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吉語錢:蟾宮折桂才能雁塔題名

 和訊網

蟾宮折桂和雁塔題名蟾宮折桂和雁塔題名蟾宮折桂和雁塔題名蟾宮折桂和雁塔題名
周志新
一年一度的高考再有一個多月就正式開考了,作為決定眾多莘莘學子人生道路的高考在民間歷來被與傳統的科舉考試相提並論。 在筆者收藏的眾多花錢中,有這樣一枚特殊的吉語錢,其文字分別為“蟾宮折桂和雁塔題名”。 這裡,筆者將其文字進行一番解讀,與大家共賞。
在科舉時代,稱考取功名為“蟾宮折桂”。 “蟾宮”本指月亮,古人認為月亮中有一座清冷的宮殿—廣寒宮,宮殿邊上有一棵巨大而神奇的桂樹,一隻玉兔以桂葉、桂花、桂皮為原料在這裡日夜搗藥。 那麼月宮為什麼又叫“蟾宮”呢? 據《續漢書·天文志》記載:“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嫦娥竊之以奔月。將往,枚筮之於有黃,有黃占之曰:"吉,翩翩歸昧,獨將西行,逢天晦芒,毋驚毋恐,後且大昌"。嫦娥遂托身於月,是為蟾蜍”。 嫦娥因為偷吃了不死藥,背叛了丈夫而遭天帝懲罰,化其為蟾蜍的。 因此後世便以蟾蜍、“銀蟾”代表月亮,在當今傳世的戰國、秦漢時期的石刻圖案中,我們就常常能看到蟾蜍的形象。 “蟾宮”即由此得名。
“折桂”在我國科舉時代指代的是登科及第。 這個典故出自西晉時的邯詵,當年他被舉為賢良,對策為第一名。 武帝曾問他“卿自以為何如?”詵對曰:“臣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枝,崑山之片玉”。 自此,後世便有了“折桂”之語。 唐溫庭筠有“猶喜故人先折桂”之句。 此外,古代中狀元又稱“題仙桂籍”。 在《王魁負桂英》的愛情故事裡,王魁得中狀元後,以敫桂英為娼女,不配作自己的夫人,便不再回桂英書。 桂英作感傷之詩曰:“上國笙歌錦繡鄉,仙郎得意正疏狂。誰知憔悴幽閨客,日覺春衣帶係長。”可為“仙郎”之註腳。 所以,這枚花錢錢既可祝頌登科及第,也可祝頌婚姻。 因為封建科舉時代,“及第”多與婚姻相聯繫。 有些地區直接把男子結婚稱為“小登科”,視新婚的幸福僅次於中狀元。
錢幣背面的“雁塔題名”也是一個典故,指在新科進士們要統一在大雁塔內題名留念。 雁塔,是唐代長安(今西安)大慈恩寺內的大雁塔。 唐中宗神龍年間,進士張莒遊慈恩寺,一時興起,將名字題在大雁塔下。 不料,此舉引得文人紛紛效仿,尤其是新科進士更把雁塔題名視為莫大(博客,微博)的榮耀,他們在曲江宴飲後,集體來到大雁塔下,推舉善書者將他們的姓名、籍貫和及第的時間用毛筆題在牆壁上。 這些人中若有人日後做到了卿相,還要將姓名改為朱筆書寫。在雁塔題名的人當中,最出名的要算是白居易了。 他27歲一舉中第,按捺不住喜悅的心情,寫下了“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的詩句。 又如另一位新科進士劉滄寫道:“紫毫粉壁題仙籍”,簡直以為自己是天上的文曲星了。
儘管新科進士們詩興不減,而慈恩寺牆壁畢竟空間有限,不久白牆便成了“花牆”。 但可惜的是,這些題名都已經看不到了,其原因,據說是唐武宗時的宰相李德裕不是進士出身,故深忌進士,下令取消了曲江宴飲,並讓人將新科進士的題名也全數除去了。
來源:中國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