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毛曉滬:清康熙花卉草蟲紋盤鑑賞(圖)

 新浪博客 
清康熙 花卉草虫纹盘 清康熙 花卉草蟲紋盤 清康熙 花卉草虫纹盘局部 清康熙 花卉草蟲紋盤局部
文/毛曉滬
  今年春拍,我在北京一家拍賣公司見到的一件清康熙釉上彩折沿盤。此盤為敞口,淺腹,圈足,通體施白釉,胎質細膩,釉水肥潤,盤底中心用青花繪雙 圈,內書「大清康熙年制」楷書款。它最吸引我的地方是盤中所繪紋飾。根據盤沿上書寫的「萬壽無疆」四字,我們不難推斷出它是為康熙六十年祝壽而作。「萬壽 無疆」為古時祝願皇帝長壽之意,《詩經》有「樂只君子,萬壽無疆」。陳瀏《陶雅》記:「康窯七寸碟四周淡赭錦紋,分嵌『萬壽無疆』篆字,蓋六旬慶典所制以 賜大小臣工者也。畫筆各體皆工,人物、鳥獸、山水,博古乃無一不備,而以花卉草蟲為絕生動,且賢於雍窯彩盆也。」 類似盤子在國內外各大博物館均有收藏, 前些年在國內外拍賣會上也出現過,只是圖案不同,多為花鳥紋
  此盤主體紋飾是一株蠶豆花,整株花卉在盤中呈S形展開,在豆綠色的節徑間生長著翠綠色的偶數羽狀複葉,在莖葉交匯處綻放出一朵朵萼鐘狀蝶形花 冠。它沒有豔麗的色彩,只是在潔白兼有豆綠的花瓣上,跳躍著像眼睛一樣美麗的黑色斑點,黑與白之間的鮮明反差,帶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和無限遐想。習習微風 中徭役的蠶豆花,散發出陣陣幽香,一隻「花金子」也不期而至,展開雙臂準備擁抱這美麗的世界。整幅畫面可謂獨具匠心,既表現出繪畫者所具有的文人雅趣,又 是對他兒時嬉戲於田間的回憶。歷史上喜愛花卉和昆蟲的文人比比皆是,但以蠶豆花和花金子為所畫對象者只見此一例。
  蠶豆是我國南方最常見的農作物,多種於無人照料的田埂地頭,具有極其頑強的生命力。蠶豆與長壽諧音,寓意萬壽無疆。豆子在中華傳統文化中又有子 孫滿堂之說。我注意到此花主體節節向上,共有四節,碩花纍纍,再加上面兩節花蕾,共六節,既有四世同堂之喻又有六十大壽之意,可謂用心良苦。
  「花金子」是兒時我和小夥伴們對蜂鳥蛾的愛稱。蜂鳥蛾被稱為昆蟲世界裡的「四不像」。它有些像蝶,具有尖端膨大的觸角和收放自然的長長喙管;它 又像膜翅目的蜜蜂,在夏秋季節飛舞在百花叢中採食花蜜,並發出清晰可聞的嗡嗡聲;它還像南美洲的蜂鳥,夜伏晝出,很少休息,在取食時,和蜂鳥一樣,時而在 花間急駛,時而在花前盤旋。在動物分類上,蜂鳥蛾屬昆蟲界裡蛾類,為蝶類的同族「近親」,只不過它屬蛾亞目。蜂鳥蛾有很多獨特的習性和特徵:它與蝶不同, 腹部粗壯,飛翔速度快;也與蜂不同,採花不攜粉,採蜜不釀蜜,能原地懸空取食;又與鳥不同,盤旋飛翔時既能前進也能後退。我小時候在盛夏時節的庭院中經常 可以看見它的身姿,忙碌於百花叢中,現今已經難覓蹤影。
  拍賣行標註此盤為康熙五彩,通常來說,這應當沒錯。但我還是發現它與一般意義上的康熙五彩存在明顯差異。首先作者的繪畫技法十分細膩,以所繪 「花金子」為例。在方寸之間,它鱗翅間的斑紋和身體上的絨毛都刻畫的絲絲到位,甚至連四隻爪尖上的分叉都要用深淺兩種黑色點染的栩栩如生,比起當代繪畫大 師齊白石的草蟲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歷史上任何一件五彩瓷器都不曾使用過的超寫實繪畫技法。
  其次,繪畫所用顏料也與傳統五彩存在明顯差異。盤中主題紋飾雖然用色不多,但可以看出它們都屬於質地極佳的進口「洋彩」。無論是淺色的豆綠還是 深色的翠綠都具有良好的透明度。黑色又分亮黑和淺黑兩種。亮黑是畫琺瑯工藝中必備的洋彩料。傳統五彩中多使用黑色或礬紅勾勒紋飾輪廓線,未曾見有用進口洋 彩中的赭石色者。此盤上描繪「花金子」使用的就是赭石料。它與上海博物館館藏「雍正畫琺瑯墨竹紋碗所用顏料如出一轍,亮黑、淺黑加赭石。此外,很少有人注 意到,此盤中的花瓣處都點染有「玻璃白」,用以強調花瓣中的黑白對比。這更與傳統五彩技法不同。
  最後我們再分析一下此盤折沿處的輔助紋飾。先看一下故宮(微博)館藏康熙五彩麻姑獻壽紋盤。它的邊沿僅使用深淺兩種紅色描繪花朵和錦地龜背紋。該盤在此基礎上又用珊瑚紅料做了進一步的渲染並繪以金邊,使其顯得更加華貴熱烈。它又與盤中沉靜淡雅的主題紋飾形成了強烈對照,更突顯出此盤的非同凡響。
  綜上所述,此盤絕對不是人們所說的康熙「五彩」,而是一件極其罕見並具有承前啟後創新價值的康熙宮廷瓷胎畫琺瑯器,俗稱琺瑯彩。瓷胎為景德鎮御窯廠生產,彩繪應為宮廷畫師,至少原稿應出自宮廷畫師之手。儘管它所用筆墨不多,但是已經可以從中窺見日後雍正畫琺瑯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