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周崇櫓獨家絕技:桃核開門雕

青島早報
桃核可作画刻刀走龙蛇 桃核可作畫刻刀走龍蛇 桃核可作画刻刀走龙蛇 桃核可作畫刻刀走龍蛇 桃核可作画刻刀走龙蛇 桃核可作畫刻刀走龍蛇
隨手扔掉的桃核、燒火做飯的麥稈、一塊街邊沒人撿的木頭……這些看似毫無價值的小玩意,卻成了民間藝人眼中的「寶貝」。經過他們的妙手回春,創作出一件件神奇的藝術品。從今天起,早報將推出民間藝人系列報導,走近他們的生活,展現他們的獨門絕技。
  別人吃完桃子順手扔掉桃核,而開發區的民間核雕藝人周崇櫓卻從別人的手裡「搶」桃核。35年間,周崇櫓將在桃核上「作畫」的興趣變成自己的獨門 手藝。小小的桃核經過他巧奪天工的雕刻,轉眼變成了造型各異的核雕作品。近日,記者在開發區廬山路附近的一間工作室裡見到了周崇櫓,聽他講述自己的「從 藝」之路。
  學藝歷程
  核雕路上全靠自學
  「來,你先坐下,喝點茶,靜靜心。」見到周崇櫓後,他先給記者倒了一杯茶,然後介紹「做核雕,最重要的就是心要靜。」52歲的周崇櫓說,他從小 喜歡寫寫畫畫,1977年他從青島下鄉到沂蒙山區,在農村趕集時,一個坐著馬扎子的老人把他給吸引住了。「老人拿著刻刀在桃核上雕刻,不一會兒就雕刻出各 種帶著圖案的小桃核,擺在攤上賣錢,當時我出於好奇,就蹲在旁邊一直看著,直到老人收攤離開。」周崇櫓說,他回去用鋼鋸條自己磨了個小刀刻著玩,由於有美 術的功底,他刻出來的東西朋友們都說挺像,這讓他很有成就感,越來越上癮。
  「也沒有老師教,就靠我自己一點點摸索,回到青島後,我一直臨摹和借鑑核雕作品,沒事就拿著桃核翻來覆去地看,尋思能根據桃核上的紋路雕出個什 麼樣的圖案,為了這件事,單位領導還批評我不務正業。」周崇櫓笑著說,當時自己入迷到刀不離手,坐在火車上也刻,雖然環境很嘈雜,但自己卻全神貫注,等刻 完了抬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被好多人圍起來看,大家都對刻完的桃核讚不絕口。
  創作工序:
  下刀前就要胸有成竹
  創作一件核雕的具體步驟是什麼?周崇櫓說,首先要把桃核刷淨放在陽光下晾曬,晾乾了之後用銼把桃核一個個磨成想要的形狀,然後再用砂紙打磨。材料準備完畢後,最主要就是看刀工,要是雕人物或動物,都會先用筆在桃核上畫出輪廓,然後開始雕刻。
  周崇櫓認為,桃核上一些天然的紋理非常適合雕刻。他拿起一個桃核給記者介紹,這條紋理像是龍的身子,而那個「小窟窿眼」更像魚的眼睛。「很多搞 核雕藝術的人認為桃核凸凹不平,紋理太多,不好刻,因而選擇比較光滑的橄欖核。」周崇櫓說,自己卻感覺如果觀察好桃核上的自然紋理,加上合理的想像,這樣 刻出來的圖案才是最完美的。
  「每個桃核都有自己的特性,別看它小,可什麼都能往上刻。」周崇櫓把玩著手中的一串核雕,繼續對記者說道:「桃核拿在手裡,觀察它的形狀與紋 理,構思它的結構,結合自己想雕刻的人物,在腦子裡就會形成一個具體的影像,把人物的輪廓、特性與桃核表面的紋理結合起來,每次都是胸有成竹後再下刀 刻。」周崇櫓笑笑說,雕刻桃核和橄欖核不同,要做到與自然的紋理相結合,這樣的作品才能打動人心。
  選材故事:
  挑選桃核有大學問
  「為了這些"桃核"啊,我多吃了老鼻子桃了!」說起桃核的收集,周崇櫓說自己平時吃得最多的水果就是桃子了,有時家人、親戚朋友吃到感覺不錯的 桃核,也會送到他這來。「最初,我從集市上買回桃子請大家分著吃,吃完後只要能把桃核給我就行。後來,我專門拎著個筐子,到集市上撿人家吃完扔掉的桃核, 雖然不是很光彩,但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了。」周崇櫓說,別小看撿桃核,這裡面可有大學問,不僅要看紋理,更要看桃子的成熟度,沒個幾年 功夫,還真不容易找到合適的材料。
  「每年中秋節前後,我都要專門跑到桃園和山上去撿桃核,這時候的桃核最好,硬度、個頭、壁厚都適宜核雕。如果早了,桃核的成熟度不夠,壁薄、硬 度不夠,雕刻的時候特別容易碎。」周崇櫓說,不同品種的桃子,桃核也有區別,嫁接出來的桃子,好多桃核都不能用,而山上野桃的桃核雖然個頭小,但質地好、 顏色深,特別適合核雕。
  「我現在是不撿了,都是去河北、肥城等地收集,一顆上好的桃核就要50元左右。當然,經過一番藝術加工後,價值要翻成百上千倍。」周崇櫓說。
  獨家秘技
  「開門雕」是看家絕活
  據統計,35年間出自周崇櫓手中的桃核微雕作品千餘件,其中絕大多數送給了親人和朋友,他手中還保留幾百件作品。記者看到,這些核雕上的小人面相憨態可掬,小動物活靈活現,花鳥山水惟妙惟肖。
  「我最得意的就是雕刻開門的山水樓閣,開門難度最大,而且還是微雕,光上這個門就花了21天,門裡面還有人物。」周崇櫓說,還有一組梁山水兵的 作品,22個人物都拿著兵器,每個人物的表情、服裝,都是他的精心之作。周崇櫓說,桃核的刻法跟其他的不一樣,屬於巧雕工藝,必須根據桃核的紋理、變化來 決定刻什麼。「我有一件八仙過海的作品,八位神仙不僅服飾、頭飾各有特色,就連他們演奏的樂器都清晰可見。」周崇櫓說,自己一直力爭做到惟妙惟肖、活靈活 現。「老一輩說,桃核可以用來"闢邪",現在主要是用來裝飾,可以做成擺件、掛件等飾品。」周崇櫓表示,根據這個思路,他創作的作品也就大多數取材於民間 傳說、花鳥蟲魚、人物山水。
  核雕上藏有千餘刀
  想在一個長寬都不過兩釐米的桃核上作畫,除了憑藉雕刻藝人的感覺外,手上功夫也不是一兩天就能練得出來的。下刀前必須做到「胸有成竹」,慢功出 細活,完成一件作品通常需要兩三天的時間。周崇櫓從抽屜內拿出一個小綠盒,裡面有不少桃核、還有十幾把各式各樣的篆刻刀。「我家裡有100多把刀,一般雕 刻的話,其中的20幾把就足夠用了。」周崇櫓說,這些篆刻刀都是他自制的,有的是鋸條,有的是針,有的是錐,其中一把鋸條改裝的篆刻刀他用起來最順手,刀 刃一寸長,厚且鋒利。周崇櫓邊說邊拿出一個前期打磨好的桃核,仔細端詳後,表示他準備根據桃核上的紋路雕出一條龍。
  在指尖大小的桃核上作畫,這刀工的精巧程度自不必說。周崇櫓坐在工作台前戴上自制的放大鏡,右手拇指和食指捏著桃核,拿著刻刀的左手中指還要頂 住桃核,起到固定作用。然後,就看到刻刀在桃核上遊走起來。「雕刻必須全神貫注,要時時刻刻小心刀子的走向,控制好手指握刀的力度。」周崇櫓說,由於刻刀 都磨得很鋒利,稍有偏差,就會劃破手指或刻成敗筆。「一件成功核雕作品的完成,至少需要一千多刀。」周崇櫓說,他在雕刻中注入了大量的感情,也希望自己核 雕都有靈性。
  新聞延伸
  希望核雕技藝能夠傳承
  兩三個小時後,周崇櫓手中的桃核上漸漸顯出龍的身姿,周崇櫓放下手中的桃核和刀具,走到室外深深吸了幾口氣。「需要休息,眼睛長時間盯著放大鏡看,受不了。」周崇櫓說,因為長年戴著放大鏡雕刻,他的眼散光很嚴重。
  「前幾年,有些喜歡收藏的朋友買走部分核雕,根據工藝不同,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最近幾年,好的作品我都留在手裡,不對外出售了,想積攢一下,辦個人核雕展。」周崇櫓說,很多人喜歡把玩核雕,隨著歲月的流逝,桃核外表會形成一種自然包漿,油潤光亮,令人愛不釋手。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學會這門民間藝術,來重振北派核雕的名聲。」周崇櫓說,在青島做核雕手藝還算不錯的,只有幾個人而已。「希望通過早報的報 導,能吸引一批愛好核雕的人學習這門技藝,將核雕這一老手藝永遠傳承下去。」周崇櫓表示,另外,他希望能夠免費教授殘疾人學藝,幫助他們掌握一項謀生技 能,能通過這門手藝獨立生活。
  記者 劉海龍 攝影報導
  作者:劉海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