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

八大山人畫作賞析(圖)

 中華工商時報
八大山人画作 八大山人畫作
山水畫在八大山人各類作品中出現的最晚,目前傳世最早的八大山人山水真跡,是他56歲時畫的《繩金塔遠眺圖》,雖然在技法上尚不夠純熟,但已顯 示出其淡雅勁峭的特色。其後,八大山人開始了從宋元入手,追摹古賢而又揉入自己創作意念的山水畫作歷程,到60歲時,其山水畫已經顯示出了不同凡響的鴻蒙 渾厚、天真質樸的特色。這期間他力追五代的董源、巨然也臨摹明代董其昌,並且認真領略宋代「米家山水」和元代黃公望、倪瓚的風韻,達到了融各家風骨於一體 的境地。一般的藝術家到了這種境地,就開始出現停滯守舊的現象,不肯向前發展了。而八大山人卻只把這種境界視為開端,他懷著「國破山河在」的無限感慨,懷 著「以自家意寫自家山」的創作意圖,刻意把自己對於祖國山川無限熱愛、江山易主的無限悵惘完全寫入山水畫中,這就使他的山水畫看似淡雅清癯,但越看越覺得 有許多令人感慨的激憤之情,越看越覺得畫面的意境深遠,以至於達到心馳神往的境地。他69歲時畫的山水冊頁,山水林木融於一派蒼范的云氣之中,幽遠飄逸, 惶愰如人間仙境。令人回味不盡,確實超越了前人的純寫實境界。
  讀八大山人的山水最大的享受就是不必用讀經悟禪時那種虛無縹緲的思索去猜度畫的意境,而是隨著畫面展示出的景緻你讀詩一樣去品味畫中的美感。它 使你心馳神往,但不管怎麼欣賞,也不會產生空靈逃世的感覺,而只希望深入到繪畫展示的境界中去,尋求畫圖深處那更美的景緻。這就像遊人進入一處名勝後,總 想往深處走,去探尋更幽雅的風光那種心態一樣。
  八大山人晚年山水畫已達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他不再追求畫面的寫實,而只以自己奔放的思緒用大寫意的手法展示山川的雄渾絢麗。公元1702年,八 大山人77歲畫的一組十開山水冊頁,代表了他山水畫作的最高境界。其畫法之率意灑脫,意境之深遠含蓄,令人歎為觀止。這時,再對比他22年前畫的《繩金塔 遠眺》,就會深切地體會到八大山人的山水畫歷經20餘年的艱苦磨礪,已完全脫盡了俗氣,大氣磅礴而又天真質樸,簡潔粗獷卻處處獨具匠心。這種風骨令後世畫 家歎為觀止。從清中期直到民國,無數繪畫大師莫不望風拜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