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魯班經》:一本木匠的經書

2015年07月27日17:36 新浪收藏 微博 我有話說 收藏本文
1.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鼓架式”插圖1.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鼓架式”插圖2.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鏡架鏡箱面架式”插圖2.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鏡架鏡箱面架式”插圖3.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大方扛箱樣式”插圖3.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大方扛箱樣式”插圖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衣箱式”插圖萬曆本《魯班經》卷二家具部分之“衣箱式”插圖萬曆本《魯班經》插圖萬曆本《魯班經》插圖
文/陳桂湖
核心提示
王世襄先生評價《魯班經》說:“它是現今僅存的、出於工匠之手、圖文兼備、有關木工的一部古籍……是有關古代家具僅存的一份重要材料,對明代家具研究者來說,更是一部必讀之書。”
《魯班經》,​​托魯班之名,傳魯班木作之藝與木作之道,是木匠的經書,也是研究我國傳統建築和家具的必讀書。 舉凡研究建築和家具的學者,如劉敦楨、陳增弼、艾克、王世襄,都對此書非常重視,細緻鑽研並撰寫文章解讀、推薦。
王世襄先生說:“如果說關於房屋營造的傳世圖書有《營造法式》、《工程做法》那樣文圖對照、卷帙浩繁的煌煌巨著的話,關於家具,有文有圖的古籍,恐怕只有這薄薄一冊的《魯班經匠家鏡》(即《魯班經》)了”。 陳增弼先生則說:“《魯班經》是研究明代家具不可多得的重要文獻,應當很好進行整理、發掘,使之為今天的家具設計生產服務。”
古建築的典籍,舉世公認的是宋朝李誡編著的《營造法式》,《魯班經》則屬於民間木匠的職業用書,是記載古典家具製造的碩果僅存的一部古籍。 《魯班經》成書於明朝萬曆年間,正值古典家具的製作高峰,當時繪製、雕刻圖式的技術已有相當高的水平,所以書中清晰地描繪了三十四種家具的形狀,幾乎涵蓋了全部明代家具的內容。 因此,這本書對我們今日研究古典家具和指導家俱生產,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魯班經》的大致內容
《魯班經》全稱《新鐫京版工師雕斫正式魯班經匠家鏡》,又名《魯班經匠家鏡》、《魯班造福經》。 原書為故宮所藏,最早成書於明朝萬曆年間,到了崇禎時期又有新刻本,署名“北京提督工部禦匠司司正午榮彙編,局匠所把總章嚴集,南京禦匠司司承週言校正”。 《魯班經》屬集體彙編,集房屋營建、木工操作、家具製造、日用器物擺放之技術性的知識和木匠施工的吉時兇日、風水咒符、陰陽五行等內容為一體,涵蓋廣博,是木匠的全程“操作指南”。 全書共分四卷,其中文三卷、圖一卷。 簡介如下:
卷一的內容,從“人家起造伐木”始到“涼亭水閣式”止,以韻文口訣和詩歌的形式,敘述了堂屋、小門、門樓、廳堂以及王府宮殿、寺觀廟宇、祠堂涼亭等各種建築的建造法,並介紹了木匠從伐木備料、起工破木到動土平基、畫樣起屋、上樑拆屋以及砌地面等做工時應遵循的法則和注意事項,同時還介紹了魯班尺、曲尺的規格、圖式和使用方法。
卷二從“倉敖式”始至“牌匾式”終,介紹了建造倉廒、殿角、鐘樓、橋樑、牛欄、馬厩、豬欄、雞鴨鵝棲等附屬建築的方法和注意事項。 另外,本卷從“屏風式”開始,便是講家具和木器製作的內容,分別介紹了“屏、轎、床、桌、椅、凳、鏡架、面架、花架、鼓架、箱、櫃、燭台、香爐、香幾、茶盤、火鬥、浴板、招牌、牌匾、推車、手水車、踏水車等家​​具和木器的製法。
卷三又名“魯班經相宅秘訣”,介紹了房屋朝向、選位吉凶和相宅的72個例子。 其構成都是一張圖附加一首詩的形式,圖是畫了房屋的形狀和位置,詩則是對所畫各種房屋形狀和位置的解讀,圖文並茂,讀起來非常清晰。 例如本卷的第一張圖,是畫了一張把門造得很高的房子,看過去就覺得有點彆扭,所附詩曰:“門高勝於廳,後代絕人丁。門高勝於壁,其法多哭泣。”讀起來朗朗上口,使得這些知識容易吟誦、便於記憶。
卷四的內容為附錄,有“秘訣仙機”、“靈驅解法洞明真言秘書”和“魯班秘書”,介紹了一些符籙、咒語和許多鎮物圖形的應用。 如有“鶴神方位”、“喜神方歌”、“工完禳解咒”、“瓦將軍”、“泰山石敢當”等內容,這些內容特別為民間人士所重視。
神秘的“魯班尺”
《魯班經》中介紹了一種尺子,叫“魯班真尺”,通稱“魯班尺”,也叫“門光尺”,是古代木匠奉為金科玉律一般的工具,直至今日,仍見於用傳統方法修建房屋之時。 這種尺子很神秘,從一個側面顯示了《魯班經》的深刻和偉大,因此本文也略做一番介紹。
“魯般(班)真尺”一則在《魯班經》中的原文是:“按魯般尺乃有曲尺一尺四寸四分,其尺間有八寸,一寸準曲尺一寸八分。內有財、病、離、義、官、劫、害、本也。凡人造門,用依尺法也。假如單扇門,小者開二尺一寸,一白,般尺在'義'上。單扇門開二尺八寸在八百,般尺合“吉”上……皆用依法,百無一失,則為良匠也。”
文中所說的“魯般尺”,一尺等於曲尺的一尺四寸四分,之所以也稱“門光尺”,是因為古人認為按此尺丈量並確定門戶,可以避凶趨吉、光宗耀祖。 這種尺分為八寸,自成一種衡量單位,以八寸為一尺,每寸都有名字,分別是“財、病、離、義、官、劫、害、本(吉)” ,每“寸”又另分五格,每格用紅字或黑字寫上各種星相的名稱,是專門用來量定裁度門窗的一種用尺。
古人極為講究門窗的建造,認為這是房屋風水的一個關鍵所在,而測量門窗開設的方位長短,則必需用“魯班尺”來衡量最為合適。 同為明萬曆年間專講住宅堪輿的名著《陽宅十書》中記載說:“海內相傳門尺數種,屢經驗試,惟此尺為真。長短協度,凶吉無差。蓋昔公輸子班,造極木作之聖,研窮造化之微,故創是尺。後人名為'魯班尺'。非止量門可用,一切床房器物,俱當用此。”魯班尺是木匠祖師爺魯班“造極木作之聖,研窮造化之微”後所創,因此使用魯班尺安造門窗,歷來被木匠們奉為圭臬。 這把魯班尺,匠心獨運,造極精微,其中容納有“五行、八卦、洛書、九星、紫白”等術數理論,在今日看來,是一把極具神秘色彩的尺子。
三四十種家具的研究
《魯班經》卷二的最後部分記載了包含屏、床、桌、椅、凳、箱、櫃、香幾在內的三十四種家具,歷來為學者所重視,可說是研究明代家具難得的第一手圖文資料。
王世襄先生1980年曾在《故宮博物院院刊》上專門登過一篇名為《<魯班經匠家鏡>家具條款初釋》的萬字長文,對這些家具條款,逐條校正其中的錯字、漏字,並詳細解釋其術語和考證其家具源流。
在這篇極具學術價值的文章中,王世襄先生評價《魯班經》說:“它是現今僅存的、出於工匠之手、圖文兼備、有關木工的一部古籍……是有關古代家具僅存的一份重要材料,對明代家具研究者來說,更是一部必讀之書。”王世襄先生在文中還從八個方面講述了《魯班經》中的家具材料的可貴之處,例如:“它記錄了古代工匠敘述家具造法的、成套而又一定程序的語言”、“開列了多種家具名稱及其常規尺寸”、“講到了家具部位、構件、線腳、雕飾及工藝造法的名稱、術語”等,此不一一贅述。
另一位研究古典家具的學者陳增弼先生也非常推崇這份材料。 他說:“(《魯班經》)插圖這樣集中,家具形像這樣寫實,圖面這樣精美,在古代的文獻中都是罕見的……《魯班經》中的家具資料,對研究明代家具的斷代是極為重要的歷史文獻”、“《魯班經》關於家具的描述,絕大多數是關於家具構件的尺寸的記載。這些尺寸不同於一般不會操作的文人筆記中有關家具尺寸的記載,它是從家俱生產中總結出來,通過文字的記載用來指導木工的生產實踐的,因此是非常實際的,是可信的。”
《魯班經》的其他篇章,都或多或少帶有風水堪輿、陰陽五行等如今看來已難以理解的內容,而卷二從“屏風式”始至“牌匾式”止所記載的這三十四種家具,則相對整潔明了,多只是記載製作家具的尺寸和造法。 如禪椅式中說:“一尺六寸三分高,一尺八寸二分深,一尺九寸五分深(大)。上屏二尺高,兩力(扶)手二尺二寸長。柱子方圓一寸三分大。屏,上七寸、下七寸五分,出筍(榫)三寸(分),鬥枕頭下。盛腳盤子,四寸三分高,一尺六寸長,一尺三寸大,長短大小倣此(注:括號文字系王世襄校正)。”木匠們完全可以按照這個尺寸的記載直接製造出一款禪椅來。 因此,許多學者甚至認為,《魯班經》中最有價值的部分,就是這三十四種家具的內容。
結語:
《魯班經》是一部彙編的書,也是一部深奧的術數類書籍,其中陰陽五行、風水堪輿、八卦符咒之類的內容,難讀難懂,我們今天一般的學者甚至已無法窺其堂奧。
這本書以魯班作為書名,是對書中內容的自信和重視,也是對魯班的尊敬。 木匠奉魯班為祖師爺,是把魯班尊為聖人。 除了巧奪天工的發明創造外,魯班的事蹟和言論在諸如《墨子》和《孟子》等典籍中也多有記載,並稱其為“公輸子”,他與墨子、孟子坐而論道,確然一派聖者的風範。 古代諸子百家中並沒有“匠家”之一稱,魯班傳承不成其為一家,然而因為他創造工具、建造房屋、製造家具和兵器,其思想的理論基礎,是依從道家的陰陽五行的術數推演而來,因此人們通常是把魯班認作是道家人物。
古人書籍,基本不離“道”與“德”之兩字,即便是術數類的書也莫不如此,都要做到有經可據、有典可查,因此今日的人們若想真正讀懂《魯班經》,​​既需要有超越時代的價值觀視角,也需要對我國周易八卦、陰陽五行的學說有相當程度的掌握。
來源:《古典工藝家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