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古瓷雅設與博古清賞

新浪收藏 

瓷瓶拿來插花,能體現自然含蓄的另類趣味。瓷瓶拿來插花,能體現自然含蓄的另類趣味。圖1 明永樂 青花葡萄紋折沿盤圖1明永樂青花葡萄紋折沿盤圖2 清康熙 釉里紅團花蘋果尊圖2清康熙釉里紅團花蘋果尊圖3 清雍正 仿哥釉三足洗圖3清雍正仿哥釉三足洗
文/陳盛娥
核心提示
瓷器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藝術瑰寶。 作為賞玩自怡的實用陳設品,它給人們注入一種超然沁心的審美體驗。
隨著時代的發展,製瓷工藝也日趨多樣化。 而無論是日用瓷還是陳設瓷,均體現出一種獨特的藝術氣息和生活情趣。
瓷器的藝術特徵
瓷器從隋唐時期走入尋常百姓家。 兩宋時期,以程顥、程頤和朱熹為代表的“程朱理學”被極力推崇,由此推動了一個全新美學時代的到來。 製瓷業處於空前發展的時期,出現了百花齊放的局面。 發展至康熙、雍正、乾隆時期,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特別是景德鎮的官窯瓷器最為突出。
(一)隋唐時期
隋朝時間較短,以陶器居多,瓷器燒製業尚未成熟。 存世至今的大多為青瓷,其器類有雞頭壺、盤口壺、罐、瓶、高足盤等。
隋朝為唐朝製瓷業的輝煌鋪平了堅實的根基。 進入中期以後,由於社會安定,經濟繁榮,其邢窯和越窯的製瓷工藝,遠遠超越了前代。 邢窯主要燒製白瓷,多素面無裝飾,發展至晚唐,風格更加多樣化。 越窯盛於唐,代表了青瓷的最高水平,尤其是秘色瓷。 唐代茶聖陸羽在《茶經》裡如是評價,“邢瓷類雪,越瓷類冰。”
唐代中葉後,社會風尚的形成,製瓷業也有了新的創造,燒製部分彩瓷,包括釉下彩繪及絞釉﹑絞胎等,裝飾品種極為豐富。
(二)宋代時期
兩宋時期是中國手工業發展的一個高峰。 宋代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曾有相關記載,北宋汴梁城市“大小貨行,皆工技巧所居。”而宋人日常生活所用的​​物品中,最為突出的當屬瓷器。
據史料記載,宋代有五大名窯,即汝窯、官窯、哥窯、鈞窯和定窯。 可見,當時的製瓷工藝達到了成熟的階段。 其中,官窯是京師自置窯燒造,專供宮廷,較為典型。 據研究表明,北宋官窯初期的胎體和汝窯基本一致。 其釉質細膩,為世所珍。 而南宋官窯承北宋遺風,汲取了南北名窯的製作特點,燒瓷登峰造極,巧絕天工,具有“金絲鐵線”、“紫口鐵足”、“釉面開片”、“攢珠聚球”等鮮明的特徵。
除此之外,定窯也深受宮廷貴冑青睞。 宋代詩人蘇東坡曾寫下“定州花瓷琢紅玉”的詩句來讚美。 而龍泉窯也是流行的瓷器品種之一,以梅子綠釉最為聞名。 無論是樸實無華的北宋定窯白釉,或是潤如凝脂的南宋龍泉,所表現的實用功能以及陳設功能,預示了日常生活期待和精神心理滿足。
(三)明代時期
元末明初,明太祖朱元璋在景德鎮珠山設立御窯廠。 在這一背景之下,製瓷工藝達到圓熟境界。 永樂時期青花瓷居多,經常出現在大盤、碗、梅瓶、執壺上。 如明青花葡萄紋折沿盤(圖1),器身以青花繪製紋飾,胎質細膩潔白,釉汁瑩潤亮青。
成化年間,燒造的瓷器最多,時間最長,花費巨大,並以淡雅、溫婉而獨名於世。 成化彩雞缸杯更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之作。 另外,還出現了彩繪瓷有青花、釉里紅、釉上白地紅彩、鬥彩、五彩等等。
當時,江南文人收藏瓷器的風氣極為興盛。 在文人思想的影響下,龍泉窯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 據《大明會典》記錄,龍泉窯與景德鎮窯具有同等重要的官窯地位,皆按中央政府頒布的樣制,燒造供用瓷器。 時人多作文章,對南宋龍泉大加讚賞。
(四)清代時期
經過順治時期,瓷器出現了過渡性的變化。 至康熙一朝,政策上“官搭民燒”的模式也有效地調動了積極性,使清代官窯步入了一個欣欣向榮的發展時期。 其首創器形繁多,繪工精美,施彩多樣。 《匋雅·卷上》所評,“康熙彩之顏料,因非後世所常有。論其畫手高妙,不但官窯器皿,髣髴王惲,即平常客貨,亦莫不出神入化,波瀾老成。 ”如清康熙釉里紅團花蘋果尊(圖2),通體以釉里紅線描花卉紋裝飾,穆穆之中自有熙朝之英氣撲人眉宇。
清世宗愛新覺羅·胤禛性格好靜,喜祥瑞之物,各級大臣、官員回應蔚然成風,所燒製的瓷器以祥瑞圖案居多。 除此,他褒雅貶俗,反復強調“雅”、“秀、“靜”、“精”的原則,曾取宮中珍藏的瓷器,送至景德鎮,命御窯匠師按此燒造。 《增補古今瓷器源流考》寫道,“雍正時瓷質極佳,設色亦極精緻。 ”如清雍正仿哥釉三足洗(圖3),為該時期的精細作品。
朝隆皇帝詠宋瓷詩共一百五十餘首,其中不少且鐫題於瓷器上。 鹿頭尊在乾隆時期頗為流行,有青花、粉彩及單色釉等多個品種,其青花器多繪纏枝蓮紋,故又名“清廉尊”,後代多有仿製,但胎釉及畫工質量較比乾隆器相差甚遠。 如清乾隆青花纏枝花卉紋鹿頭尊(圖4),是這一時期官窯大器的標準之作。
圖4 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紋雙耳鹿頭尊一對圖4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紋雙耳鹿頭尊一對
瓷器的使用
古瓷器型十分豐富多彩,幾乎包括了人們日常生活用器的大部分,如碗、杯、盤、壺、缸、罐、盒、爐、瓶、枕、硯、水注等等。 在使用上,它具有多樣性和靈活性。 在陳設上,它具有較高的審美價值、藝術價值和使用價值。
(一)博古陳設
北京故宮博物院現存《清宮舊藏美人圖》,分別描繪12位身著漢服的宮苑女子品茶、觀書、沉吟、賞蝶等情景。 其中的“博古幽思圖”(圖5)出現了一​​組瓷器。 仕女坐於斑竹椅上垂目沉思,身側環繞著陳設器物的多寶格。 多寶格上擺放“仿汝窯”瓷洗、“郎窯紅釉”僧帽壺,以及青銅觚、玉插屏等器物,極具有典型的皇家氣派。
圖5圖5
從明朝中葉開始,不少外商就開始從中國買走大量瓷器,作為賞玩自怡的實用陳設品。 西方著名古董收藏家安思遠大宅(圖6、圖7)中,多寶格中的南宋龍泉窯青瓷和明清單色釉官窯瓷器錯落有致,歷史的厚重與藝術的精華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凸顯出居室主人的精神文化情趣和審美的高度。
圖6 安思遠桌面上的瓷器陳設圖6安思遠桌面上的瓷器陳設
圖7 安思遠大宅中的瓷器牆圖7安思遠大宅中的瓷器牆
(二)案頭清玩
正堂內牆上掛大幅字畫或靠山鏡,條案依牆擺在正中,其上放一對瓷瓶、中間一插屏,玻璃鏡面或石頭面,取其諧音“平靜”,這是最為規矩的陳設方式。
明代文震亨是素有風儀的雅士。 在《長物誌》中,常常會強調“古、雅、韻”的標準,他寫道,“案頭以古瓷淨瓶獻花淨碗酌,石鼎燃印香,夜燃石燈。”從中我們同樣可以看出明代時期文人脫俗的審美標準和陳設方式。 概括地說就是四個字:刪繁去奢。
清代曹雪芹的《紅樓夢》一書中,對瓷器的陳設描述,也可以窺見一二,“探春素喜闊朗,這三間屋子並不曾隔斷,當地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堆著各種名人法帖,並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那一邊設著斗大的一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球的白菊。”汝窯和官窯的名瓷,斗大花囊插的大捧白菊等等,極富有皇家氣派。
但是再看薛寶釵房中,“及進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案上只有一個土定瓶,瓶中供著數枝菊花。”閨中如此潔淨,神骨俱冷,毫無人間氣息。
(三)几上器皿
明戲曲家高濂《高子書齋說》中,有一番具體的描述:“齋中長桌一。……床頭小幾一,上置古銅花尊,或哥窯定瓶一,花時則插花盈瓶,以集香氣;閒時置蒲石於卜,收朝露以清目。……幾外爐一,花瓶一,匙箸一,香盒一,四者等差遠甚,惟博雅者擇之。”這裡的“幾”指的是“桯幾”,也就是憑幾的功用,用來承放古玩陳設品、小件物品。
李斗《揚州畫舫錄》卷十七也闡述清朝中葉一般揚州富裕人家的佈置:“小室中用天香小幾,畫案書架。……几上多古硯、玉尺、玉如意、古人字畫、卷子、聚頭扇、古骨朵、剔紅蔗葭、河西三撞兩撞漆合。磁水盂,極盡窯色,體質豐厚。……宣銅爐大者為宮奩,皆炭色紅、胡桃紋、鷓鴣色,光彩陸離;上品香頂撞、玉如意,凡此皆陳設也。”磁水盂是當時流行的一種瓷器陳設品,常擺放於各類香幾之上。
除此,《紅樓夢》出現多次類似的陳設場景,如第三回,“左邊几上擺著文王鼎,鼎旁匙筋香盒,右邊几上擺著汝窯美人觚,裡面插著時鮮花草……兩邊又有一對一對高幾,几上茗碗瓶花倶備。”第五十三回,“元宵節臨近,賈母擺家宴於花廳,共有酒席十來桌。每席傍邊設一幾,几上設爐瓶三隻……又有小洋漆茶盤放著舊窯十錦小茶杯……各色舊窯小瓶中,都點綴'歲寒三友'、'玉堂富貴'等鮮花。”曹雪芹寫到器物陳設,終究是隱隱尚有俗麗氣息。
“雅”和“俗”,很難分清界限。 在某種意義上,人本身能馭物,格調自然也就不同從泯然眾人中區別出來的合理途徑。
來源:《古典工藝家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