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紅山文化:文明曙光的閃爍(圖)

 新浪收藏

牛河梁遺址第十六地點4號墓出土的玉人牛河梁遺址第十六地點4號墓出土的玉人牛河梁女神廟出土的女神像牛河梁女神廟出土的女神像牛河梁遺址出土的玉鳳牛河梁遺址出土的玉鳳
牛河梁遗址出土的勾云形玉佩牛河梁遺址出土的勾雲形玉佩
牛河梁遗址出土的勾云形玉佩牛河梁遺址出土的勾雲形玉佩
本報記者 杜潔芳
中華文明是如何起源的? 這一命題歷來為學者所爭論。 隨著一項項考古發現的問世,學者的眼界也在不斷拓寬,繼而出現“東西二元對立說”“中原中心說”等看法,直至上世紀70年代末,良渚文化和紅山文化的先後發現使考古學家恍然大悟,原來中華文明火花四射,猶如“滿天星斗”般璀璨。
這是一個新石器時代晚期分佈在內蒙古自治區東南部和遼寧省西部廣闊地域內的先民們創造的一種農耕文化,距今5000年至6000年。 1954年,考古學家梁思永和尹達為其定名為“紅山文化”。 自此,那個生活在距今5000多年前,有著大型祭壇、女神廟、積石塚,會農業耕種、精雕玉器的紅山人的生活在一代代考古學家的探尋中逐漸清晰起來。
2014年,距離紅山文化發現並定名走過了60年的光陰歲月。 60年中,關於紅山文化的研究越來越豐滿,新的考古發現也在不斷填充與改寫著以往的認識。
女神像:早期祖先崇拜
紅山文化以牛河梁遺址的發現最為引人注目,從而引發了學術界對紅山文化研究的熱潮。 牛河梁遺址坐落於遼寧省西部丘陵山區,位於建平和凌源兩縣的交界處。 這一帶歷代都是交通要道,如今北京至瀋陽的鐵路和公路都從牛河梁地區通過。 近幾十年來,牛河梁地區一直都有考古工作者的足跡。 上世紀40年代,考古學者曾在這裡採集到彩陶;60年代,這裡發現過漢代墩台;1979年,還發掘出三官甸子玉器墓。 但以往的發掘都只是蜻蜓點水,直到80年代初牛梁河遺址的正式被發現,紅山文化的面貌才逐漸得到全面揭示。
1983年,考古學家孫守道和郭大順率隊在牛梁河遺址玉器出土地點進行正式發掘,確定墓葬為積石塚性質。 從這一年開始,牛河樑的秘密一點點被發現,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女神廟。 女神廟是整個建築群中保存較好的一座主體建築。 廟為土木結構,完全不用石料,這和大量石灰岩構成的積石塚形成了強烈反差。 廟內堆滿了遺物,除了坍塌的牆面,屋頂殘塊以外,還有大量的人物、動物塑像和陶質的祭祀用器。 但是,驚喜往往都是在不經意中出現,女神廟主室西側,考古人員發現了迄今為止我國唯一一個接近真人大小、用黃黏土摻草禾塑成的女神像。 考古學家認為,這是一個神化了的祖先形象,這一發現可以表明這一時期的原始宗教已經由自然崇拜、圖騰崇拜發展到了祖先崇拜。
玉器:證實了“以玉事神”的記載
除了女神像,考古學者還在牛河梁發現了規模宏大的祭祀禮儀性建築、成組的女神像和以龍、鳳、人等為題材的玉器群,毫無疑問,這裡已形成一處史前宗教聖地和政治中心,表明紅山文化以高度發達的原始禮制與神權,跨進了古國時代。 幾千年來,龍與鳳一直被視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象徵,而牛河梁遺址同時發現了玉龍與玉鳳,不能不令人嘆為觀止。 而白玉豬龍的出土,則被看做紅山文化玉器之代表性器物。 它通體厚重、製作規整,是已發現紅山文化玉豬龍中最精緻的一件。 其造型雄渾粗獷,充分體現出紅山文化玉器的藝術風格與時代氣息。 這種具有豬首蛇身特徵的龍形象,是紅山先民創造的一種抽象化的神靈。
對於紅山文化的玉器,牛河梁遺址發掘領隊、遼寧省文化廳原副廳長郭大順認為其意義非凡。他在《紅山文化考古記》中說:“古時,士大夫作為民族文化的傳承者,均佩戴玉器,玉器在知識階層的精神生活中佔據著相當重要的地位。這些文化傳統都不是偶然發生的,總有它的源頭所在。我們從紅山文化出土玉器的情況來觀察,玉在當時已經不是實用的物件,而是被賦予了思想和精神的器物。紅山文化玉器極具區域特徵,與中國文化傳統密切相關。集中表現為玉與禮的關係上。”王國維對“禮”字有一個極有見地的解釋:“禮”為“以玉事神”,即說明“禮”字的原意為以玉通神之意。 紅山文化和良渚文化玉器的發現,一再證明著王國維的觀點。 其中,以紅山文化最為典型。 郭大順說:“紅山文化的玉器主要不是財富佔有的顯示,也不限於表現等級差別,而是有其特定的實用功能,這就是作為通神的工具。紅山文化玉器中多見神化動物為題材的器種,同種玉器又常成對出現,這些都表明玉器所具有的神器性質和功能。古史關於'以玉事神'的種種記載,說明古人也是一直把玉器作為通神工具來對待的。紅山文化對玉器的隨葬習俗揭示出了其中的奧秘,這就是紅山文化的'唯玉為葬'。”
建築:古人已有天、地、人的觀念
除女神廟外,牛河梁遺址還發現了祭壇和積石塚。 積石塚一般都是用高30厘米、長40厘米、寬20多厘米,經過打製的大石塊砌成的,有方形和圓形兩種。 每座塚的佔地面積都相當大,一般有三四百平方米,最大的達1000餘平方米,平均的壘石高度在1米以上。 每座積石塚內,一般都有數十人列“棺”而葬。 塚內往往以一二座地位尊貴的大型墓為主墓,周圍或上部附葬多座小墓。 墓內隨葬品多玉器,有豬龍形玉雕、勾雲形玉佩、玉璧和玉龜等,種類和數量隨墓的大小而異。 從墓的大小和隨葬玉器的多少看,氏族成員的等級分化已很嚴格。 牛河梁遺址中的祭壇建築有方有圓,方圓結合,或前方後圓,或方圓依次疊置,基本上是下方上圓。 考古學者認為,這樣的建築佈局已是天圓地方觀念的反映。
過去,一直認為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是華夏曆史的源頭,紅山文化只是一個分支或者是一種長城南北“混合文化”。 可是隨著紅山玉器的進一步考定,特別是牛河梁遺址的發現,考古學者把史前文化的研究重點由黃河流域向北轉移。 紅山文化在我國文明史上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具有中華五千年文明發源的性質。 但是紅山文化的研究遠不止於此,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原常務副所長徐光冀提出,紅山文化目前發現的大多是祭祀遺址,下一步應該更多地去發現居住址,因為這對了解當時的社會組織很重要。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趙朝洪認為,近些年發現了大量紅山文化相關考古材料,但是其開始的時間、整體的面貌等問題還需要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