、瓶類等。 此時五彩的燒製已經達到了非常完備的境界。
明早期釉上五彩瓷器傳世品不多見,因為當時景德鎮延續元代製瓷主流,生產青花、釉里紅產品。 然而從所見到的為數不多的洪武釉上紅彩可以判定,洪武時期的紅彩瓷器已為“五彩”瓷的蓬勃發展做好了鋪墊,可以說洪武釉上紅彩已拉開了明代五彩瓷輝煌的序幕。 特別要指出的是,用紅彩描繪精細的龍紋、雲紋等圖案,只是明初才出現於景德鎮。 宣德時期紅彩,是釉上紅彩和五彩的開端,為後世的五彩瓷器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成化時期的五彩是釉上五彩,其呈色以淡雅為主,色彩包括紅、綠、黃、奼紫等,並開始使用孔雀綠彩。 此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紋飾繪繪畫中使用了不少黃彩,而且主要圖案都是以黃彩打底色,上面再以紅色渲染,使色彩更顯濃艷厚實。 這種彩瓷證實了明代彩瓷所謂“黃上紅”的彩繪技法,開創於成化,並非始於嘉靖。
弘治一朝的釉上五彩瓷基本是成化風格的延續,所用顏色有紅、綠、赭、黑、孔雀綠等,色調恬靜淡雅。 其中最突出的品種是刻花填彩。 刻花填彩的製作方法是在胎上先刻出所需圖案紋樣,上透明釉時將刻好的圖案留出,高溫燒成後再在白釉露胎處施彩並用低溫燒製而成。 刻花填彩的出現,標誌著釉上五彩的製作已進入成熟和發展階段。
正德時期釉上五彩在造型、裝飾方面不但延續了傳統的特點,還在創新中確立了正德五彩獨特的風格。 正德釉上五彩器製作精細,多以在白釉上直接繪畫五彩圖案為主,稱為“白地五彩”。多用紅、黃、綠彩,綠色多為翠綠和孔雀綠,其中綠色淺中微微閃黃。 常以阿拉伯文或伊斯蘭圖案為紋樣作裝飾,這是正德五彩瓷的鮮明特徵。
明代五彩瓷經過了數朝的發展,到了嘉靖一朝已相當成熟。 此時的釉上五彩瓷器,以色彩斑斕而著稱。 官窯和民窯都有大量生產,無論其質量和燒造數量都蔚然可觀。 開創了五彩瓷製作的新局面。 此時期在用彩方面,也有一些變化。 如官窯瓷器在色彩上較前朝更加豐富,多用紅、綠、黃、赭、紫、孔雀藍等色彩繪。 紅彩為“棗皮紅”;綠色為孔雀綠,分為大綠、淡綠;紫色為艷麗赭紫;黃彩似蜜蠟。 此時“黃上紅”工藝運用得較為普遍。 大面積使用紅彩形成了嘉靖五彩極為絢麗濃重的特徵。 嘉靖五彩造型多為大器,如大罐、大缸、大盤、花盆等。 常見紋飾有云龍、雲鳳、花鳥、八仙、八吉祥等。
明代萬曆五彩瓷仍以前代風格為主體,新出現了以鏤空工藝和五彩相結合的裝飾方法。 萬曆朝的釉上五彩的色彩繼承了嘉靖一朝的特點,與嘉靖時期的五彩多有相同之處,都是以紅、綠兩色為主,其中點綴黃、黑彩等。 紅、綠彩更加鮮豔、熱烈,對比強烈。 嘉靖、萬曆時的五彩器均裝飾繁密,色彩絢麗,製作工藝和造型大同小異,因此常常被歸於一類器物。 但嘉靖五彩多用孔雀綠彩,萬曆五彩則不然,這是兩朝五彩器的重要區別。
天啟、崇禎時期的釉上五彩瓷器已不如嘉靖、萬曆時五彩色澤濃重,色澤趨向柔和,淡雅宜人。 用紅、黃、綠、紫、孔雀綠等色渲染,紋飾繪畫生動灑脫,具有中國文人畫的筆墨情懷。但是有一類五彩器比嘉靖和萬曆五彩更加濃烈,紅色為深紅,綠為黑綠或黃綠,青花顏色也發黑。 還有一類厚胎的白地五彩器,施釉較厚,口部多為醬黃釉,多用​​標記款識。 這一類器物多以民窯製品為主。 崇禎一朝五彩器發現得不多。
清乾隆仿斑竹五彩花鳥紋墨床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清乾隆仿斑竹五彩花鳥紋墨床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清代釉上五彩
順治時釉上五彩瓷在明代基礎上繼續燒造,並且有所創新,除一部分仍保留明末的風格外,另一部分則呈現出清代釉上五彩的新面目。 這一時期色彩多見紅、綠、黃三色,紅色為棗皮紅,綠色為深綠,都非常濃重。 也有一種相對清秀、較淡的色彩,釉面光亮勻淨,呈色較淡,部分器物的顏色容易脫落,器物的繪畫多以人物畫為主。
五彩瓷器發展到康熙時期有了重大突破,此時發明了釉上藍彩,替代明代所用的釉下青花。 釉上藍彩的創燒成功,基本上改變了明代青花五彩占主流的局面。 藍彩色濃而且鮮豔,勝過青花。 康熙時期的釉上五彩是在明代嘉靖、萬曆五彩瓷器和順治五彩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其製作工藝高超,彩色鮮明透澈,彩飾華麗,繪畫線條剛勁有力,有極高的藝術水平。 此時五彩用多種色料進行繪製,官窯以規矩的繪製和細膩筆法著稱,而民窯則以釉彩濃重艷麗、畫意清新活潑見長。 從某種意義上說,清康熙時的五彩瓷是真正意義上的五彩瓷。 康熙五彩由於色彩豐富,紅彩比明代五彩用得少,因此,它的畫面色彩顯得沉穩、熱烈而不浮躁,這是其鮮明特色。
康熙五彩仍分釉上五彩和青花五彩。 其中釉上五彩最能反映和代表康熙五彩的藝術成就和特色。 康熙釉上五彩除了常用的紅、綠、黃、褐、紫等彩外,釉上藍彩和黑彩的燒製成功,使其畫面更加華麗。 此時所用的青料是雲南的珠明料,色澤翠艷。 黑彩特點是如黑漆一般,在白釉的襯托下更顯得黑白分明,在康熙五彩中運用廣泛,進一步增強了色彩的表現力。 黑彩多用於畫樹木的枝幹、花卉葉脈、山嶺山​​峰、人物的眼睛、髮髻、裝飾的飄帶、鞋子等,後又用於畫圖案的輪廓線、局部點染或片斷畫面,最後發展到大範圍使用,並在黑彩上塗一層玻璃白,使黑彩顯得更加漆黑明亮,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最終,促使了獨立的墨彩瓷器品種於康熙中晚期出現。 此時金彩已在五彩上廣泛運用,常見有大面積描金圖案,表現出康熙五彩的富麗堂皇。 金彩多用於官窯器物。 黑彩、藍彩、金彩的出現使得畫面更加寫實、逼真。 康熙釉上五彩的裝飾手法多姿多彩,有白地五彩,藍青地五彩、藍地描金五彩、米地五彩、紅地五彩、藍地五彩、墨地五彩、哥釉五彩、錦地開光五彩等,充分顯示了康熙釉上五彩卓越的彩繪藝術及製造工藝。
雍正年間釉上五彩的燒製,受到了粉彩發展的衝擊而有些停滯。 五彩大部分由粉彩取代。 為數不多的傳世作品說明,雍正時期的釉上五彩製作也非常精美,一改前朝濃豔的風格,而顯得淡雅柔和,紋飾也由康熙的繁雜趨於疏朗,筆劃也由剛勁變為細膩,疏密結合恰到好處。 並留有較大的空白。 雍正釉上五彩的總體特點是清雅俊秀。 雍正五彩常用的顏色有紅、黃、綠、紫、藍、黑、白等色,施色較薄,大紅大綠少見,藍色使用較少,黑色較多。
到了乾隆時期,五彩器物就更少了,僅有官窯的龍鳳碗和十二月令花卉杯。 嘉慶、道光時期,略有少量官樣器生產,像撇口式五彩龍鳳碗、花卉杯,但存世量也比較少。
同治、光緒時期民窯出現了仿康熙的五彩器,有的仿寫明代各朝及康熙款、圖記款,字跡很潦草。 同治時期仿的大件器類,色彩用得過於濃艷,施彩也比較凝厚,同時缺乏光澤,紋飾畫得也比較粗率,不及後期光緒的五彩器。 光緒一朝仿康熙五彩較多,有青花五彩和白地五彩。 白地五彩所用的彩料紅、黃、綠彩色較為鮮豔,但紅彩表面顯得比較乾澀淡薄,也有顯得厚暗的;仿康熙青花五彩的器物,青花的顏色過於濃艷、漂浮,色階變化不明顯,繪畫層次也較少。 所仿的器物胎質疏鬆,​​胎釉結合不緊密,符合晚期器物的所有特徵。
明萬曆五彩鴛蓮紋提梁壺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明萬曆五彩鴛蓮紋提梁壺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青花五彩
釉上五彩和青花五彩皆屬於五彩範疇。 青花五彩是一種釉下青花與釉上五彩相結合的產品。 其工藝流程與鬥彩有異曲同工之處,區別主要是在青花的使用上:鬥彩是用青花勾勒出全部或部分紋飾的輪廓線之後先掛釉,燒成之後再在青花輪廓線內填彩,青花在斗彩中所佔位置很重要,起到了主導地位;青花五彩則是用青花繪畫紋飾的局部或某一塊、某一點,不用青花勾勒輪廓,青花只作為一種顏料來點綴圖案,如有勾勒輪廓線也是極少的,因此五彩是主題,青花起輔助作用。
青花五彩瓷是明宣德時期所開創的彩瓷品種。 宣德青花五彩的製作雖然簡單,畫面也顯稚嫩,但已經初步形成了青花五彩的基本特徵。 宣德以後,青花五彩曾一度衰落,到嘉靖時產量開始大增,萬曆時達到頂峰,其數量之多、質量之精、技藝之高超都是空前的。
嘉靖朝是青花五彩發展的輝煌時期,開創了彩瓷製作的新局面。 嘉靖青花五彩多為官窯生產,青花色料改用進口的回青料或加石子青,色調表現為藍中泛紫,十分濃艷,顏色特徵非常明顯。 青花五彩瓷器裝飾繁密,色彩絢麗,尤其是礬紅彩料、青花及綠色的大面積的使用,給人以豐富飽滿、熱情奔放、富麗堂皇之感。 這種浪漫奔放的色調,持續了嘉靖、隆慶、萬曆三朝。
萬曆朝的青花五彩除繼承了嘉靖青花五彩的一些特點外,又有其明顯的特徵:一是器物形制大,追求造型高、大、奇、巧的特點。 二是裝飾華麗,青花不僅作局部色彩點綴,而且還當作主色調使用。 並出現了青花五彩鏤空工藝。 裝飾內容廣泛,常用的裝飾紋樣達幾十種之多, 最常見的是龍鳳紋,還有蟠螭紋、花鳥紋等。 萬曆五彩以蒜頭瓶、出戟花觚、洗口瓶、蟋蟀罐、筆管、洗等常見。 但有的造型不太規整,有明顯的變形和塌陷,甚至官窯也是如此。 這與當時的製瓷工藝有關。
青花五彩在清初雖有製作,但不佔瓷器生產的主導地位,傳世品中順治朝有一些,康熙朝為多。 順治青花五彩器較多保留了晚明的古拙風格,青花翠藍濃重,紅綠彩鮮麗明快,俗稱“大明彩”。 康熙朝的青花五彩雖然沒有釉上五彩的成就大,但它清新的色彩,優美的畫面,為後人留下了不少精美作品。 清康熙青花五彩的顯著成就是對青花的運用。 由於康熙中晚期青花成就顯著,青花特點突出,對青花五彩的燒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青花使用的是雲南所產的珠明料,呈現出青翠艷麗的特點;彩繪工藝上運用了“分水皴”的技法,使得畫面效果更加鮮亮。 康熙青花五彩始終保持著獨有的特色,一直燒製到晚清。
來源:《文物天地》2015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