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刀過如筆見精神:簡談揚州的竹牙刻藝術

揚州晚報網

牙刻《虹飛天塹》(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展出;第13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暨國際工藝藝術精品博覽會榮獲銀獎)牙刻《虹飛天塹》(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展出;第13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暨國際工藝藝術精品博覽會榮獲銀獎)牙刻《清代王翬仿唐寅山水》牙刻《清代王翬仿唐寅山水》
明清時期,隨著竹、木雕刻藝術的高度發展,以像牙為材料的牙雕工藝也相應普遍發展起來。由於與南亞、非洲各地經濟文化交流的擴大,象牙原料也隨之引進中國,以北京、揚州、廣州為中心,我國各具特色的牙雕傳統工藝得以發展。
牙刻,簡單地說就是以像牙為材料雕刻而成的器物。 一件牙器往往附著很深的文化色彩,竹器亦是。 北京、上海等地還有一種象牙細刻的工藝品,用極細的刀法在小片象牙上陰刻文字或自然景物,細如毫髮而一筆不苟。 其實此“象牙細刻”亦是揚州人所為。 揚州目前的牙、竹刻是屬於雕刻中的平刻,即平面雕刻(與之對應的是圓雕)。 從平刻的分類來看,可分為陰刻和陽刻。
種類繁多的牙、竹刻造型
牙、竹刻一般是在牙、竹上進行藝術加工和再創作,它的構圖會受牙、竹料造型的限制。 牙、竹造型種類繁多,有臂擱、筆筒、筆管、筆架、水丞、印盒、印章、煙槍、煙碟、棋子、笏板等等。 如果只是依樣畫葫蘆地把繪畫照搬上去,不結合造型再行設計,就容易失去外形同畫面的協調統一,或者畫面失去平衡。 構圖設計時,要使圖像的形體與外輪廊造型相吻合,一般要注意疏密得體,縱橫有序,鬆緊適度,做到豐滿而不擁塞,簡潔而不空曠。
筒、管的造型常是立體的,有方形、圓形,展開畫面有時是單獨的,有時則需首尾銜接,不像單獨的平面畫面,頭是頭,尾是尾。 簡單處理​​方法是處理好主要欣賞面,注意前後穿插的銜接,或以圖案邊進行分割。 複雜一點的則需添加一些曲線、樹石、花草之類的物體作銜接和過渡的中介,使之形象能相互呼應,加強各部位之間的虛實有機聯繫,這樣畫面就會更完整,設計也就更完美。
黑白處理是牙、竹刻藝術的獨特語言形式
牙、竹刻講究形象構圖和用刀變化,採用黑白虛實互相襯託的方法,而不善於表現豐富的層次。 黑白處理成為牙、竹刻藝術技法的基本出發點。 中國畫有“計白當黑”、“密不通風,疏可跑馬”之說,就是講究畫面相對的黑白、虛實的整體關係,這同樣適用於牙、竹刻藝術。
黑白處理是牙、竹刻藝術的獨特語言形式。 應該說,黑白的相對關係是黑白處理的方法,是步入牙、竹刻美感設計的一個基本要素。 牙、竹刻中黑白虛實互相襯托,連點成線,連線成面的各種用刀效果,常常要進行歸納,歸納的內涵就是對點、線、面的黑白藝術處理,推敲黑白面積的大小,疏密之間的相對關係,均衡與變化,停頓與流暢,對比與協調,形成畫面的黑白節奏,有了節奏才能產生藝術的美感。
刻好的線、面需要染墨加彩,才能成為完整的牙、竹刻作品,色彩處理的效果,也極為重要。鄧拓先生讚揚州黃漢侯先生牙刻作品曰“揮刀開道路,潑墨現平身”。 刻書法完全靠刻刀表現,虛實、均衡、波磔、平緩、迅疾、頓挫、流暢、生澀的線條、點畫,刻畢則落墨而成。 竹刻書法抹粉即可,不上色也行。
牙、竹刻一般是一步一個腳印的上色法,即小面積上色法。 平面雕刻是兩度空間,限制色彩的平面層次,墨色只能通過濃淡、虛實的變化來達到,經常要通過多次渲染,開始宜淡不宜濃,雕刻後再加濃墨色。 過去,刻牙、竹的墨色常用國畫色、水彩色,它見水後容易脫落;現在,我們試用油畫色和丙烯顏料,它見水不易脫落,又能達到經久不變、抹擦不掉、耐用的效果。
“刀過如筆”是揚州竹刻與牙刻的特色
刀法表現了點、線、面的組合關係,點和線、線和麵的關係需要時時整體控制。 初學者不理解這一層意義,只是把用刀當成挖掉畫面而已,好像是挖地,東挖一塊,西挖一塊,效果如同一個坑、一個塘,古稱“坡台”,顯得雜亂無章。 雕刻時濃墨的地方刻得密一點,淡的地方刻得鬆一些,焦墨地方不必把表面全刻光,需留點亮面,使得密時疏,這樣就能恰到好處地表現墨的濃淡和筆墨技巧。 於碩作品中的山石披麻皴刻法,是利用尖鑿和扁鑿交替作用的,並適當在陽面用扁刀輕輕刮毛,起到緩衝黑白過渡的效果。 技法要求亂中不亂,不露鋒芒,使人看出刀法嫻熟酣暢,顯示出刀法力度精神。
“刀過如筆”是揚州竹刻與牙刻的特色。 刀法見精神,顯示淺刻的力度,是區別於書畫的特色。竹、牙刻也講究韻味。 刀法的寬窄、深淺、粗細、點粒畫線,常用繪畫上的皴、擦、點、染、抹等各種手法,以及墨色上的干濕、濃淡變化來表現各種層次和韻味。 韻味的表現是在用刀的基礎上,用刀好了,韻味也自然有了。
淺刻的刀法主要有衝刻和切刻。 衝刻是利用手指、腕的力度不同和刀具角度不同,衝刻出不同點的深淺、寬窄、大小,由點連線,由線到面,一般比較粗獷、斑駁、凝重;切刻一般是以刻細線為主,按形象結構進行刻畫,容易表現線條的流動飛逝,一條線最好是一刀到底,起刀和收刀頗有用筆寫字的考究,使線條流暢而有力。 刻轉折、頓挫的地方,要特別注意刀鋒和指腕力度的結合運用。 需要強調的地方,還可以重複刻幾遍。 刻細微的草蟲,可以刻得非常精細、栩栩如生。
牙、竹刻是屬於民間工藝,刀刻藝術是繪畫和雕刻的綜合藝術,它的技法發展就應該是多方位的。 我們需向中國傳統的水墨畫、壁畫、畫像磚、篆刻等學習,也要向銅版雕刻、金屬雕刻以至西方的抽象藝術、色彩構成藝術學習,讓民間工藝的發展更有想像空間和表現空間,如此,才能使瀕臨衰微的揚州牙、竹刻藝術再顯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