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0日 星期六

~誦咒規則~



摘錄於:寧瑪巴本尊生起教授——無二雙運明穗要解  
  
        
語唸誦瑜伽的第五部分是開示誦咒的法規,行者在誦咒時最重要是安住於身、語、意三種瑜伽三摩地中。
        在身印瑜伽中己經說過行者自身成本尊及認持這種觀想的三要門,當我們於本尊觀得自在後,便要令心專緣於咒字之上,在咒字移動時自心應住於明覺之境。

        令心專念安住於咒字、咒音及其他修持的要點中是極為重要的,能遣除戲論妄念專注觀想,明覺rigpa便會現起。
    
        在許多教授中皆說到在誦咒時要遠離散亂,現在我們還會見到一些上師即使處於何時何地,也是雙唇微動,唸唸有詞地誦咒,這是因為他們已經證得遍淨智 dagparabbyams,他們唸唸皆是圓滿清淨。 雖然我們或認為這些上師會視我們為弟子,但事實這些上師是將我們視同「金剛上師咒」vajra guru mamtra(即蓮師咒——譯按)等真言咒字一般。

        他們了知我們的語言為真言,了知彼此的心在根本智的廣大法界中全沒有分別,他們常住於明覺之境中永不散失,不管在談話,飲食及誦咒時悉皆相同。

        若我們達到這種階位便不需要繫心於修持,因為修行己變成毫不勉力造作的事情,生、圓二次第在這種階位中皆全圓滿成辦, 行者只需要覺受這種果德,並不造作地令智慧顯現,但當我們的心出現散亂時,這就必須要導心返回修習的次第上,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來作任持明覺心修習,在我 們證得無求無作之果前,修行中所造的一切便是調練。

        誦咒時即使有些微的散亂,我們的修持便會一無所成,儘管我們是處於圓滿建立本尊瑜伽之境,已經生起本尊中圍及儀軌的每一支分,但是這種努力也會完全白費。

        不論我們要成辦的是哪一位本尊或某種修持,也不會有任何成就或獲得任何力量。雖然在這種情況下誦咒也能減少我們的語業障礙,但卻絕對無法達成我們希望從儀軌中所獲得的效果的。蓮花生大師曾言:

   「若由散亂心    事修金剛誦      雖久經一劫    然亦不得果」 
   
        這種說法並不奇特,正如我們和人家交談時不面向對方,反而到處東張西望,便不能明確表達自己的意向,目光或身體的接觸能令你的談話成為有意義的交流。

        同樣假如我們以散亂的心來誦咒,便不可能領會得真言的本性,這樣又怎能期望會取得成果?我們只是在遊戲罷了。 論中隨即談及以念珠誦咒之法,第二佛陀蓮花生大師復說:
  
  「增益咒數之念珠    珍寶所成為最上      中為樹木果實種    土木石藥所成者      皆為念珠之下品」
    
        以硨磲貝、土、鐵、木或樹、果實、種子所造的念珠特適用於息災事業儀軌;黃金念珠用於增益事業;懷愛法以紅珊瑚珠為最上;  降伏法則以鐵及綠松石的念珠為佳;天珠石dzi及其他寶石所造的念珠則可用於任何世間事業法中。     又增益法應用黃石所造成的念珠;懷愛法可用洛東lot ton種子(一種果實中的細小黑色圓形種子)作為念珠;羅剎珠raksha則用於降伏誅法;菩提子念珠則適用於一切修法; 菩提木的念珠用於息法;深紅色的念珠用於懷法;桃木珠用於誅法;牙質的念珠特別是象牙珠則適合於一切事業修法;石珠用於增法為佳;藥物念珠則適用於誅法。

        以多種不同的寶石所串成的念珠雖然適合用於一切修法,但是除非你們能知道怎樣將各種不同的念珠如法組合串連,否則我建議你們還是不要嘗試去製造這種念珠,以免招感不善之果。

    論中接著是解說使用各種念珠所產生的不同利益。在一般的情況下,鐵珠每次可增長唸誦所積的功德一倍;以銅念珠唸誦每次可增長四倍; 羅剎珠增長二千萬倍;珍珠念珠增長一億倍;銀念珠十萬倍:紅寶石念珠一億倍;菩提子念珠則可令一切息、增、懷、誅的修法增長無數倍功德。
    
        我們更要清楚認識念珠的表義及穿線之法。穿珠的線唯以三股、五股或九股之數搓捻而成,此外別無餘數。

        三股線表三身;五股線表五佛,九股線表九乘。珠首上師珠由三枚念珠所組成,表三身及三金剛, 在最外面的一枚以青藍色的寶石所成,表勝義不動心慧「金剛意」;中間的一枚是紅色表「金剛語」;最內的一枚是白色表「金剛身」。
    
        行者的念珠應先由其上師所加持,而自己亦要常常加持念珠令其充滿力量。 在我們用念珠持咒之前,必須把力量貫注於珠中,以引生真實的利益。

        取念珠前應潔手漱口,並可用檀香油塗抹 於珠上,然後自成本尊身,以念珠盤繞於左掌中,珠頭直立置於中央, 再誦觀空咒:「嗡梳巴哇舒打沙哇達爾瑪梳巴哇舒多杭」Om Swabava Shudda Sarva Dharma Swabava Shuddo Ham,將一切法轉化為實相空慧,此真言能清淨轉化一切不淨的見解為空慧。
  
        於空性中念珠的珠首現為中圍主尊,其餘的念珠則現為眷屬天眾,這部分是觀想誓句尊的修法。然後要迎請智尊,就像儀軌中所修持的一般,行者先迎請智尊降臨並勾召智尊融入誓句尊中。

        我們要召請智尊從其淨土來臨面前虛空,然後再融入念珠之內,堅固安住於其中。這樣念珠的每一部分即轉為圓滿的中圍壇城,一切主尊、眷屬、蓮座及種種莊嚴、手幟、顏色等皆具足於念珠中。

        用這種方法來加持念珠,可令我們所唸誦的任何真言其每一個咒字皆增加十萬倍,而且更能感生善妙之果,所以這種修法極為重要。
    
        我們的念珠不單表徵本尊之身,還表徵著本尊之語。以百字明咒為例:珠頭是表咒首的「嗡」字,而餘下的念珠則代表其他的咒字。蓮花生大師有言:    「何時持誦息災咒  
 應於食指端撥數      誦增益咒用中指    若為持念懷愛咒      共用拇指無名指    降伏猛咒以小指」。
    
        行者只可用左手撥數念珠,除了在某些降伏法中,才會罕有地使用右手。在某些論典中雖亦有說雙手共用,但卻不會僅以右手撥數念珠。
    
        不論我們作息、增、懷、誅或任何的修持,要常把拇指想為能勾召種種力量、本尊及加持的金剛鉤一般,這樣亦會易於以拇指撥動念珠。

         雖然此論未加詳說,但是在一些廣大的教授中,卻有教示在作某些修法時應如何過珠的方法。譬如在一些降伏修法中,我們便要用雙手急猛地撥動念珠。
    
        以下所說是不使用念珠時如何保護處理的方法,這是蓮師所親口傳授的。

        若行者所用的念珠是曾為眾大德、自己的上師及經本尊修法多次加持的話,這念珠便應與我們形影不離。行者要守持金剛念珠不離身的根本誓句。
    
        關於使用念珠的支分誓句甚多,但這裡僅談及一小部分:念珠不可遠離體溫;切勿將秘密金剛念珠展示人前;不可交予他人之手;不可隨處擺放或交託他人保管;不可被破犯三昧耶者或與反對自身的信仰者所觸摸。

        在誦咒時才可以手持念珠,其他的時間不可以無聊地搓弄念珠,更不可用你的念珠占卜或計算金額。

        對念珠要常存有敬意,要把它秘密收藏不可以公開向他人展示炫耀;不可以放置低處更絕不可放在地上;
不應為了裝飾或無意義地配戴念珠,若行者能守持使用念珠的誓句,一切所求定會如欲成辦。

        以上這些教授只是對向常被加持的念珠而說,如果是一串未曾被加持及對於自身修行沒有用處的普通念珠,你們才可任意把玩。
    
        保護念珠不受惡人所染污極為重要,若其被那些破犯五逆大惡者的手所觸及,那即使是菩提子或黃金所造的特殊念珠,亦將不會對人有利, 行者的一切所求亦難以如願達成。又念珠若被屠夫、破壞金剛誓戒者、殺人兇手或盜賊所觸,便無法有益於行者。
    
        由於不清淨的來源而獲得的念珠或有某些損壞不全的念珠即不應使用。 經過多次加持及供養本尊的念珠,雖或會增添光澤,但也絕不可以因此而將它變作私人的用途。

        若念「這串念珠曾獲加持,我要據為己用!」便是一種極壞的念頭,盜取或轉售這樣的念珠是極大的過惡。

        念珠的數目多於或小於一百零八粒皆不宜採用;若曾為火燒;被獸畜跨越;為鼠所啃的念珠均不適合使用。

        如果我們的念珠有這樣的問題,便會損滅金剛唸誦的功德,所以要捨棄這種念珠,因其效用己失。     上師寶(Guru Rinpoche即蓮花生大師——譯按)傳出此法並不是教我們貪執自己的念珠,不讓他人觀看。

        蓮師傳出這種教授是因為作為一位金剛乘的行者必需要有一串清淨的念珠來修持金剛唸誦,行者要將念珠觀想為本尊及其眷屬中圍。

        金剛乘的行者應以念珠作為皈依的根源,由此取得世間及出世間的力量加持,所以我們方被教導用這些方法來依止用念珠。
    
         以下一段是有關於持咒的正確方法,誦咒不可太快以令咒音混淆一起,含糊不分,但是也不可以過於緩慢,要以平和的語調唸誦真言,每一字的發音皆要極為清楚分明,讓自身悉能聽聞。

        咒字與及音聲不要有任何增減遺漏,唸誦的聲音不要過大或過少,在誦咒時不可與他人交談,不可前後夾雜唸誦不同的真言,不可散心唸誦。 
   
         假如在誦咒期間必須與他人交談數語,那行者說一句話便要退撥四珠,所以若作詳談的話便要重複補念多次。誦咒時若咳嗽要退撥五珠; 呵欠退回三珠;噴嚏則退撥一珠。有時人們雖然在誦咒,但是其唇舌卻幾乎全不移動,這並不是正確的持咒方法,所以在誦咒時最好絕不要犯上這些毛病。
    
        在誦咒時若能兼持柔和寶瓶氣便最好不過,這種修法是引命風下降並攝持於臍間,而心念則專注於咒字的形相及音聲上。

        雖然這種修法能遮止一切妄念,但是要在我們獲得風瑜伽Lung的教授後才可以嘗試進行。

        有一些金剛唸誦在持咒時是不令發聲,僅以心念專緣咒字,因此又名為意誦(有譯為(意持)——譯按)。

        在行者各自所修儀軌的註釋中會明說其特殊的持咒方法,所以我們只需依循儀軌的教授而行。

        我們應清楚平穩地誦咒,不要太強太弱,過緩或過急,要以自身能聽聞的聲音用頗為快捷的速度持咒。

        就初學者而言,這是求取最大的加持及果德的最勝方便。雖然最好是能知道攝持風息的方法來修習意誦,但我們不必現在就馬上從事這種修行, 因為若我們現在便專修意誦,便不能學習如何發聲唸誦。由於我們的心念不斷流散,那又如何期望意誦能產生成效。
    
        行者要結合音聲,字形及語門的力量來調伏自心,散亂失控的心會有礙行者住於圓滿平和之境,令一切調心的努力白費。

        持咒能有助行者的心念回覆其殊勝的功德,但無論如何修法必須真誠正意,有許多行者雖然手撥念珠,閉口不語,貌似修持意誦,但是若要求他們發聲唸誦心中所持的真言,他們卻沒法做到。

        又有一些西方的學人常說:「我不喜歡唸誦真言,我只以心來修持!」可是他們卻沒有能力遣除散亂妄念,令心能安住一剎那,這樣又如何能以心力來修持?

        他們雖像瑜伽師一般正襟危坐,但事實上只是在常斷二邊中徘徊。處於這種層次便極難修持無分別定,證得如理果位,所以持誦真言是極為要緊的。
 唸誦數量   
        語唸誦瑜伽的第六部分是關於積聚咒數的方法。行者要怎樣才能知道已念滿一種特別的真言?一般而言我們應該計算咒數,直到取得某些共悉地或最理想直至我們證得不共悉地為止,這是最好的方法。

        設想若我們在肚子極餓時,會不會吃至飽足方止?同樣若我們打算到三藩市旅遊,便要去到目的地為止,我們不會達到一半路程就感到滿足。

        同樣道理我們在誦咒時,心中已經懷有一個特殊的目標,就是要證得不共的悉地—佛果。所以應明白到在達到目的或最低限度也要獲得某些明顯的進步前,繼續保持真言的唸誦。
  
        從教理的角度或就一般的說法而言,我們要將心咒中的每一個咒字念滿十萬次才可說得上成辦自己的不共本尊,這已是最低的數量。

        例如在金剛薩垛,便要唸誦此真言的一百字各十萬遍,而且這只是中圍主尊的咒數, 在一些廣軌中更規定行者要唸誦中圍中各眷屬本尊的真言,若唸誦中圍主尊的真言十萬遍,必要同時唸誦其他眷屬諸尊的真言一萬遍; 假若主尊真言唸誦一萬遍,那眷屬諸尊的真言便要唸誦一千遍。傳統上為了修補在作十萬遍真言唸誦時所必然犯上的過失,故行者當圓滿十萬遍真言後,還要額外加 念一萬遍,同樣若行者唸誦一萬遍真言,就要加念一千遍。我們必須要常時修習此法,金剛唸誦修法的開示到此結束。

--摘錄於:寧瑪巴本尊生起教授——無二雙運明穗要解嘉初仁波切傳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