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

季羨林的收藏趣事:30元買五幅白石圖

 新浪收藏

季羨林先生季羨林先生
季羨林的弟子錢文忠透露,季羨林先生是個大收藏家。 然而,與作為一位大學者的名聲相比,作為大收藏家的季羨林先生,就幾乎不為外界所知了。
30元五幅白石圖
季羨林有意識的收藏開始於1949年之後,特別是上世紀50年代的建國初期。 那個時候,古都北京的街頭小店隨處可見字畫文玩,而問津者卻寥寥無幾。 季羨林不忍心看著這些藝術瑰寶就此流散消亡,總想儘自己的力量,能夠搶救多少就算多少。 當時季羨林月工資300多元,此外還有擔任各種職務的津貼和不少的稿費。 總收入在當時是很高的。 他的收藏起點極高,將自己的收藏下限定在了齊白石,其餘的都不及相顧。 他收藏的第一批白石老人作品,是由好友吳作人先生介紹並且代為經手的。 30元人民幣,入藏的是五幅白石老人蔬果斗方精品,還都帶有做工精細的老紅木鏡框! 季羨林先生收藏的白石老人作品多且精。 比如, 先生藏有白石老人的整開巨幅豹子。 偶一掛出,精彩流淌,滿屋生輝,觀者無不目瞪口呆。
500元蘇東坡手跡
在收藏的過程中,先生總是心懷慈悲,很少還價。 久而久之,不少“跑街”的也就和這位一級教授、大學者成了知心朋友。 他們會直接了當地告訴先生,哪些是開門的,哪些是“說不好”的。季羨林先生就根據自己的判斷加以選擇購藏。 蘇東坡的《御書頌》是季羨林出了在當時的情況下算得上是巨價的500 元,將之買下。 在當時的書畫業界被傳誦為“善舉”。 名家作品也就從深藏中紛至沓來。 季羨林先生的收入大多化成了藏品,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收入極高的先生居然了無儲蓄。 然而,也正因為如此,仇英、董其昌、文徵明、祝枝山、唐寅、八怪等精品進入了季羨林先生的收藏。 “季羨林先生的藏品,幾乎可以印製一部中國明清字畫史的精品圖錄。”錢文忠說。
竊賊光顧所幸不識貨
季羨林先生的藏品裡,還有數量很大的文房雅玩。 就硯台而論,抗日戰爭淪陷期間,一位北平偽市長的著名收藏,後來大半都收在先生處,數量有幾十方,都是今天幾乎看不到的妙品。 就印章而論,田黃、田白、芙蓉也不在少數,不少是白石老人等名家佳鐫。 故宮(微博)曾經用過一枚隨形章,文曰“上下五千年縱橫一萬里”,陳曼生名作,章料是一方將軍洞白芙蓉,原配銀托,這也是季羨林先生的藏品。 某一天,小偷由底樓陽台闖入,撬開了季羨林先生的書桌抽屜。 裡面就滿是名家所刻的田黃、田白、芙蓉。 還好,這位小偷斷乎不是一位“雅盜”,只拿了一把電動剃刀、一把瑞士軍刀,就揚長而去了。
藏書多 ​​北大排第一
這些古舊文物雅玩也不僅是季羨林先生一人的藏品。 主要是字畫,有一部分就是師母從濟南帶到北京的,那口幾乎可以躺下一個大孩子的鐵皮畫箱,後來先生也一直用著。 很多人知道,師母彭女士教育​​程度不高。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師母出身於一個大家族。
季羨林先生的藏書數量巨大,在北大應該是可以排第一的。 其藏書的特色在於域外出版的冷門學術經典。 在瘋狂的“文革”歲月,季羨林的收藏自然也被抄沒了。 然而,最為難能可貴的是,由於季羨林先生的清華同學、多年好友胡喬木的關心過問,基本完好無損地歸還給了先生。
季羨林的收藏還遠遠不止這些。 啟功、鍾敬文、臧克家、吳組緗、週一良、饒宗頤、范曾、歐陽中石、劉炳森等一代俊彥,也經常以自己的作品,以及自己購藏的文物工藝品相贈。 這些藏品無論是在數量、價值上,即或是在價格上,都是非常可觀的。 季羨林先生有一個習慣,也使得他在無意中積累起很可觀的藏品:只要是有字的紙,一律不予丟棄。 至於季羨林先生自己的幾乎沒有中斷過的日記、大量的手稿書稿信札、書法,在今天自然也已經被很多人列入收藏品了。 季羨林曾將其所藏一批圖書、稿、字畫等物品捐贈北大。 (文/ 林明杰)
來源: 新民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