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4日 星期日

1952年黃漢侯罕見牙刻畫作現身:系雙面刻牙牌

 中國新聞網

1952年黃漢侯罕見牙刻畫作現身系雙面刻牙牌1952年黃漢侯罕見牙刻畫作現身系雙面刻牙牌
揚州淺刻大師黃漢侯,以臨摹各家書法見長,淺刻作品以書法作品最為常見。 近日,市民宋先生給記者看了一塊雙面刻牙牌,是黃漢侯於1952年刻贈好友蔡巨川先生的,其中一面刻的是山水題材,這也是目前發現的第四件黃漢侯牙刻畫作。
市民收藏罕見淺刻畫作
宋先生說,這塊牙牌是多年前收藏的,近日才發現是揚州淺刻大師黃漢侯的牙刻作品,而且是一書一畫,雙面刻。
“綠樹聽鵜鴂,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誰共我,醉明月?”其正面刻文是南宋詞人辛棄疾的詞作《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 反面是一幅山水作品,近處是鬱鬱蔥蔥的樹林,遠處是峻秀挺拔的山峰,樹與山之間,隱約有一條小路相連,山下有一片小舟搖曳在水中。 在刻畫的右上方,有黃漢侯的題識“渾厚華滋,全是筆力,沉著方得其妙。”這兩句話巧妙點題,揭示了山水畫和牙刻名畫的精髓。
“這件牙刻作品尺寸不大,但因為有黃漢侯刻山水畫,很多朋友想購買,都被我婉拒了。”宋先生說,這件作品他會好好保存。
刻牙牌贈送好友蔡巨川
這塊雙面刻牙牌是黃漢侯刻贈好友蔡巨川的,在刻有書法的一面末尾,題有“易廠四兄雅正,壬辰年春,弟黃漢侯作。”
蔡巨川(1900-1974),名鍾濟,又名濟,字巨川,以字行,號易庵。 祖籍江蘇丹徒,寓居揚州。 揚州當代著名印人、詞人、書畫家。 他治印技藝精湛,出入秦漢,潛研漢魏六朝。 所作印章諸體兼備,古籀、繆篆、漢簡、六朝真書、行草皆能入印。 兼擅詩文書畫、文物考據。 他的詞作清麗峻拔,書法有六朝氣息,偶作佛祖圖、靈芝圖、仕女圖也饒有古趣。 著有《蕉窗瑣錄》、《三中詞》、《易庵譚印》等。
“蔡巨川刻印,黃漢侯刻牙,兩人皆是名家,來往甚密。”據朱江先生說,蔡巨川為黃漢侯刻名章,黃漢侯亦刻牙牌贈之。
蔡巨川之子蔡益定告訴記者,他手頭至今還保存著兩件黃漢侯刻贈其父的牙牌,都是刻於1964年。 一方上面刻蘇東坡詩《右武昌西山贈鄧聖求一首》,落款處題有“甲辰春日,揚州黃漢侯作”,另一方牙牌上刻蘇東坡詩《念奴嬌·赤壁懷古》。 落款處題有“甲辰初度黃漢侯作”。
“刻畫不如刻字刻得好”
黃漢侯是揚州著名的淺刻名家,名揚海上,刻竹刻牙作品無數。 在常見的黃漢侯淺刻作品中,所刻內容多為臨摹各家書法,他所臨的王羲之所書《蘭亭序》、蘇東坡所書《赤壁賦》、鄭板橋寫的《家書》和《潤格》及《道情十首》,獨能臨一家像一家,神形兼似,不讓真跡,又無一不令觀者讚歎。 其作品被郭沫若譽為“銀鉤鐵畫,玉​​振金聲”。 黃漢侯也善刻畫,但為何鮮見其刻畫作品呢?
“1933年,祖父在淺刻上聲望益高,曾研究刻畫。友人勸他:'你所臨的王羲之、蘇東坡的字已和真跡一樣,而刻畫不如刻字刻得好,我看你不必再研究刻畫了。遇到需刻的,可與朋友、徒弟合作,這也可加深師生感情。'他認為這有一定的道理,便沒有在這方面下功夫,到了晚年他常說這是藝術生涯中的一件憾事。”黃漢侯孫子黃忠祥說,祖父自己的刻畫作品不多,一為陳錫蕃先生落墨之梅花竹扇,二為徐感也墨梅牙板,三乃臨摹李復堂《喜上眉梢圖》象牙插鏡,前兩件藏揚州市博物館,後一件在友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