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唐長沙窯黃釉褐斑紐繩鋬執壺(圖)

 信息時報

唐長沙窯黃釉褐斑紐繩鋬執壺唐長沙窯黃釉褐斑紐繩鋬執壺
樓鋼說古陶瓷之十四
本欄目摘選自著名古陶瓷鑑賞家樓鋼的著作《中國古陶瓷鑑賞手冊》,為讀者提供了一種閱讀古陶瓷的方式。
小洗口、短頸、圓腹、平底,肩與口之間以紐繩鋬相連,六角型短流,通體施青釉,釉色泛黃,口沿與流下飾有褐彩斑。 底足無釉,顯露灰白色胎。 類似的標本在窯址也有出土,稱為A型II式瓶。
長沙窯是中國陶瓷史上一座名窯,有悠久的歷史,也有其獨特的貢獻。 漢代時湖南境內就出現岳州窯,燒製青瓷,主產地在今湘陰境內的湘江邊上。 隨著陶瓷製品越來越被民間所接受,岳州窯產區也逐步沿湘江向上游發展擴張,至隋唐間抵達現在長沙窯窯址銅官鎮,並開始燒製新的陶瓷品種如釉下彩瓷器,這就是長沙窯。 事實上湘陰岳州窯與長沙窯產區直線相距不足40公里,而湘陰與長沙分屬不同州郡的歷史很短(南朝至唐),同屬一州郡的時間則很長(漢、晉、兩宋及元明清),因此將岳州窯和長沙窯視為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中生產不同產品的同一窯係是正確的。
唐代是中國經濟大發展的一個時代,也是中國與海外諸國交流達到高峰的一個時代。 唐朝政府鼓勵發展對外貿易並從中獲取巨額利潤,而對外貿易的執行主要集中在北線的陸路和南線的海路。 北線陸路依舊沿襲漢代的絲綢之路,而南線海路則主要以廣州港為最大的外貿港始發港。《舊唐書。 李勉傳》稱李勉在廣州任官時,“(初)西域舶海至者,歲才四五。勉性廉潔,舶來都不檢閱,故末年至者四千餘”。 美國人斯塔夫里阿諾斯這樣寫到:“671年(唐高宗咸亨二年),首批穆斯林來到廣州後……在此定居下來。地方當局允許他們自治,於是,他們選舉出自己的首領,負責維持其居住區的秩序。到758年(唐肅宗乾元元年),穆斯林人數眾多,足以進攻廣州,結果中國人關閉了對外通商的港口。792年(唐德宗貞元八年),港口重新開放,廣州繼續成為穆斯林人經商的中心,直到878(唐僖宗乾符五年)年他們被中國的造反民眾所殺(案:廣州被黃巢起義軍攻占為879年八月)”。 由此可見,幾乎​​終唐一朝,穆斯林商人都依托廣州港進行商業貿易。安史之亂起,北方陸地交通阻塞,致使北方生產的陶瓷不能順利南運,而此時湖南和廣東境內大抵無戰事,因此長沙窯承擔了主要的陶瓷出口生產任務,從這個意義上說,長沙窯應該是中國最早的專業出口陶瓷生產基地。 1998年~2002年在廣州城市建設中出土了大量唐長沙窯標本(原唐代海運碼頭,現廣州北京南路),許多標本帶有明顯的西亞伊斯蘭風格,這就是很好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