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新玉種究竟什麼來頭

 新浪收藏

廣東金絲玉交流會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廣東金絲玉交流會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
價格日新月異,品種推陳出新,各地出現的“新玉種”讓廣大收藏者越來越迷茫……
新疆金絲玉、湖北雞血玉、甘肅敦煌玉、廣西金沙玉……如今在玉石市場上,各種層出不窮的“新玉種”正先後成為藏家所追捧的目標。 對此,有人表示歡迎,也有人深懷擔憂。 那麼,這些不斷湧現的新品種到底是不是玉? 它們是否值得收藏? 最終能夠得到業內的認可嗎?
新玉種層出不窮
近日,在北京一家收藏市場上,一種產自湖北神農架林區的雞血梅花玉顯得格外搶眼,成為不少玉石收藏者所追捧的對象。 一位來自湖北十堰的玉石經營者葛瑞麟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雞血梅花玉是近年來在神農架原始森林中新發現的珍貴玉石。 “今年年初以來,各界專家和玉石收藏大鱷們已經到我們神農架去了十幾撥。不少專家都表示,不出意外的話,神農架雞血玉應該是國內收藏市場上的下—個天價寶石。”葛瑞麟說。
事實上,近年來這種以“雞血”命名的新玉種不在少數,除了神農雞血玉之外,還有陝西旬陽的秦巴雞血玉、甘肅的黃河雞血石、廣西桂林的七彩雞血玉等等眾多品種,這些品種也都以其質堅、玉潤、血濃而著稱。
除此之外,在各地玉石收藏市場以及玉石博覽會上,那些不跟“雞血”沾邊的、名稱各異的地方新玉種更是不斷湧現,大有井噴之勢。 “新疆金絲玉也是新出現的玉種之一。”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一位玉器收藏的資深人士周震告訴中國商報記者,這種金絲玉產於新疆克拉瑪依市烏爾禾區的魔鬼城、戈壁灘、沙漠等古絲綢之路地域,石質細膩,顏色多樣,目前在市場上價位正高。他說:“去年年初以來,市場上金絲玉的銷售一度呈激增態勢,其工藝品、首飾與原石隨處可見。有一種所謂的'寶石光'吊墜,每克甚至高達上萬元。這幾年來,金絲玉的原石價格至少漲了20倍。”
據周震介紹,除了金絲玉,在北京十里河、來廣營、愛家、天通苑一帶的古玩玉器店內,來自廣西岑溪一帶的金沙玉也備受玉器愛好者的喜愛。 他表示近年來金沙玉價格一枝獨秀,扶搖直上,成為國內外客戶競相購藏的新寵。 曾有一尊50厘米高的關羽雕像在石交會上被台商以280萬元高價收購。 “此外,市場上的熱門品種還有甘肅當地的敦煌玉,也號稱是僅次於和田玉、崑崙玉的一種高品質白玉,據說目前正在大規模開採。”
它們到底是什麼
不可否認,當前玉石市場上的各類新玉種層出不窮且價格快速上漲,已經引得不少人聞風而動、投資入市;但同時,它們到底是不是玉? 可以投資嗎? 值得收藏嗎? 這些問題依然是業內人士爭議的焦點。
上海市古玩經營協會秘書長徐曉嶺向中國商報記者介紹,桂林雞血玉和神農架雞血玉大約都形成於10億至13億年前,摩氏硬度在6.0以上,主要成分是方解石、白雲石、石英,紅色來自礦石中的鐵元素和銅元素,這些都與傳統的昌化、巴林雞血石不同。 而如果單從地質特性上來看,金絲玉與黃龍玉、台山玉、黃蠟石甚至玉髓的構造基本類同,都是二氧化矽石英岩的一種。 作為近年來新開發的品種,它並不具備和田玉、翡翠的歷史文化內涵。
“相對於歷史悠久的中國四大名石而言,這些新玉種缺乏文化傳承,很多人還不了解。市場的認知與推廣是需要時間的,不會那麼快,至少也要五六年。要先得到國家認可,制定相關的國家標準才行。”徐曉嶺說。
“廣西岑溪的金沙玉、甘肅的敦煌玉稱其為'玉'似乎有些抬高身價,也許叫做'美石'更為恰當一些。”周震說,“其構成成分大概類似於黃色和純白色的石英岩石頭。因此,它適合做成大件的雕刻工藝品。從稀缺性上來說,石英岩在地球上的儲量就太大了,雖然沒有進行科學考證,但是就我了解,它們的礦藏數量應該不在黃龍玉、台山玉之下。從這些角度來看,上述品種都很難成為有潛力的收藏級名石。”
雖然在業內人士看來,新玉種與傳統玉石在市場的接受度以及文化傳承方面還有較大差異,但其興起與發展還是有不可抗拒的歷史必然性。
徐曉嶺表示,無論是翡翠、和田玉還是雞血石,當前支撐市場的傳統玉石資源近年來都日趨枯竭。 因此,其市場價格一直穩步攀升,高端產品更是屢創新高,正在脫離普通收藏者的消費範圍。 在這種情況下,市場的活躍度要得到維持,必須有新的玉種進來。 另一方面,這些年消費者對玉石的鑑賞水平也在不斷提高,由此也推動著市場的需求不斷向多元化發展,而以翡翠、和田玉、雞血、田黃等為主導的原有產業格局也正在發生變化。
須擺正收藏心態
毋庸置疑,雖然這些新玉種擁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但是近年來它們價格的暴漲卻似乎與游資的炒作很難分開。
周震曾經去多個產地探訪過新玉種。 據他介紹,四五年前一件極品桂林雞血玉印章也就三四百元,而現在可賣到幾千甚至上萬元。 神農雞血玉原石的價格上漲就更加瘋狂,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甚至幾百萬元。 “金絲玉現在正被民間資本運作,據說90%的原石都被上海的一位大莊家囤積,市價高達近百億元!”
周震坦言,就市場規律而言,炒作是很難避免的,除了民間資本的炒作,地方政府出於地方經濟發展的考慮也是幕後的重要推手。 “不過這種個人或者組織的行為,我們很難把握。但是你能把握的是自己的收藏心態,因為收藏與把玩,說到底是一種精神的愉悅與需求。”
事實上,收藏者與其去購買那些已經高不可攀的名貴玉,不如多留意一些新玉種“潛力股”,這已經成為收藏界人士的共識。 徐曉嶺說,對於收藏者而言,一些新玉種也確實都不錯。 “因為我都去實地勘察過,包括它的原石、用它雕刻創作出來的成品,實實在在地說,都是不錯的。例如,桂林、神農架雞血玉硬度高,不易磨損,不怕侵蝕,永不變色;而且它們的紅色成分不含硫化汞,對人體無害,更適合製作把件,這些都是新玉種的優勢。不過購買一些欣賞把玩還可以,如果要投資,還是得分種類。獲獎過的名家玉雕精品,今後會有​​一些升值空間,但其他品種還是應該謹慎對待。”
徐曉嶺表示,隨著我國玉石收藏文化的發展,今後還會有更多的新玉種出來。 它們對收藏來說不見得就是一件壞事,只要看收藏者以什麼樣的心態去對待。 “中國人玩玉歷史悠久,數百年來被稱作玉來把玩的玉石有十幾種,它們也都經歷了'從新到舊'的一個沉澱發展過程。在我看來,對當前這些新玉種怎麼評價,學術界、玩家、市場都各有各的理由。但是對於玩家、藏家而言,不急功近利,理性看待,給新玉種一個沉澱與發展的機會更為重要。”徐曉嶺說。 (記者賈理智)
(來源:中國商網—中國商報收藏拍賣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