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

劉海粟書畫真偽淺談(圖)

收藏投資導刊
文/黃祥傑
  劉海粟的山水畫,前後風格變化非常大。前期主要受石濤和沈周的影響,筆線像沈周,構圖、用墨則更接近石濤。那時期,他似乎並不特別在意色彩的探 索而更注重水墨的運用,早年作品中,設色作品並不多見,僅有的幾件,也以用色清淡的淺絳山水為主。大部分作品都類似寫生稿,用細密的線條勾勒,用淡淡的墨 色渲染,單純而明快。從1950年代末開始,劉海粟開始了沒骨青綠山水的探索,繽紛的色彩開始出現在他的作品中。而他這時期的水墨山水,顯然也受到沒骨畫 法的影響,水墨層層渲染,因此畫面厚實、層次豐富。劉海粟把沒骨青綠與水墨勾染的技法融匯貫通,開創了潑彩山水的新面目。
图一圖一
黃山是劉海粟一生反覆描繪的題材,《黃山煙云》(圖一,紙本,尺寸:56x90cm),創作於1969年,在眾多黃山題材的作品中,它也許不那 麼搶眼,但它是劉海粟過渡時期的重要作品,它既能讓我們窺見畫家前期的山水畫樣式,又能讓我們知道後來潑彩山水的根源所在。這件作品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水墨 的渲染:山石的體積感靠渲染,雲霧輕柔的質感靠渲染,光影的明暗靠渲染,它已經不再是勾勒之後可有可無的一種輔助方式,而是作者主要的表現手法,正是通過 層層加染,使畫面厚實豐富,意蘊無窮。
  劉海粟的潑彩山水大都有水墨打底,而且許多底本非常完善,幾乎可以看成是完整的作品了,這時再潑上色彩,流動的色彩難以掌控,只能因勢利導,所 以常常能收穫意外的效果。一件潑彩山水畫是否成功,取決於兩個關鍵因素:水與色。水分控制不好,山石宛如一堆爛泥;色彩把握不好,畫面駁雜花亂。劉海粟有 了前期中國畫與油畫兩個方面的創作積澱,用水用色了然於胸,晚年的潑彩山水畫是水到渠成的自然收穫。
图二圖二
《黃山人字瀑》(圖二,紙本,128x64cm)創作於1982年,與常見的那種色彩絢爛的潑彩不同,這件作品色彩較為單純,以石青為主色調, 輔以三綠、赭石等。透過色彩,我們可以看到近景的山石、樹木等都用筆墨勾畫得非常細緻,雲霧、遠山也都用淡墨層層渲染,整幅作品水墨還是居於主導地位,意 境也顯得清幽冷寂,與傳統的山水畫差距不是很大。然而,這件作品還是可以看出劉海粟潑彩山水的獨特之處:一是厚重,所有的山峰、樹木都由一層層濃淡不同的 墨與色疊加而成,類似套色印刷的手法,重墨處黝黑光亮,淡墨處溫潤清澈,形象特別豐滿,層次又很豐富;二是敷彩極具個性,那些石青、石綠與水墨交融碰撞, 呈現出宛如金屬腐蝕後特有的斑斑駁駁而又迷迷濛濛的肌理效果,感覺特別沉穩凝重;三是巧妙的虛實對比,畫家筆下的山水,大都構圖豐滿,靠雲霧的穿插使近景 遠景各得其所,有時濃密的山谷間透出一縷亮光,頗有奇效,使濃重的畫面不致沉悶壅塞。當然,這件作品虛處比實處更精彩,那若隱若現的遠山、飄渺不定的雲 霧、水汽氤氳的瀑布,無一不是曲盡其妙。
图三圖三
《黃山奇景》(圖三,紙本139x70cm)創作時間為「壬戌」年,即1982年。構圖與圖二大同小異,表現手法也基本相同,先用水墨勾染,然後潑墨潑彩。但仔細比較,二者的水平卻天差地別,後者明顯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贋品:
  一、畫面又花又亂。那些留白,東一塊西一塊,散亂分佈,整個畫面缺少一種凝聚的力量。而且云腳、遠山用筆太實,留白的形狀過於規整,與雲霧那種 輕柔飄渺的特質很不相符,對比真跡,這些留白邊緣的著筆處都非常的輕靈活脫。而「人」字形瀑布畫得更為拙劣,邊緣整齊,如刀刻一般,飛流直下的瀑布怎麼可 能是這樣的形狀呢?
  二、筆墨的功夫也很不到家。畫樹、勾勒山石的線條綿軟無力,筆頭水分又控制不好,不管是筆線還是塊面,但凡見筆見墨處,無一不是漫漶臃腫。山峰畫得特別平,沒有凹凸的體積感,近景、中景、遠景的空間關係也沒處理好,畫面根本立不起來。
  三、色彩漂浮瑣碎。石青、石綠設色過於淺淡和分散,沒有潑彩的痕跡,遠山的敷色筆觸細碎,毫無章法。落款的書法與真跡相比,更有天壤之別。
  其實,劉海粟的潑彩山水,市場上是難得一見的。那些託名劉海粟的贋品,倒是層出不窮,以訛傳訛,以致敗壞了劉海粟的聲譽。那些贋品,有的技法拙 劣,一眼可以看穿,蒙人不太容易;有的略有水準,幾能亂人耳目,譬如圖三,就進了大拍賣公司的拍場,而且居然順利成交。還有一類作品,疑是代筆,畫假而款 真,雖不多見,應當格外注意。
图四圖四
《黃山白龍潭》(圖四,紙本,136x67cm),「壬戌」年創作,劉海粟以黃山白龍潭為題材的作品有好幾件,然而這一件卻疑點重重:一、畫面 缺少真跡特有的那種由色與墨交融衝撞所形成的斑駁的肌理;二、山石畫得都較草率,看不到層層的筆墨疊加,用色雖濃,畫面的層次並不豐富;三、水紋畫得雜 亂,線條大都粗短細碎,毫無韌性,作為畫面的主體部分,畫家不可能畫得如此草率。然而,讓人奇怪的是,這幅畫的落款{圖五]卻吻合劉海粟晚年的書法風格, 寫得率意從容,作偽者顯然到不了這種境界。我們再回頭看那石青、石綠的色澤,與劉海粟一貫所用也完全一樣,是不是可以這樣推測,這是由他身邊親近之人所 畫,然後由畫家本人添款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