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溥儀曾為維持奢靡生活廉價變賣盜運出宮文物

 中國新聞網

清 祺皇貴太妃之寶銀璽。天津博物館藏清祺皇貴太妃之寶銀璽。 天津博物館藏宋 李唐 濠梁秋水圖。天津博物館藏宋李唐濠梁秋水圖。 天津博物館藏清 萬笏朝天圖(局部)。天津博物館藏清萬笏朝天圖(局部)。 天津博物館藏
末代皇帝溥儀在天津居住長達7年之久,其間有幾十件珍貴文物流落民間。 幸運的是這些珍寶遇到了許多無私的收藏家,被盡心竭力地保護起來,最後捐獻給了國家,讓舊日宮廷珍藏為百姓所欣賞。
孫琪
400元收了幅曠世之寶
前不久我去了故宮武英殿,參觀了今年第一期的“故宮藏歷代書畫展”。 其間展出了一幅南宋畫家李唐繪製的《采薇圖》。 此畫創作於李唐晚年,當時正值金宋交兵,金人俘獲了一大批原供職於宋代宮廷中的畫家,李唐就是其中的一位,金人對他禮遇有加,但在去往金國的途中,李唐逃跑了。 通過這幅《采薇圖》,李唐抒發了寧死不做貳臣的一種氣節。 李唐是“南宋四大家”之首,其傳世畫作極少。
這使我想起在天津,也收藏了一幅李唐的傳世名畫《濠梁秋水圖》,此畫又名《濠濮圖》,顧名思義描繪的是安徽鳳陽濠水、濮水一帶的景色。 此畫傳承有序,先後經明代安國、項子京,清代宋牧仲、李鳳池、陳定等人鑑藏,曾入藏清乾隆內府,最後被末代皇帝溥儀盜運出宮。
這幅畫被溥儀盜出後販賣到民間,那麼又是怎麼被發現的呢? 那是20世紀60年代的一天,當時還是學徒工的陳志輝和往常一樣,早早來到天津市文物公司和平路門市部,打掃完衛生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沒過多久一個四川口音的客人拿了一幅尺寸不大的手捲來到了門市部,雖然陳志輝不是專家,看後也覺得這幅畫絕非普通文物,於是趕忙請來了文物公司的老師傅鑑定。 在幾番商量後,最終以400元人民幣的價格從這位客人的手中收購了下來。 後來被鑑定為國家一級文物,就這樣入藏到了咱們天津博物館。
其實,像《濠梁秋水圖》這種當年溥儀盜運出宮,顛沛流離最後輾轉留在天津的珍寶還有很多。
皇宮珍寶搬走足足七八十箱
清帝退位後,溥儀深知自己已不再是紫禁城的主人,一旦有一天離開這裡,以後生活又將怎麼辦? 於是從1922年7月13日開始,溥儀開始了有計劃、有預謀的“盜寶”活動。 他以“賞賜”為名,將大批宮中珍寶通過其弟溥杰、溥佳帶出皇宮。 一直到1922年12月12日,共盜運歷代名家書畫手捲1285件,冊頁68件,以及乾清宮西昭仁殿的幾乎全部宋版明版古籍善本。 而這些,還僅僅是國民政府清室善後委員會根據1925年7月31日發現的“賞溥杰單”和“收到單”所統計出來的數字。
1924年冬,馮玉祥打到紫禁城,責令溥儀立即出宮。 溥儀被逐出皇宮後,先住進了醇親王府,20多天以後又躲進了日本公使館,1925年2月24日,溥儀化裝從北京逃至天津日租界,在日本警察的護送下,在舊臣張彪的私宅張園安頓下來。
人安頓下來了,寶貝也不能忘了。 這些盜運出宮的珍寶,也由北京醇親王府裝了七八十口大箱子,通過鐵路轉運到了天津英租界十三號路一六六號樓的洋房中。 兩年後溥儀才搬至乾園(今靜園)居住。
溥儀在天津生活的7年中,陸續以不可思議的低廉價格變賣了幾十件盜運出宮的珍貴文物以維持原來的奢靡生活。 遺留天津較為名貴的眾多清宮珍寶中,大部分都是這個階段流入到市場的。“九一八事變”後,在天津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的策劃下,溥儀被挾持到長春,出任偽滿洲國皇帝,這些珍寶也被日本關東軍參謀吉岡安直全部運往東北,存放在長春的偽皇宮“小白樓”長達13年的時間。 溥儀帶著這幾十箱的珍寶在東北又幾經輾轉,不過好在最後這些珍寶被成功截獲,沒有流失到國外。 1949年7月7日,被轉入東北博物館(現遼寧省博物館)珍藏。
當年由溥儀盜運出紫禁城,散落在天津的那些珍寶,大多也比較幸運地有了好的歸宿,入藏到了天津博物館收藏。 比較知名的是“祺皇貴太妃之寶銀璽”,這是天津博物館收藏的唯一一方清代后妃印璽。 “祺皇貴太妃之寶銀璽”是宣統皇帝為皇祖重製玉冊,改鐫玉寶時所製的銀印璽。這枚印璽反映了清王朝的后妃用印製度,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是研究清朝歷史的重要物證。《清史稿·輿服志》記載:“皇貴妃金寶,蹲龍鈕,平台四方四寸,厚一寸二分。”清代四寸相當於現在的12.8厘米,而祺皇貴太妃之寶銀璽邊長是12.7厘米,這是鑄造時形成的微小誤差。 這方印璽是尊號寶璽,是尊貴身份的象徵,而並非實用印璽,鑄成後一直存放於宮廷內務府。 結果被溥儀盜運出宮,天津文化局於1958年劃撥給了天津藝術博物館(現天津博物館)收藏。
國寶名畫被無私捐贈國家
溥儀盜運出宮的書畫,大多為手捲,為了方便攜帶。 但是在天津博物館,有一幅長達17米的手捲——《萬笏朝天圖》。 這幅畫為絹地金碧青綠山水畫,畫中描繪一派江南美景,繪有各類人物2000多個,包首篆書“萬笏朝天圖”,卷首鈐印“宣統御覽之寶”印璽。 由此可知,這幅畫應該是清宮舊藏。
畫名“萬笏”是一語雙關,一是因為畫中的天平山西面有一座筆架山,山峰突兀、群石林立,猶如古代大臣上朝時手中執的笏板。 二是因為乾隆南巡來到蘇州,百姓萬人空巷,夾道歡迎,三十里內,彩燈高掛,旌旗招展,河道內安放龍舟燈舫,沿途店鋪,在門樓前擺設香案,地方官員,身著官服,列隊迎接,大街小巷,人山人海。 百姓手執高香很像群臣上朝手執笏板,故起名“萬笏朝天”。
但如果有心人仔細觀察這幅畫,會發現唯獨沒有描繪主人公——乾隆皇帝。 這又是為什麼呢?根據清代《南巡盛典》記載就可以找到答案:早在乾隆皇帝南巡的前一年,各地官員就要精心地進行準備,組織當地百姓演練接駕的場面。 沿途的行宮、大小名勝,中途休息的地點都要繪製成冊呈報宮廷。
據專家分析,《萬笏朝天圖》很有可能就是蘇州民眾為迎接乾隆皇帝到來,提前進行的彩排演練的場景,而非正式場景。 這就成為一幅不可多得的表現乾隆南巡題材的珍貴畫作。
如此名作在民國年間,被溥儀以極低價格賣到民間,後來被陳大有、徐國端夫妻收藏。 1958年,因工業部門缺少資金,國家動員收藏家們把文物交售給國家,銀行貸款給工業生產部門。因此天津許多愛國收藏家紛紛響應,其中就有陳大有、徐國端夫婦,於是咱們就在天津博物館見到了這幅珍貴的《萬笏朝天圖》。
來源:今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