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新疆農民耕地5年翻出115件文物

 天山網

砍砸器:說明當時古聚落人有可能手工業比較發達。圖/博州博物館提供砍砸器:說明當時古聚落人有可能手工業比較發達。 圖/博州博物館提供石磨盤和石磨棒:說明當時古聚落人在從事農業加工。圖/博州博物館提供石磨盤和石磨棒:說明當時古聚落人在從事農業加工。 圖/博州博物館提供
都市消費晨報訊(記者趙梅攝影報導)近日,博州溫泉縣一農民將自己花費5年時間,在農田撿到的115件文物全部捐獻給博州博物館。 據悉,這些文物包括砍砸器、石磨盤、石磨棒、石臼等,自治區考古研究所相關專家初步認定,這批文物年代約在春秋戰國時期,距今2200至2800年,對研究北疆史前聚落人的生活、生產方式,以及經濟形態等具有很高的價值。
發現地:博州溫泉縣呼和托哈種畜場
年代:春秋戰國時期距今2200至2800年
5年尋到6箱“寶貝”
昨天,記者致電博州文物局了解到,無償捐獻者名叫單志政,今年42歲,是溫泉縣呼和托哈種畜場的一位農民。
單志政告訴記者,這批文物多數出自自家300畝耕地,其實,早在5年前,他在這片耕地周邊就曾撿到過7件文物,並捐獻給文物部門。 那次經歷,讓他得知,自家這片耕地很可能就是古人遺留下的定居點時,引起他對這片耕地的興趣。
“每年春秋耕地的季節,我會格外留意地裡翻出來的東西。”單志政說,尤其是看到形制特別的石頭,他會撿起來,看它們是否有打磨痕跡。 現在的他竟然能在很遠的地方就辨認出哪塊“石頭”是文物,哪塊不是。
有一年,縣里來了文物商販聽說他家尋到很多“寶貝”,找到他,並說願意出錢購買,單志政沒答應,“這幾年經常看電視、看書,知道文物是國家的,不能隨意販賣。”為了打發那些商販,他總說“寶貝”捐了。
文物商販雖然走了,但家裡的6箱“石頭”何去何從成了單志政的“心病”,“這些石頭在我這裡起不了價值。”單志政說,他最終還是決定,把文物全部捐獻給文物部門。
農田可能是古聚落人遺址
7月15日,聽說博州博物館要來溫泉縣呼和托哈種畜場進行文物展覽,單志政一大早就來到展覽現場。
博物館工作人員阿米染告訴記者,單志政叫他們去他家裡看石頭時,她以為是農民讓他們免費“鑑寶”,然而,來到單志政家,看到他把6箱石頭擺放在地上後,她和其他工作人員都驚呆了,“真沒想到,他家裡竟然珍藏了那麼多'寶貝'。”阿米染說,他們清點了一下,共有106件,憑藉以往的工作經驗,大家判斷這些文物年代約在戰國以前。
阿米染說,起初,工作人員以為要出錢向單志政徵集這些文物,沒想到,單志政說,“你們拿走吧,我不要錢,全部捐給你們”,隨後,單志政又帶著工作人員來到他家農田,“原來他家農田還存放了9件文物。”工作人員對這115件文物全部進行了認證登記。
據博州博物館館長李留仙介紹,像單志政這樣一次性捐獻上百件文物的農民,還是頭一次遇到,“我們準備向政府申請給他一些嘉獎,文物部門急需這樣的百姓支持”。
昨天,自治區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張鐵男說,經初步認定,單志政捐獻的這批文物年代應該在春秋戰國時期,而單志政家農田所在的位置,可能是史前聚落人(聚落是人類各種形式的聚居地總稱,且包括與居住地直接有關的生活設施和生產設施)留下的遺址。
“結合這批捐獻的文物來看,砍砸器比較多,說明當時的古聚落人有可能手工業比較發達,石磨盤和石棒說明他們在從事農業加工”,張鐵男說,近年來,考古人員在北疆的考古工作多是墓葬發掘,遺址發掘極少,“這批文物提供的信息,和這個遺址點的發現,對研究北疆史前聚落人的生活、生產方式,以及經濟形態等具有很高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