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書法有五難,你被卡在哪裡?


來源:北京市書法考級中心


一、難在用筆

王羲之在《書論》中說:“每書欲十遲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方可謂書。”這裡的“遲急”、“曲直”、“藏出”、“起伏”說的都是在用筆過程中行筆的變化。
“遲急”是說行筆速度節奏的變化;
“曲直”是說行筆運動軌蹟的變化;
“藏出”是說起筆、收筆的變化;
“起伏”是說行筆過程中提、按的變化。

這些都是用筆的要點,而且不同的行筆方法可以得到不同的藝術效果。 通常情況下,“遲”表現“沉著”,“急”表現“得勢”;“曲”表現“多姿”;“直”表現“剛勁”;“藏”表現“渾成”;“出”表現“爽利”;“起”表現“靈動”;“伏”表現“穩重”。 然而,這些又都不是絕對的,不同情況,不同對待。

這裡的“十”、“五”我們應該把它視為辨證關係,而不是絕對的量化標準,更不能把“十遲五急”作為每字的處理方法,否則將會弄巧成拙。 因此,我們要將這些相互對立的元素組成一個和諧的矛盾統一體,使其書法線條豐富多彩,變化無窮。 一句話,學會了用筆就等於學會了走路,只有能熟練地駕御毛筆,才能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想寫到那裡就寫到那裡。

王羲之在(題衛夫人《筆陳圖》後)說:“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齊平,便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 這裡的平直、相似、算子、方整、齊平,從不同的角度說明了只有雷同,沒有變化的字不是書法。 

那書法是什麼呢? 書法是藝術,在書法中處處都要表現藝術。 從形態上講究對比、變化,從內涵上講究神采、韻味。 故對比、變化是書法的根,神采、韻味是書法的魂。 蔡邕在《九勢》中說:“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勢遞相映帶,無合勢背。”書法要求筆劃搭配適宜、使轉有情。 線條決定質量,結構決定形態,韻味決定神采。

就像廚師做菜首先講究菜的質量,然後做成“形”、“色”俱佳、具有藝術品位的菜,一是能吸引食客的眼球,二是能增加食慾,看著就想“吃”。 “吃”是廚師做菜的核心內容,要把菜做的很有味道,酸、甜、麻、辣、鮮、香,我們要什麼,有什麼,回味無窮,吃了就忘不了能得到很好的享受。

書法也是如此,其形在外,味在內,形可視,味可品,做到形似不難,要做到神似,有味道就不那麼容易,二者皆佳者,可謂形神兼備也。

二、難在墨法

清包世臣《藝舟雙輯?述書下》雲:“畫法、字法,本於筆,成於墨,則墨法尤書藝一大關鍵已。筆實則墨沉,筆飄則墨浮。”墨法在書法中佔著中要的地位,善於用墨,是書家一生不斷的追求。

素有“惜墨如金”的當代草聖林散之,用墨講究、變化無窮。 “潑墨似水”的清代神筆王鐸,用墨大膽、痛快沉著,把筆墨“濃、淡、幹、濕、燥”的豐富變化演繹地淋漓盡致。 宋姜夔《續書譜·用墨》說的更為詳細:“凡作楷,墨欲乾,然不可太燥。行草則燥潤相雜,以潤取妍,以燥取險。墨濃則筆滯,燥則筆枯,亦不可知也。”這說明不同的字體對墨的要求也是不一樣的,合理的用墨能使字體增彩。

書法中的“濃淡”、“乾濕”、“燥韻”的一切變化都在自然形成之中。 一味增多,過激都可以引起不良反應。 如用墨不可過淡,淡則灰,灰則傷神;不可過濃,濃則滯,滯則不暢(筆);不可過乾,幹則枯,枯則無華;不可過濕,濕則溢,溢則無韻;不可過燥,燥則焦,焦則狼藉。 否則,就會失去天真。

三、難在章法

古人作書很講究章法,蔣驥《續書法論》:“篇幅以章法為先,運實為虛,實處俱靈;以虛為實,斷處俱續。行間有高下疏密,須得參差掩映之跡。” 

章法是點畫與點畫之間的呼應,字與字之間的顧盼,行與行之間的相映,整體上氣韻通達,虛實相生,神采飛揚。 章法也稱“佈白”,“佈白”就是“佈局”,把整幅作品的內容進行佈白,如字距、行距、行款以及字的大小、款式的高低,天地的留白等。

四、難在意境

意境是書法家把書法的情感注入筆端,用書法的形象來抒發胸中之意,讓讀者欣賞到書法作品的豐富內涵,從中得到感悟、啟示和滋養。

意境是文化的體現,其表現方法,簡單地說是虛實相生,實是虛的基礎,虛是實的昇華,虛實是相互依託的關係。

在書法的審美過程中,意境的產生,是一種心理現象。 “意境深遠”:就是把書法藝術不同的美,展示在想像的空間裡,把自然境界和藝術境界的完美結合在一起,創造出新的意境來。 如顏體的開闊,表現出了豁達的心胸和包容的雅量。 正如一位哲人所說:比陸地寬廣的是海洋,比海洋寬廣的是天空,比天空寬廣的是人的胸懷。 胸懷寬宏是一種美德、一種風度、一種仁愛無私的境界。 把這種境界表現在書法藝術中,就是意境。 

意境表現的形式、方法是多種多樣的,但意境應該是出彩的,要出彩就要注入很多美的元素,常用對比、誇張、意料之外的手法來吸引眼球,增加視角的衝擊力和提高作品的感染力,只有意境出彩的作品,才能讓人回味無窮,激動、興奮和感慨,並使人們的情感得到淨化和昇華。

在意境的表達上要考慮抒發情感,追求“情與景匯,意與象通”的境界,把作者的真實情感表現在作品中,就像《祭侄稿》一樣悲憤胸中出,至性書正氣,達到了內容與形式的高度統一,是顏真卿心情的真實流露。 在極度悲憤的情緒下,顧不得筆墨的工拙,隨著書家情緒起伏而自然形成,是情感和功夫的自然流露。 達到了技術和藝術完美結合的頂峰,在 ​​書法歷史上樹起了一座豐碑。


五、用筆的熟練程度決定著線條的質量


筆劃的長短、粗細、俯仰、伸縮的準確與否,決定了結構的形態的優劣。 結構的寬窄、高低、大小、斜正、疏密的對比、變化準確與否,決定了章法的優劣

書法是通過漢字表達作者的情感的藝術,把筆劃、結構、章法、意境等所有的因素以及對比、變化統一在一起,再注入作者的技術、情感、思想、境界、追求,就是經典的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