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 星期六

天啟瓷一鳴驚人 拍出1232萬元


天啟朝米萬鐘制青花洞石花卉出戟觚2010年拍出1232萬元. 天啟朝米萬鐘制青花洞石花卉出戟觚2010年拍出1232萬元.
以斗彩為代表的成化瓷,以青花為表率的永宣瓷,以戧金為特色的嘉靖五彩是明代瓷器的三甲,然而,除了這三甲,在不問朝政、埋頭於做木匠活、自願出租權力給宦官魏忠賢、加速了明朝滅亡的天啟皇帝時代,景德鎮的瓷器也有著鮮明的特色.
   
富商及文人成為新庇護人 開闢景德鎮瓷器詩畫裝飾先河
  天啟時期官窯的突然停燒,讓這個經歷了200餘年以官窯為中心的窯場失去了指路人,面臨著資源枯竭和失去了最大的皇家客戶———創造瓷器輝煌的庇護人和贊助人的問題.
  
而還有一個大的問題就是式樣的來源.200多年來,景德鎮官窯瓷器往往是由皇家提供式樣,民窯瓷器多是跟風,或是對皇家樣式稍作修改而已,從來沒有擔心過現代人所說的工業設計.到了天啟朝,民窯自身不得不擔負起從設計到製作的全過程了.   
  
景德鎮在沒有官窯的情況下開始尋找自己的紋飾,恰好在萬曆年間,民間開始流行畫冊,而距景德鎮不遠的新安就是刊行畫冊的重要地點.天啟年間比較 著名的畫冊包括了各種花草鳥禽等等,這些畫冊的內容就是景德鎮瓷器裝飾新的來源.這些適合不同口味的瓷器裝飾情趣,帶來了新瓷器的曙光.
  
2010年,一件天啟朝米萬鐘制青花洞石花卉出戟觚在拍賣會上以1232萬元的成交價創造了明朝民窯瓷器之最.難以想像,名不見經傳的天啟瓷器一鳴驚人.
  
官窯停了,富庶的江南商家和遊手好閒的風騷文人挺身而出,取代畫家成為了景德鎮新的庇護人,他們開始大量訂製瓷器.
  
文人必有文人的喜好和怪癖.沒有詩的畫只能作為裝飾用,畫意好卻無詩情,而天啟瓷則開闢了景德鎮詩畫裝飾的先河.
  
器型變化無常,出現了四方、六方、八方面體
  天啟之前的瓷器除了一些文房用瓷之外,一般都是以圓形為主,而且基本都是對稱的.這當然與瓷器使用軲轆車成型有關,而更主要的是與大家的審美取 向緊緊相連.到了天啟朝,可能與外來影響有關,一大批日用瓷器出現了四方、六方、八方面體的形狀,還有扇形、馬形、兔形、山形、琵琶形、桃形、菱形等各種 形狀的瓷盤.更為出奇的是,有些甚至把盤子彎曲成半平半豎的形狀.林林總總,有時候甚至讓人感覺,這些瓷器並不是國內生產的.
  
立件來說則有水桶、提籃盤.這些瓷器製造複雜,一般都要借助手工捏塑成型.這些器型怪異的瓷器在日本及東南亞地區保存有不少,而且都有其相關的 用途.在餐桌上,形狀不一的盤碟用來盛放各種不同的食物.一般來說,這些器型怪異的瓷器瓷胎都比較粗,有一定的份量,與之前那些追求薄而細的瓷器來說有些 趣味不同.凹凸不平的釉面、笨拙而又變化無常的形狀,如果與佳餚相配,這種粗大明反而會給人一種拍手叫絕的感受. 
  
原料枯竭,新的瓷土質量不太好,出現脫胎暴釉
  根據刊行於崇禎十年的《天工開物》記載,萬曆之後,麻倉土枯竭,景德鎮不得不在鄰近地區尋找新的瓷土原料,比如用高嶺的瓷土加上開化(祁門)的 糯米團.但是由於質量不太好,胎和釉的收縮率不同,在器物的邊沿常出現脫胎暴釉的現象.還有可能就是釉的流動性比較大,瓷器普遍粘沙.出窯就暴釉、粘沙, 現在看來是次品,可是在當時的景德鎮盛名之下,奢侈品的瑕疵或許都成了一種風情.時過幾百年至今,仍然有人愛得深切,模仿之人從未中斷過.而這個模仿又是 難上加難,誰都沒有仿製成功,讓這個風情更顯得難以捉摸.
  
粗大明,有人詆毀,有人卻愛得難捨難分.細細品味,追其原因,原來這與茶道的審美觀緊密相連.茶道起源於我國宋朝,深得東瀛人的愛好,綿延千年 至今依然是修行養生之道.茶道推崇「冷、凍、枯、寂」,繼水吉的建窯天目盞之後,天啟瓷器的瑕疵竟然與茶道不謀而合.閉上眼睛設想一下,席地正坐在暗暗的 小茶室裡,高砂瓶(天啟瓷裡最為著名的仿龍泉花插)裡插上一枝野花,天啟的火種罐、水罐、手巾罐有序地擺在面前,手捧一個盛有濃綠粉末茶水的黑色天目盞, 的確會使你遠離塵世的喧噪,感受到那種心無雜念的枯與寂.


來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