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

張學良家50餘件藏品亮相:趙四小姐素顏照首曝光

 華商網

張氏帥府外景張氏帥府外景趙四小姐素顏照趙四小姐素顏照趙四小姐素顏照趙四小姐素顏照
高寒冰孫海
張學良與趙一荻的愛情故事,曾經是世人眼中一段充滿浪漫和悲情的傳奇,作為女主角,趙一荻的美貌、智慧和對愛情的追求,鑄就了趙一荻“民國女神”形象。
昨天,瀋陽張氏帥府博物館將不久前拍賣獲得的50餘件張家藏品,包括於鳳至與子女間往來信件、趙一荻藝術照,以及曾擔任張學良的飛行員、私人助理的美國人海嵐里昂的軍服、胸章等,其中趙一荻的三張素顏生活照,讓帥府博物館工作人員也連稱沒想到。
50餘藏品均首次面世
海嵐里昂是一名來自美國的飛行員和記者,1934年來華,成為張學良私人飛機的副駕駛、機械師。 他親歷了西安事變,在張學良被監禁期間,成為趙一荻及其幼子張閭琳的私人保鏢、監護人和財務經理。 作為張家最信任的朋友,一直與張家保持著密切聯繫。
此次拍賣獲得的藏品,多為海嵐里昂收藏,被其後人在美國拍賣後,又流到國內,在中國嘉德2015年春季拍賣會上拍賣。
藏品中,有多封張家的私人信件。 瀋陽晚報、瀋陽網記者在張學良大女兒張閭瑛寫給於鳳至的一封信中這樣寫到:“報紙沒有寫我爸爸的事情,只是說楊虎城也想與中央合作了……”也許是受了多年英國教育的緣故,張閭瑛的信中,漢字夾雜著英文,像極了後世曾經流行過的“港式英語”。
張學良二子張閭玗在信中,暱稱母親為“胖媽”,在這封寫在西安事變後,於鳳至從英國返回國內的信件中,張閭玗不忘提醒於鳳至“一定給我三百鎊買汽車”。
信件中,還有一封全部是用英文書寫的,是在西安事變後的1937年1月27日,趙一荻在浙江奉化寫給於鳳至的。 信中告訴於鳳至張學良一切安好,並且談到安排於​​鳳至回國情況。
西服款军服的徽章西服款軍服的徽章
此外,本次還展示了海嵐里昂的黃綠色西服款軍服:軍服胸前別有12枚徽章,其中1936年海嵐里昂在陝西西安出入西北剿總司令部的出入徽章、寫有篆字“張”的紅底張家專用胸章均為首次發現,彌足珍貴。
“女神”的素顏照
藏品中有多張趙一荻的照片,其中三張素顏照不僅是首次面世,更是顛覆了此前趙一荻在人們印像中的大家閨秀形象。
據帥府工作人員介紹,三張照片拍攝日期應該是在1939年前後,當時趙一荻旅居香港,並曾前往東南亞遊歷。 照片拍攝者即為海嵐里昂,當時作為趙一荻及其幼子張閭琳的私人保鏢、監護人和財務經理,海嵐里昂一直照顧著張學良的家人。
西安事變後,於鳳至和趙一荻輪流陪伴在張學良身邊。 在趙一荻寫給於鳳至的一封信件中,提到自己不擅長理財和管理家庭,希望與於鳳至互換位置,讓於鳳至來管理家庭,她自己去陪在張學良身邊。 對於時年不過30歲的趙一荻來說,這樣簡單的言語,蘊含著的,是對愛情的一往無前和忠貞。
對於兒女的管理,趙一荻也頗有見地,在一封寫給於鳳至的信中,她提到於鳳至給孩子每個月的生活費500鎊太多了,不利於孩子健康成長。
博物館工作人員表示,這些藏品極大豐富了博物館的館藏,對研究西安事變前後張學良家眷、子女情況提供了可靠的第一手材料,填補了博物館館藏在這一領域的研究空白。
來源:瀋陽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