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村民江底打撈44根烏木警方稱應歸國家(圖)

 南方都市報

打撈上來的烏木打撈上來的烏木剛打撈上岸的木頭被放置在東江邊上。從江底撈出的這40多根木頭被初步鑑定為烏木,價值幾何仍未知。受訪者供圖剛打撈上岸的木頭被放置在東江邊上。 從江底撈出的這40多根木頭被初步鑑定為烏木,價值幾何仍未知。 受訪者供圖
南都訊記者祝勇惠東人林育東的木頭“生意”黃了。 他原本估計,自己僱人從東江惠城蘆洲段江底撈出的44根陰沉木估價應在50萬元以上。 6月28日,正與買家談判的他被村民舉報盜竊國家財產,此後陰沉木被警方暫扣。 經初步鑑定,這批陰沉木屬烏木。 警方介紹,依據民法通則,江底烏木屬無主埋藏物,應屬國家所有,但打撈者行為不屬違法犯罪,因此不予立案處理。 惠城區文廣新局有關人士表示,將對打撈者的打撈成本予以補償,且給予物質和精神獎勵。
出水:僱人江底打撈木頭55噸
惠州惠城區蘆洲鎮與博羅縣觀音閣鎮隔江相望,兩個鎮之間的東江江面上,40多歲的惠東人林育東開一艘渡船改裝的打撈船,專門在江面收集有價值的水面垃圾變賣。
2014年底,林育東從漁民劉某偉處獲得消息,劉的漁網在東江江底遇到些木頭,“每次都要下水去把網揀出來”。 2015年3月,林育東合計和劉某偉一起將江底的木頭撈出來。
此後,林育東與村民遊振芳共同出資僱潛水員打撈木頭。 在約2個月內,接連打撈出44根木頭。 “當時就覺得很激動,認為可能小賺一筆”,林育東對南都記者介紹,出水木頭剛上岸時約55噸重,比較大的三棵木頭被沉在岸邊,多數木頭被搬上岸。
暫扣:村民舉報警方介入調查
木頭被打撈上岸,林育東也開始四處尋找買家。 惠城區公安分局介紹,經調查,林育東等人將多數木頭放到了博羅觀音閣一側的岸邊。 6月28日,林育東邀請一家具廠老闆來看貨,林育東的渡船將對岸的一些木頭運到了蘆洲鎮的碼頭。
惠城區公安分局稱,正是在該碼頭附近,當地村民發現林育東等人與他人談判售賣木頭,村民認為江底木頭是國家財物,於是報警。 此後惠州惠城區蘆嵐派出所對林育東等3人進行調查,同時暫扣林育東等人運出來的木頭。
6月30日晚,兩輛貨車先後抵達惠城區公安分局辦案中心,一輛吊車先後將林育東等人打撈出的木頭吊運至地面。 南都記者當晚前往探訪,現場的蘆嵐派出所民警介紹,“裡面有一根木頭至少上千年,這是鎮里文化站鑑定的”。
當晚,蘆嵐派出所聯合惠城區文廣新局等部門押運41根木頭到辦案中心,昨日上午,剩餘3根木頭也被運來。
進展:省級考古專家將赴惠州鑑定
昨日上午,惠城區文廣新局局長劉少輝介紹,該局請到本地一些了解木頭材料的行家進行初步鑑別,初步判定為烏木,多數為樟樹樹種,縣區級的考古工作者也認為這些烏木被埋時間至少有幾百年。 “被埋年份是600年,800年,1000年,這些需要進一步鑑定”,劉少輝介紹,惠城區文廣新局已經向廣東省考古研究院報告這一發現,在正式函告程序後,後者將派多名專家到惠州進一步鑑定。
劉少輝介紹,“如果是烏木,就有經濟價值和考古價值,肯定屬於國家財產。如果經鑑定不是烏木,只是一般木頭,沒有什麼價值,是可以歸還給發現者的。”
他稱,有關專家已在電話中告知,應盡快對上岸的烏木進行保濕處理,“比如用棉被蓋住木頭”。
劉少輝介紹,政府將補償木頭打撈者的成本付出,另外也會給予村民和組織打撈者精神及物質獎勵。 至於木頭價值到底幾何,需省裡專家進行評估,如確屬烏木,則是東江惠城江段第一次發現烏木。
昨日,惠城區公安分局已將44根烏木移交給惠城區文廣新局。 媒體記者清點現場發現,烏木數量並不是此前公佈的44根。 惠城區文廣新局局長劉少輝回應,有4根古木因在岸上的時間較長,有1個多月之久,該局在接受時就發現這4根烏木已變質腐爛。 對此文廣新局已經拍照做了資料留存。 他還介紹,昨日傍晚,該局已用濕棉被覆蓋到烏木上進行保護。
劉少輝表示,待專家對古木的性質進行最終確認後,在專家指導下將對古木進行妥善保管,然後將古木保存在惠城區文廣新局下屬的陳列館展出。
釋疑
木頭為何被暫扣? 警方:無主埋藏物屬國家財產
林育東不解,自己和朋友出資約3萬元撈到的木頭,為何能被警方暫扣? 為何不能屬於打撈者所有?
昨日,惠州惠城區公安分局法制室副主任馬吉飛介紹,依據《民法通則》第七十九條,“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隱藏物,歸國家所有”。 埋在東江河底淤泥中的烏木,理應為無主埋藏物。 對這種埋藏物,群眾若發現後應當上繳,接收單位應當對上繳的單位或者個人,給予表揚或者物質獎勵。
馬吉飛介紹,警方根據上述法律對“有人盜竊國家財產”的報案不予立案,也不會追究林育東等人的責任,因為“他們沒有違法”。
昨日,林育東的朋友李先生也提供了另一種法律意見,稱烏木這類財產應視為無主物,而無主物的歸屬應適用法律的一般原則,即“先佔原則”:誰先佔就歸誰。
對此,廣東省凱揚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波介紹,《民法通則》遵循“凡是法律規定不屬於個人所有的,一律歸國家”的立法邏輯。 而無主物“先佔先得”的觀點即使到了訴訟階段,也較難獲得法官支持。
烏木在廣東少見嗎? 專家:廣東多條河流曾發現烏木
“樹種是否材質堅硬,是否有汛期或泥石流,是否有較多淤泥”,昨日,廣東省教育研究院地理教研員周順彬介紹,這3種條件是烏木形成的必要條件。 而在廣東,除東江外,北江、珠江等多條河流均有發現烏木的歷史。
周順彬說,烏木形成,需要樹種木質堅硬,“木質較軟,泡在水里容易腐爛”。 而在廣東特別是珠三角,不少河流沿岸都有榕樹、樟樹、龍眼、荔枝等質地較硬的樹種。 此外,廣東的河流汛期發生河岸崩塌及泥石流的次數也較多,這會造成整片樹林沉入河底。 最後,廣東的部分河流並不湍急,河床底部會有較多淤泥。 “淤泥能隔絕一些厭氧菌,殺滅被埋樹幹的一些細菌,同時卻保留原有的紋理和光澤”,周順彬稱。
烏木價值連城嗎? 價值尚待考古專家鑑定
昨日,有媒體用“價值連城”來形容上述出水的木頭。 但打撈者林育東介紹,他估計的情況是,這批55噸重的陰沉木可以以大概50萬元的價格賣出,但出價者只願開價10萬元。 林育東透露,家具廠商願意出價僅為一千多元每噸。
昨日,廣東省教育研究院地理教研員周順彬介紹,此類陰沉木在廣東並不少見。 不同材質的陰沉木價格不同,但總體上價格並不會特別高,“如果有較高的價格,也是市場追捧到一定程度”。
昨日,惠州惠城區文廣新局局長劉少輝介紹,對於這批陰沉木的價值認定,尚需廣東省考古研究院專家的認定,專家兩三天后可能抵達惠州。
知多D
什麼是烏木?
烏木又稱陰沉木,兼備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韻,有“東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稱。 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將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窪處,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樹木,在缺氧、高壓狀態並在細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經長達成千上萬年炭化過程形成烏木,故又稱“炭化木”。歷代都把烏木用作辟邪之物,製作成工藝品、佛像、護身符挂件。 古人云:“家有烏木半方,勝過財寶一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