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淺談青銅鑄幣環錢歷史


圜錢是戰國中晚期的青銅鑄幣,是一種進步的鑄幣形式.最早的圜錢產生在政治經濟制度較為先進的魏國.如面文「垣」、「共」字等.這種形式的錢 幣,比起「布幣」、「刀幣」來便於攜帶,也便於互相接受,符合商品交換發展的需要.它的出現在錢幣興起上就有了一種新的鑄幣體系,在戰國時期為各國先後所 仿鑄.先是趙國、秦國仿鑄,後有齊國、燕國仿鑄.圜錢迄今發現有十餘種,藺、離石圜錢屬趙.藺和離石地區是秦國、趙國、魏國爭奪之地.戰國大部分時期內, 這兩地都屬趙,但也一再為秦所佔.
  
史書記載,在趙成侯、趙肅侯至趙武靈王統治時期,秦國屢次攻擊藺和離石.《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成侯二十四年(公元前351年),「秦攻我 藺」.又載:趙肅侯二十二年(公元前328年),「張儀相秦.趙疵與秦戰.敗,秦殺疵河西,取我藺、離石.」再後又記載:趙武靈王十三年(公元前313 年),「秦拔我藺,虜將軍趙莊.」可見這個地區戰爭之頻繁.
  
在趙武靈王十三年秦攻藺時,正當秦惠文王十二年.《史記·六國年表》說:「樗裡子擊藺陽,虜趙將.」《史記·秦本紀》也記載:「庶長疾攻趙,虜趙將莊.」這兩處記載與上述趙武靈王十三年秦攻藺都說的是同一事件,只是《史記·秦本紀》未提「擊藺陽」而已.
  
藺、離石因為距秦很近,因此一再受秦國的攻擊和佔領,差不多十幾年就有一次.秦國在軍事上的不斷攻佔,必然會對商貿活動產生影響.因此,也可以 說藺、離石兩種圜錢是在直接受秦國圜錢的影響下鑄行的.也有人認為,它們是在公元前228年秦將破趙軍、入邯鄲、趙亡後所鑄.
  
趙國本來是刀、布幣並行的地區,曾出有「尖足布」、「方足布」、「圓肩圓足布」和幾種直刀.藺和離石兩種圜錢的形制——圓形圓孔,有外廓,也表現出嬗變於趙鑄的「圓肩圓足布」.
  
趙國的布、刀、圜錢都有帶「藺」字的.但是藺布較多,刀和圜錢則罕有.藺字,在布、刀、圜錢上都寫作「焛」,這個字在金文簡書和其他先秦文字中未見.錢幣上卻保留了此字,值得注意.
  
關於「藺」字圜錢,過去錢幣界有一段遺聞.民國八、九年時,錢幣學家鄭家相在直隸省(今河北省)財政廳任職,寓居天津,與錢幣收藏家方若來往較 密.有一次鄭家相在一個古玩店舖裡,見到一枚藺字圜錢,銹色已無,文字也不清晰.店主要價20元,鄭家相還價,用10元錢購得.他問店主:方若先生是否見 過此錢?店主答:他早見過,但不願意購買,否則,10元你怎能買.第二天,鄭家相持錢去見方若.問他,見過此錢沒有?方說:我見過,是偽品,不然我早就買 了.鄭家相說:我看此錢,綠色雖無,但銅色甚古.文字雖不清晰,但精神尚在,決非好事者能偽作.方若不信.過了一個月,方若去北京,回來時,得藺字錢左右 文各一枚.訪鄭家相時,說,為此兩枚錢花了600元,叫賣主敲了竹槓.問鄭:你那一品還在嗎?可以拿出來比較一下.鄭家相揀出那枚藺字錢一看,與方若得的 那一枚字在右者雖有精粗之別,而製作工藝則相同.這樣,才斷定鄭家相的那一枚也非贗品.
  
藺、離石兩圜錢,顯然比藺、離石布錢鑄行得晚,除離石沒有方足小布外,藺字在「方足」、「尖足」、「圓足」、「平首布」錢中都有,而以「方 足」、「尖足小布」為最多.藺、離石圓足布錢為趙國邊邑所鑄,後被魏佔有,所以又鑄行了方足小布,後被秦佔領,先出現藺、離石圓足布,後鑄圓錢.藺與離石 圜錢迄今發現不多,說明這種圜錢鑄行的時間短暫,並且在布錢之後鑄造.
  
與藺、離石圜錢相近的還有皮氏(本屬魏邑,公元前270年被秦佔)、平原(河南濟源西北,本屬魏邑,大概公元前242年秦建東郡時已歸秦)、濟 陰(公元前290年魏獻河東400里,濟陰歸秦,公元前257年魏國的信陵君與趙得勝,收復河東,秦再度取河東已在戰國末年)、封坪(今陜西浦縣境,本屬 魏邑,與洛陽同時歸秦,鑄此錢應在戰國末年,沒過多久就停鑄了,所以後世遺存極少)、武安(河南武安西南,公元前259年秦派王義攻取,武安入秦)、黍垣 一釿、漆垣一釿(為一地所鑄.戰國時漆垣為魏國的西河之外,公元前296年,齊韓魏聯軍攻秦,秦還魏河外二地.公元前290年,魏又獻秦河東地400里, 漆垣又入秦)等圓孔圜錢.
  
圜錢中還有安臧錢,安臧圜錢可能是受秦影響或秦佔領王畿後出現的錢幣.此外尚有西周、東周兩種圓孔圜錢,錢直徑2.5釐米,為戰國時的小國東西周所鑄,也可能是秦吞併東西周以後出現的地方錢幣.
  
從以上論述的情況來看,有幾種跡象值得注意:一、除魏國的垣、共字圜錢外,其餘的圓孔圜錢均在戰國末一二十年內鑄行.二、上述圜錢上的文字多為 城名,多在黃河中流以東的汾水流域,黃河以西的洛河流域,以及黃河以南的伊洛河流域,恰是當年秦和周王畿及趙、魏接觸的地帶,看來在這個時候趙國已經把中 山國佔領.三、上列圜錢除垣、共兩種圜錢外,其餘很稀少,有的迄今還是孤品,可見距離秦國統一六國改革幣制的時間不會很長.四、出土最多的是垣、共字兩種 圜錢,特別以垣字圜錢出土居多.圜錢總的出土量很少,在戰國時期的幣制中,僅是一個小小的體系,,但它是戰國中期以後各地經濟聯繫更為緊密、商品交換更為 頻繁、貨幣日趨統一的主要發展標誌,它也是一種承上啟下的重要的貨幣形式.


來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