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第二套人民幣藏品介紹

 金投外匯網
第二套人民幣藏品介紹:第二套人民幣共發行了11種面額,分別是紙幣1分、2分、5分、1角、2角、5角、1元、2元、3元、5元、10元,硬 幣1分、2分、5分;這套人民幣面額結構較為合理,首次實行主輔幣制,並發行了金屬分幣,其面額結構體系成為未來各套人民幣結構體系的基礎。
  在印製第二套人民幣時,由於當時國內印鈔生產能力不足,又缺少高檔專用印鈔紙,我國水印印鈔紙基本由蘇聯提供,其中角幣為滿版空心五角星水印紙張。
  根據本人的實物研究考證,水壩5角券的印製時間為1953年至1973年,期間印刷分了幾個批次一共7年,分別在上海與北京印鈔廠。使用的紙張分為兩種,一種是有水印的蘇聯滿版空心五角星水印紙張,一種是國產的無水印紙張。
  其中1953年到1967年為有水印五角的印刷時間;其後期的1972年6月至1973年3月為深水壩無水印五角的印刷時間,有水印版跨時14年,印刷時間五年。深版印刷跨時9個月。
  作為新中國的第一套五角紙幣,在當時來說屬於大面值輔幣,水壩五角一直採用單面凹印技術,前期為滿版國旗五角星水印鈔票紙,後期由於商品交易的 廣泛,輔幣五角的流通逐漸加大,五角券的防偽等級已可適當降低,為了降低印製成本,從1972年起的最後一批五三版的水壩五角均改為採用無水印國產紙張印 製。深版水壩的最晚印刷時間為1973年3月左右,由於五角券的廣泛流通,第二套人民幣的大面積凹版印刷已經不適合當時的國情,國務院從五十年代開始就著 手定製了紙張邊幅較小的第三套紙幣人民幣方案,第二年的1月也就是1974年1月72版的第三套人民幣五角開始發行,逐漸替換了第二套人民幣的水壩五角, 印製時間的短暫跟商品流通的巨大貨幣交換損耗,無水印五角的身影逐漸在市場上消失。
  過多年的市場考察,發現水壩5角水印版存世最多,這也符合其印刷數量的歷史數據記載。同時在發行冠號上,以246、468、127組為最多,其 中246冠號組佔了絕大多數,根據封單信息考察,246組的水印版五角印刷時間在五四年,根據當時的貨幣投放與流通的情況評估,當時一般在發行上,同一冠 號的紙幣應在同一地區投放,那可以得出一個暫時的結論為246冠號的組的水壩可能投放在當時商品經濟最欠發達的地區,商品流通的不足造成了該地區五角紙幣 使用的停滯,大量的未使用紙幣在八九十年代流入收藏品市場,當然也不排除央行投放的保守庫存最後通過某些渠道流入收藏品市場。
  在深版無水印的五角中,以168、169組為常見,這也與該兩組冠號為最後印刷發行的史實對應的上,前期的無水印五角相對消耗的完全一些。
  經過實物研究,市場大家能接觸到的水壩5角水印券所涉及到的冠字組共41,理論上每組有6個冠字號,冠字號共有246個冠號,加上兩個補號,也 就是248個。;5角無水印券所涉及到的冠字組共5個,冠號理論共有30個,但是根據市場上的實物觀察,最後一組169組,發行冠號最大到619,也即無 水印五角目前僅發現27個冠號,加上補號,也就是28個冠號。
  論最大印量來說,5角水印券與5角無水印券的比例約為:9:1。
  另據本人的觀察,第二套的角幣中,黃一角與火車頭二角的冠號均大於390組,也即均超過480個冠號。由此可見,第二套無水印五角券是角券中的 珍品。另根據有關資料,第三套人民幣的1角背綠水印券的冠字號傾向於16個;1角背綠無水印券及1角棗紅券的冠字號傾向於各160個左右,5角平版水印券 的冠字號為33個,那麼水壩五角無水印券的印量僅多於1角背綠水印券,少於其他任何二三套的角幣品種。當然,1角棗紅1962年4月20日發行,1971 年11月只收不付;1角背綠1966年1月1日發行,1967年12月只收不付;而5角平版水印大約是1981年11月印製,1991年3月只收不付。水 壩的發行最早在1953年,停止流通在1998年,跨度45年,為人民幣史上罕見的品種,流通時間的不同,衰減函數不盡相同,存世量也會相差較大,但可以 肯定水壩5角無水印版由於印製量不大,且一直未引起收藏界的重視,導致大部分已消耗,存世量很少,人民幣收藏這從目前市場上很難收集到該品種的情況可以得 到驗證。
  因此,本人認為水壩5角無水印券是新中國新幣值改革後的各版人民幣中僅次於1角背綠水印、1角棗紅、1角背綠無水印之後的又一珍品(起碼超越平水,平水是80年代的產物,晚於水壩10年,消耗量上遠不如無水印水壩,而且冠號多過無水印的水壩五角)
  目前的第二套人民幣或者一些人民幣大系收藏及禮品定位冊中,個別幣商由於難覓無水印水壩五角券,長以五角水印券充數,當然,目前市面上還出現一 些比較不好的現象就是,很多幣商將深版無水印五角人為的加工成所謂的「紅五角」,破壞了無水印五角的品質。使本來數量就不多的深水壩無水印五角的全品更加 稀缺,這種行為應當改正,將人民幣隨意塗改也屬於違法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