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蔣介石抗戰期間嚴禁侍從嫖賭等手令

新聞晨報 

蔣介石手令,對侍從人員提出嚴格要求。蔣介石手令,對侍從人員提出嚴格要求。蔣介石手令,對侍從人員提出嚴格要求。蔣介石手令,對侍從人員提出嚴格要求。
晨報記者詹皓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北京保利今年春拍將設立專場,拍賣一批蔣介石在抗戰期間寫給親信錢大鈞的手令,事涉兩廣事變、西安事變、七七事變、武漢會戰、成立飛虎隊等眾多改變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公眾也可以從字裡行間,看到蔣介石事無鉅細的性格特點。 這批手令將隨著5月12-13日在上海四季酒店舉辦的保利2015年春拍上海巡展到滬展示。
史料價值幾可媲美蔣氏日記
此次上拍的蔣介石密令為國民黨高級將領、蔣介石親信錢大鈞的舊藏,共2冊,140紙。 其中蔣介石所書104通,共135紙,錢大鈞手書回執2通,共5紙,時間跨度在1935年1月至1945年2月之間。 歷史專家邵銘煌稱,此手令對於研究蔣介石與現代歷史來說,史料價值非凡,幾可媲美蔣介石日記。
近年來,隨著蔣介石日記的開放,帶動了中國現代史學界的研究熱潮,而錢大鈞保留的蔣介石手令雖多為片言只語,但只要參證相關檔案,就可以發現其重要的歷史意義,進而為中國現代史一些關鍵疑難問題提供解答的佐證。
中國軍事科學院研究員劉志青認為,蔣介石為什麼突然在1937年7月17日態度改變,發表“廬山抗戰聲明”? 這次公開拍賣的一封手令裡,揭示出蔣介石其實在七七事變後不久,便已做下抗日的決定。 那封手令是寫給時任第二十九軍總參議、北平市市長秦德純的電文。 秦德純是著名的親日分子,1935年的一系列妥協事件,包括與日本人土肥原賢二簽訂的《秦土協定》都與他有關。 1937年7月12日,蔣介石致電秦德純,要求他一定做好戰鬥準備,因為日軍已經到達天津和塘沽之間。 這說明,蔣介石抗日的決心在七七事變之後就已下了。 劉志青表示,這批手令的出現不僅填補了檔案空白,還糾正了歷史研究中的某些失誤,使我們的歷史評價也更為準確。
“女看林微因,男看錢大鈞”
這批手令是錢大鈞舊藏。 錢大鈞官銜不高,卻與蔣介石關係甚為密切。 上拍的這批手令,是蔣介石寫給當時擔任侍從室主任錢大鈞的便條,指示他去處理事務,或者交待他發出某份電文。劉志青說,這些手令反映出當時和蔣介石打交道的多是其親信和嫡系。
錢大鈞早年畢業於保定軍校,後到日本士官學校學習,回國後參與黃埔軍校的籌建工作。 軍校建立之初,蔣介石任校長,錢大鈞任政治教官。 錢大鈞長相好、文采好,是有名的才子,民國時期還有“女看林徽因,男看錢大鈞”之說。 錢大鈞善戰,也善於謀略,很得蔣介石信任,被委任為委員長侍從室主任、陸軍中將加上將銜,是蔣介石的“八大金剛”之一。 西安事變中,他力保蔣介石脫險,自己身受重傷。 抗戰勝利後,錢大鈞被任命為上海市長兼淞滬警備司令。 後赴台灣,退休後曾任中華航空公司董事長、中華田徑協會名譽會長,1982年去世。 錢大鈞保存的蔣介石手令是違規之舉,可如今卻成為難得的文獻材料。
蔣介石對侍從室要求嚴格
從手令中,我們還可以看到一個事無鉅細、什麼方面都要管的蔣介石。 此次很大一部分手令是關於侍從室內部事務的,蔣介石對侍從室要求極為嚴格,比如一封手令上寫:“凡侍從人員,非經中正許可,不得對外應酬宴會,特務員及侍從官等,如有嫖賭等不正行為,一經查明,概照軍法從事。”
另一封手令則對侍從室人員的學習做了規定:“侍從參副、秘書,皆須訂每日學習課目,英文與射擊二課為每人必修之科,並製定教員。無論到達何地,必須學習,每月考試,成績呈報一次。”
還有一封手令大概是蔣介石對錢大鈞的工作不滿,說錢大鈞沒將收到的電文過濾批示就交給他:“錢主任:以後來電,每電均須先簽擬意見,再呈。不得原電搪塞,叫我自擬辦法。”
對於這批手令的價值,劉志青認為,一方面,蔣介石的身份、地位決定了書跡價值,字條上的文字漂亮、工整、灑脫隨意,本身也具備書法美感。 這批手令的時間跨度在1935年至1945年之間,對於研究抗戰史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而且,這批手令是成批出現,多達百餘封,整體的史料價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