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北宋湖田窯青白釉刻花碗鑑藏

 信息時報

敞口、淺腹、圈足;通體施青白釉,足心內無釉,留有深色墊餅墊燒痕;碗心刻花,外腹刻重疊之蓮瓣紋。敞口、淺腹、圈足;通體施青白釉,足心內無釉,留有深色墊餅墊燒痕;碗心刻花,外腹刻重疊之蓮瓣紋。
青白釉瓷是目前最被低估的古瓷之一,它的被認可程度遠遠及不上它實際應該具有的歷史地位。 究其原因有三:首先是贗品衝擊。 其次是當代人對青白釉器的認識還不夠深入,至少對青白釉器在歷史中的地位的把握不夠準確。 更重要的原因是第三,也就是中國傳統審美概念在當下出現了認同上的斷裂。
第一個原因很好理解,因為當代仿青白釉器已經達到很高的境界,主要基地包括江西的景德鎮和南豐,以及福建北部等地。 這些仿品幾乎可以完全混淆了真和贗,即使是專家,如果不是花大量的精力去研究青白釉器,也難免“打眼”,這樣一來,“假作真時真亦假”,讓人望而生畏。
第二個原因也很清楚:青白釉是白釉的變異,唐代出現後逐漸為人所愛,五代到北宋這個歷史階段,青白釉器實際上是風頭最盛的陶瓷品種。 首先是生產的範圍寬,影響面大。 從現在的考古資料看,北到河南的鈞台窯、寶豐窯,中有江西的景德鎮、南豐窯,東南有福建的建窯、漳平窯、德化窯,南到廣東的汕頭筆架山窯,幾乎所有重要的窯場都在生產青白釉器,這麼廣闊的地域,這麼大的生產量,正好說明青白釉器在當時受歡迎的程度。 其次是產品本身的精緻和重要。 乾隆四十八年《浮梁縣志》記載:“(唐)武德四年,有民陶玉者,載瓷入關中,稱為假玉器,獻於朝廷,於是詔仲初等暨玉制器進禦”。 這裡面說的“瓷”,就是青白釉器,能與玉器相提並論,可見其精緻。 同書又記:“新平霍仲初,製瓷日就精巧,唐興素瓷在天下,仲初有名。”這裡說的新平為新平縣:“唐置,故城在今江西浮梁縣東北,開元間复徙置新昌縣,後改名浮梁”(據王雲五《中國古代地名》三聯書局1938年),也就是景德鎮的前身,而“素瓷”就是景德鎮產青白釉器。 如果這條記載屬實,那麼景德鎮產的青白釉器就是中國最早的貢瓷,比之則天朝的越窯秘色器貢瓷還要早。 此外,《宋會要輯稿》有載:“瓷器庫在建隆坊,掌受明、越、饒州、定州、青州白瓷器及漆器以給用。”同書又記:“宋太宗淳化元年七月詔'瓷器庫納諸州瓷器……”說明在北宋早期,饒州瓷器已經進入大內,供給宮廷使用。 如果這條也屬實​​,那麼景德鎮(饒州)所產的青白釉器就是最早的“御用瓷” 之一,比之徽宗時期的汝窯和北宋官窯都要早得多。 這些記載證實“饒玉”完全可以媲美甚至超越“五大名窯”,無怪乎現代有研究學者認為五代和北宋早期的湖田窯瓷器就是位列傳說中五大名窯之首的“柴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