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張乃田:為什麼鈞瓷民間難得一見

 市場星報
钧瓷 鈞瓷
周玉冰
  俗話說:「縱有家產萬貫,不如鈞瓷一片」,鈞瓷為何珍貴,怎樣欣賞鈞瓷,現代鈞瓷有無收藏價值?記者為此採訪了著名學者張乃田先生。
  宋代鈞瓷的官方規定
  與想像中一樣,張乃田先生的家有兩層,下面是生活用,上層是他的書齋兼會客廳,給人感覺是一個私人博物館,滿室名家字畫和古陶瓷。
  從安徽財大中文系主任崗位退休後,他終日習字、研究瓷器、讀經典書籍。擔任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的他,早年師從童雪鴻、單孝天先生,追風求髓,藝術成就蔚然可觀。收藏、研究陶瓷是為了加強學養,反哺書法藝術。
  張乃田現在最喜歡的是鈞窯瓷器,他有朋友在「鈞窯瓷器之都」禹州神垕鎮燒製瓷器。「窯瓷魅力無限,民間難得一見,這是為什麼呢?」張乃田談了他 的研究體會,「鈞、汝、官、哥、定,鈞窯為五大名窯之首,但鈞窯瓷器成功率極低,到宋徽宗時期,在禹州設置官窯,燒製宮廷御用瓷,每年選36件入宮,其餘 的全部打碎深埋。所以,民間難得一見。此外,歷代朝廷規定,鈞窯不允許陪葬,出土也就幾乎沒有,這是導致古代鈞窯瓷器罕見的原因。」
  鈞瓷結束陶瓷史 「南青北白」局面
  談到興致的時候,張乃田小心地捧出他收藏的鈞窯瓷器給記者看,且頗有興致地評點。只見這件器物質地淳厚,色彩奇幻,意境幽遠,靈動透活、別具神韻。「進窯一色,出窯萬彩」,鈞窯魅力在於窯變形成的視覺衝擊和「妙手而得之」的心靈震撼。
  張乃田介紹,唐代以前,我國陶瓷製品的釉色比較單調,基本以南方青、北方白為主。到了唐代,制瓷工匠不再滿足於單一的青色,通過在黑釉、褐釉、 茶葉末釉上施以呈色不同的釉料,經過高溫燒製,終於出現了灰藍、乳白色的大塊彩斑和流紋,這就是花瓷,即「唐鈞」。到了北宋,工匠們在青釉中加入微量元素 銅,成功燒製出高溫窯變銅紅釉。我國陶瓷史結束了「南青北白」一統天下的局面。
  「窯變無雙」讓鈞瓷珍貴
  古代鈞瓷無比珍貴,那麼現代鈞瓷有無收藏價值?張乃田介紹,新中國成立以後,鈞瓷的藝術成就、工藝特色都有所提高,無論從欣賞價值、製作工藝上都接近古代陶瓷。
  有一點是肯定的,因為年代的關係,現代鈞瓷的收藏與投資價值當然要比古典鈞瓷遜色很多,但鈞窯燒製不同其他瓷器,它的自然裂變、色彩要求決定了 其成功率還是不高,我的朋友是燒製瓷行家,一窯下來,也就有四五件好作品。所以經濟條件許可的情況下,挑選一些名家仿製古典鈞窯是不錯的選擇,只要是精 品,就有收藏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