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鑑藏:古代名硯清賞

新浪收藏

硯質地堅實,出土與傳世皆有相當數量,成為今人研究文房四寶中的重點。 民國至現代,古硯收藏者眾多,以機構收藏為主為精。 上海博物館古硯的收藏亦有特色,自上世紀50年代建館初期至今,通過徵集、捐贈、移交、考古出土等不同方法,已有數百方收藏。
嵌端石連蓋長方形蓬萊仙島澄泥硯嵌端石連蓋長方形蓬萊仙島澄泥硯
嵌端石連蓋長方形蓬萊仙島澄泥硯
1952年上海市青浦重固鎮高家台元代晚期任氏家族墓出土
長18.2厘米、寬11.6厘米、連蓋高4.2厘米
略呈長方形,帶蓋。 蓋上小下大,呈梯形;蓋里內凹,上端又琢出長方形凹帶。 長方形的硯身下部外凸,正方形的硯堂是一塊嵌入​​的端石,硯堂的左、右、底邊刻橫豎條幾何紋。 硯堂的上方是一簡約的樓閣,分為兩層:一層為長方形墨池,較深陷,二層銘“蓬萊仙島”。 樓閣的左右側分銘“朱明曜真”和“醴泉華池”,周圍刻山水紋。 硯背琢出寬大的覆手。 背篆書銘“凙之”。 該硯無使用痕跡。 “朱明曜真”是十大洞天第七,號“朱明曜真”天,亦為仙人統治之所。 而《史記·大宛列傳》 引《禹本紀》言群仙聚居的崑崙山有“醴泉、華池”。 四周的山水紋是對銘文的圖解,硯上的銘文與紋樣,反映了古人追求永生仙界的理想。
硯背的“凙之”銘可能是使用者的銘記。
此硯硯堂是一塊嵌入​​的端石,色呈紫紅,有翡翠斑,質地上佳。 以端石嵌入硯中,或者是以一種硯材嵌入另一種硯材,在硯史上十分罕見。 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端石,特別是優質的端石在元代已是比較珍稀的。
古桃州風雨抄手端硯
長18厘米、寬10.2厘米、高5.6厘米
古桃州風雨抄手端硯古桃州風雨抄手端硯
長方形抄手式。 硯面平坦,墨池呈“一”字式,硯背石柱有七,其中三柱頂有眼,另四柱石眼可能已損。 硯的右側刻有硯名:“古桃州風雨研”,下有一篇清計楠的題銘,述說了得到此硯的由來,行書銘曰:“甲子歲予在古桃州,五月暑後,舊石牆為大風雨所壞,亂石中得此研,壽喬識。”下有“計楠”長方篆書印。 該硯的來源如同古遺址採集。 古桃州,即今浙江安吉。 硯的左側續銘:“復為之銘曰:'研兮,研兮,爾何不為鳳池之染翰,徒淪落乎草蔓,又何不匿跡韜光,乃不潛而見,殆欲伴我之窮愁著書兮,此心依戀。研兮,研兮,我與爾終老乎嚴澗兮。'辛未五月李聘為壽喬學博勒銘辭。”下有“李聘”篆書方印。 甲子為嘉慶九年(1804 年),辛未為嘉慶十六年(1811年)。 此行書銘結體疏朗,用筆從容,線條清勁挺拔,有雅逸之趣。
李聘,清人,字一徵,善隸書,得漢體器諸碑法。 精賞鑑,兼工篆刻。
此硯著錄於民國年間刊行的《廣倉研錄》。
陳洪綬銘抄手端硯
長16.5厘米、寬10厘米、高5厘米蔣震如、蔣祖同先生捐贈
陳洪綬銘抄手端硯陳洪綬銘抄手端硯
長方形抄手式。 硯面呈門字形,硯堂淌池式,硯心微凹,墨池下陷,硯尾有攔水線。 硯上側行書銘:“香光主者硯”;左側有行草書銘:“吾身與子惜如玉,慁之金谷則取辱。”款落“老蓮”。 右側隸書銘:“爾惟堅,劘之亦久;爾惟默,攜之何咎;爾惟不炎,翼文明而雅,與孤清絕俗者相友。似。”有“龍媒文題”和“易齋老人”款。 下有“蔣氏謹旃”和“陳從周臧”收藏印。 硯背楷書銘:“己未,予候補寓都門,客挾是硯來,閱其題識,乃於越陳章侯故物。噫!畸人異好,賞鑑必精, 亟宜珍之,以抵韓陵片石。”有“龍媒”款。
此硯上最為重要的是陳洪綬的題銘,書法骨氣洞達,遒勁有力而又流暢自然。 抒發了陳洪綬視金銀錢穀、高官厚祿為恥辱的清風亮節。
陳洪綬(1598-1652年),明代傑出畫家。 字章侯,號老蓮、蓮子,晚號悔遲,更號弗遲、老遲,又號雲門僧、九品蓮台主等。 浙江諸暨人。 曾師蘭瑛,長於花鳥、山水,尤精人物,亦善書法,能詩文。 個性傲兀,生活放縱,不拘禮法。 與北方人物畫家崔子忠齊名,時稱“南陳北崔”。 此硯硯身有局部缺損,或許更能彰顯其人孤傲不羈的性格。
袁褧端硯袁褧端硯
袁褧端硯袁褧端硯
袁褧端硯
長10厘米、寬9.8厘米、高2.5厘米
隨形,半雕半璞,硯面門字形,硯堂平坦,墨池下陷,硯堂有一綠眼,背有五眼。 硯上側刻隸書“五硯之三”;硯背隸書銘:“形如斷圭,質比良玉,君子居之,歸真返樸。”落款“袁枚”,下有“謝湖”篆文方印。 右側楷書銘:“此吾家先世尚之公謝湖草堂之硯,十世孫又愷購得之,而屬餘為銘。枚再書。”左側下鐫篆書:“子子孫孫永寶用。”楷書“廷檮”款。
袁褧,明蘇州府吳縣人,字尚之,自號謝湖居士,工詩善畫。
袁枚(1716-1797年),詩人、詩論家。 字子才,號簡齋,晚號隨園老人,錢塘(今浙江杭州)人。 乾隆、嘉慶時期代表詩人之一,與趙翼、蔣士銓合稱為“乾隆三大家”。 乾隆四年(1739年)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 乾隆七年外調做官,曾任江寧、上元等地知縣。 著有《小倉山房文集》、《隨園詩話》等。
袁廷檮(1764-1810年),字壽階,號又愷,清長洲(蘇州)人,為袁褧十世孫,精於考據,富收藏,室名“五硯樓”。
此硯為袁氏所藏五硯之第三硯,始為明袁褧所有,後被其十世孫袁廷檮購得,袁枚亦是袁褧之後,故為此硯兩次作銘,堪稱傳奇。 附漆盒。
來源:東方早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