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藏家收藏3萬多張酒標(圖)

北京商報 
藏家收藏的酒标 藏家收藏的酒標 藏家收藏的酒标 藏家收藏的酒標 藏家收藏的酒标 藏家收藏的酒標
王志其實收藏了很多東西,他打開櫃子,滿滿噹噹的全是酒標、煙標、電池標、肥皂標……「還有很多我的冊子都放不下,一大堆都堆著沒能整理出來 呢。」這麼多藏品中最多的要數酒標了,他記得有3萬多張,全國各地的都有。他稱自己是「北京市啤酒標大全」,有關北京的從民國至上世紀90年代的酒標,幾 乎都可以在他家找到。
  一見鍾情
  他常常把自己收藏的「寶貝」拿出來賞玩。不僅如此,到家裡來的客人都有可能聽他講上幾個小時。當然,有些收藏酒標的朋友來看他藏品的時候,他也不敢把自己那些最珍貴的關於「毛主席語錄」的酒標拿出來。「那太稀少了,如果他們看到了,會睡不著覺的。」他驕傲地笑道。
  平時也有很多收藏界的朋友想買他的酒標,他只賣那些自己有很多張的。如果他自己只有一張,無論別人出多高的價他都不賣。在他看來,收藏不僅是一 種樂趣,還是可以用來升值發大財的活。他告訴記者,有枚印著毛主席語錄「抓革命,促生產」的葡萄啤酒、鄭州葡萄酒廠生產的酒標,幾年前他只花了5元錢買下 的,現在市場價是300元,是當初的60倍。
  王志從小就愛好收藏。他還記得第一次收藏酒標的情景。那是1999年4月的一天,王志在報國寺閒逛,無意間看到一個攤子前有幾本酒標冊。學美術 的他一下子被酒標的圖案、設計迷住了,「那是上世紀50年代的酒標,設計精美,圖案非常漂亮,上面的書法相當瀟灑。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了」。王志告訴記者, 他當時決定收藏酒標還有個原因,是他發現身邊收藏酒標的人很少。那天,王志一口氣就把地攤上這5本酒標統統買下,花了500元。從此他跟酒標結下了不解之 緣,他家人常常責怪他把工資都花在酒標上了。
  不放過任何一個
  「淘寶」的機會
  王志迷上了酒標,常常到報國寺、潘家園淘寶,一個攤挨著一個攤地尋覓。「我每個禮拜四四五點鐘就起來往報國寺趕,因為去晚了就沒好貨了,十幾年 來幾乎沒間斷。」不僅如此,王志常常到全國各地收藏酒標,參加各種各樣的收藏活動。「這些年來,徐州我就去了12次,因為那個地方常有收藏集會,無論多忙 我也不輕易錯過。徐州的活動是週六開始,我一般在週三就會趕到,否則去晚了好東西就被別人搶走了。」王志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淘到酒標的機會,有時候特地奔 赴遙遠的外省,哪怕只淘到一枚酒標,他覺得值得。
  走的地方多了,王志結識了全國各地搞收藏的朋友。大家都知道他喜歡收藏酒標,常常會給他推薦。有一次,他去南昌參加一個收藏活動。在活動現場, 他從一個徐州人手裡花80元錢買了一張「南昌甜啤酒」的酒標,是南昌罐頭啤酒廠出品的。不一會兒碰到了一位老熟人,是以前賣過酒標給他的老太太,她生氣地 對他說:「我等你等了很久你都不來,我把那張『南昌甜啤酒』賣給徐州人僅得10元錢,而你卻給那人80元錢。你為何不早點來,氣死我了!」
  不悲不喜
  王志最開心的是一次撿漏,那次是一位80多歲的老爺子過世了,他兒子就把老爸的藏品拿到市場上賣,恰被王志遇到,他就「一鍋端」了。在王志這十 幾年的收藏生涯中,撿漏的情形不少。得失乃收藏界的常事,有撿漏的時候,打眼也在所難免。雖然酒標市場假貨不多,但是卻被王志遇到了。他給記者講起了那次 打眼經歷:
  「那是4年前的事情了。在徐州的一次藏品交流會上,一個河南人向我招手,說有好東西給我看。我過去一看,是『光明啤酒』酒標,這是我以前都沒有 見過的。我一下子買了十幾張,雖然每張要120元,但我怕錯過了就狠下心買了。可是,回到北京之後,我在報國寺看到了和我那張一模一樣的酒標。我把之前的 拿出來一對比,發覺我那天買的那十幾張酒標都沒有商標,並且連出廠的廠家都沒有標明。我這才明白自己上當了,買的是假的。任何一個酒標上面都是有商標的。 我以後收藏就長了心眼。」
  記者 鄒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