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聖嚴法師:生命存在,究竟有何意義?

「生命存在,究竟有何意義?」許多人在一生之中,會不斷叩問這個生命大題,且在不同的歷程,會有不同的問尋方式。 例如不少年輕人會選擇從哲學觀點切入,試圖探索生命的價值與意義,而在存在的疑惑生起之後,也會急切找尋解惑的途徑,或是閱讀、聽演講、參與活動,與友人深談,或者向師長請益等等;而向師長請益,機會往往可遇不可求。
2008年金秋十月的周日午後,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由父親陪同來到了法鼓山,很難得的機緣,他當著聖嚴師父面前,談起了自己對生命的思索,以及對佛教某些觀念的疑惑。 為了讓自己的提問清楚被師父聽見,他手裡握著一支麥克風,這也讓他更清楚聽見自己的思索。 他很慎重,每次發問之後又再重整,盡可能地表達自己正在歷經的人生漣漪。
問:現在我想學的東西很多,對於生命的存在和天地萬物的法則都很感興趣。 我想首先請問:「做人的意義在哪裡?」佛教認為人生是苦,人因有慾望而痛苦,所以要修行得解脫。 可是如果人生是苦,那麼父母把孩子生下來讓孩子受苦,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而如果人最終的目的,是為了脫離輪迴,為什麼還要存在?
師:佛教是講苦沒有錯,但是佛教的修行,目的是為了離苦得樂,不是教人出生來受苦。 從佛法的觀念來講,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具有兩項任務,一個是還債,一個是還願。 還債,就是我們在過去世應盡的責任未盡,欠下的「債務」來不及償還,因此這一生要繼續地還,直到還清為止。 還願,是過去生我們發了願,發願要利益他人、幫助他人,無法來得及實現,因此這一生繼續行願。
至於債是什麼時候欠下的?願心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承擔。 能夠承擔而還債的人是安心的,能夠承擔而還願的人是快樂的。 很可惜現在我們看到許多的人,真正願意盡責負責、還願還債的人不多,多半還是繼續在許願、求願。 因為大家覺得還債,就像是把錢、把權,把貴重的物品從自己手中拿出給人,很捨不得、很不情願,所以痛苦。 其實就是因為這麼想才痛苦,如果把還債、還願當成是人生的任務,也就不會痛苦了。
至於還債、還願這兩個任務是誰給的?是過去世我們自己給的,也就是佛教所講的業力和願力。 業力和願力,都是我們自己製造的,是要自己負責的,也要自己來承擔的。 不過,還債和還願畢竟不同,還債是普通人欠了什麼而要償還什麼;還願則是菩薩發心,我不欠人,人不欠我,而我自己主動要幫忙眾生,這就是菩薩的悲願心。
因此,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只要願意還債,就不痛苦;若能發願行願,則一定快樂。 這也說明了:活著,並不一定痛苦。
問:人們常說,活著要快樂、要開心,也要做好事。 可是我忍不住想,過了百年以後,現在所有活著的人都不存在了,而我們現在所有的努力,也都將化為灰燼;或者是說人類終有滅亡的一日,那麼一代一代人類延續、傳承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師:你這是從「末世論」的觀點來講。 持「末世論」的人認為,這個地球以及地球上的所有人類,有其開始,也有其終極,而終極就是地球毀滅的一天,人類也將全部消失。 既然地球終有毀滅的一日,那麼人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有什麼價值?很抱歉!我不是「末世論」專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只能從佛法的立場,來說明生命存在的本質。
佛教是不講末日、末世的,而講輪迴──循環的輪迴。 佛教講的輪迴,不僅僅是地球的輪迴,因為地球的空間範圍太小,而且壽命非常有限。 佛教講的時空範圍,是超出地球的時空範圍來看地球,它是無量、無限、無止盡的,不是僅僅幾千年、幾億年,而是整個宇宙的壽命都在輪迴,此生彼長、彼長此生,因此我們看不到它的終極。
佛教講無始無終,雖然無始無終,卻有其開始,也有終極,然而因為始終不斷循環,所以找不到一個最初的開始,也找不到一個最後的終極。 雖然我們看不到始終,卻不斷地在這個無止盡的時空範圍裡「活動」,就是還債、還願。 還願、還債,便是對自己負責。
問:還有一個問題困擾我很久。 佛教有個很高的目標,就是內心達到平和,沒有慾望。 但是我有時候在想,假使人沒有慾望,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就像我們對父母的愛,會擔心他們身體是否健康?是否吃飽穿暖?如果他們發生什麼意外,我們就會擔心痛苦,如此一來,心就無法平和了。 這是否意味著:有了愛,內心就無法平和?因為愛也是一種慾望,比如愛情、親情,有了愛,就會想佔有,就會有煩惱,內心就不容易平和。 可是沒有愛,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師:你把愛、慾望和佛教講的慈悲、智慧攪在一起,​​分不清楚了。 「愛」是一般的說法,佛教不講「愛」,而說「慈悲」。「愛」的出發點是自私,有一個自我中心,是為了自我而愛。 比如說對父母的愛,是因為他們是我的父母;愛錢,是因為錢可以讓我支配;愛自己的身體,是因為身體我要來使用它。
慈悲,則沒有自我中心,卻有智慧。 比如對父母的愛,要給予恰到好處的關懷,對父母的健康、心情,能夠給予最好的、正面的照顧,卻不期望回報。 男女之間的情感也是一樣,希望能夠給對方最好的關心照顧,卻不一定要求對方同等回饋,這是智慧,也是慈悲。
問::怎麼樣才能夠使得內心平靜?是不是把愛恨情仇都放下?
師:要讓內心平靜,就要隨時調心;要調心,不是思考可以使得上力,而要有工夫。 什麼工夫?就是拜佛、打坐、念佛,或者基督教講的禱告等等安心的工夫。 在非常非常痛苦的時候,在內心無法安靜之時,要用思想、思慮來獲得平靜是不容易的,而要讓心安靜平和,最基本的工夫是祈禱,這是每一種宗教都主張的方法;也可以來參加禪修,安心的工夫會更紮實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