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文房雅玩說臂擱(圖)

新浪收藏

竹臂擱竹臂擱
孟祥海
我國古人寫字都是由右向左,已寫的字,尚未乾透,容易被手腕污染,故於手腕下墊一臂擱,臂擱就是臨書枕臂的工具,又稱秘閣、腕枕;其用料一般有紫檀、紅木、烏木,也有像牙、玉石、銅製的,而較為普遍的是竹臂擱。 因為,竹製的材料易得,且堅實耐用,故為文人所常用。
上海博物館收藏了一件鄧渭刻製的吾齋竹臂擱,就是一件藝術珍品。 此臂擱長25.7厘米,寬5.5厘米,竹面鐫刻銘文22句,共計88字,署名云樵。 其銘全文如下:“吾齋之中,弗尚虛禮。不迎客來,不送客去。賓主無間,坐列無序。真率為約,簡素為具。有酒且酌,無酒且止。請茶一啜,為香一炷。聞談古今,靜玩山水。勿言是非,勿問官事。行立坐臥,妄行適意。冷澹泉風,林泉致意。道義之交,必斯而已。雲樵。”此竹刻字體遒勁妍雅,鐵筆寫來,極為流暢,由於歲月浸潤,竹面呈深琥珀色,古色古香,極耐人玩味。
據金元鈺《竹人錄》載,鄧渭,字得璜(一作德璜),號雲樵山人,生於清乾隆元年(1736年),卒於乾隆六十年(1795年)。 其出身竹刻世家,其父鄧孚嘉是著名竹刻家,其自幼師承家學,擅長刻竹和治印,又善刻行楷,字跡秀麗,為乾隆朝嘉定竹器刻字第一高手。 (如圖)他所鐫筆筒拓本為《清儀閣所藏古器物文》中收入,今傳世作品有《鄧渭款白菜筆筒》等。
來源:閩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