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中華新聞社報導-5根乾隆沉船金條將上拍場

本場Lot1775至Lot1779號將有連續五根清乾隆年間金條上拍,其中包括臣記金條一件、元記金條三件及無字金條一件,均是1984年於荷蘭“Geldemalsen號”沉船中打撈出水的,全部保存完好,起拍價均定為2.2萬美元。

首枚為清乾隆年間臣記十兩金條,重364.81克,正面上下各打有“寶”字,中間打葫蘆印“臣記”,背面左右各打“三益”,中間葫蘆印“王鋪”;隨後連續上拍的三件元記金條造型相近,正面上下各打有“寶”字,中間則打有葫蘆印“元記”,但重量有所不同,分別為366.9克、366.9克、 364.71g克;本場無字金條與其它四件不同,並未有任何金鋪商號印記,僅在背後刻有十兩二字,重372.51克。



這幾枚金條頗具傳奇色彩,據此前史料記載,1751年12月18日,“Geldemalsen”號商船滿載中國貨物從中國廣東駛往故鄉荷蘭,1752年1月3日,由於意外在中國南海附近觸礁沉沒,大批瓷器,物品,金銀沉入海底。 1984年,英國潛水員邁克·哈徹(M.Hatcher)從沉船中撈起16萬件青花瓷器和126塊金錠。 1986年4月,佳士得公司在阿姆斯特丹拍賣了這批珍貴文物,在歐洲反響強烈,反應十八世紀中國對外貿易歷史,幾乎所有拍品有歐洲藏家收入囊中,此件金錠為佳士得拍賣會原物,極為珍貴。

  1746年9月,荷蘭建造了六艘新貨輪。賈恩·範·鮑塞爾作為其中一艘貨輪的主人,在米德爾堡坐擁要位,他依照傳統以他們家族在海爾德馬爾森的莊園命名了這艘始往東印度的商船。整艘船的建造花費了九個月的時間,1747年7月10日,這艘寬42英尺,長150英尺(約12×42米),容量達1,150公噸的巨輪交付使用。 1748年8月16日,“Geldemalsen號”開啟了她的處女航程。

  1752年1月3日,經過16天的航程後,“Geldemalsen號”接近赤道附近。下午三點半左右,船長莫雷爾從他的船艙出來,這場災難毫無預兆,天空晴朗,北風徐徐。莫雷爾詢問水手長東方“Het Ruyge Eiland”的情況,水手長回答船西北島隱約可見。船長下令向南航行。六點左右,天還沒有全黑,兩位水手再次爬上瞭望台,茫茫大海,毫無陸地的痕跡。天幕全黑,船的前方突然觀察到碎浪,水手大叫出來,但是船舵很難轉動,一切來得太快,隨著一聲巨響,海爾德馬爾森號撞上了一塊礁石。水湧進了船艙,海爾德馬爾森號掙扎了一會兒後,船體最終破裂,午夜時分,水手紛紛棄船而逃。第二天清晨,整艘船和一些海員已經毫無踪跡,32名人員在茫茫大海中生還。剩餘的80人與“Geldemalsen號”一起沉入大海。據估算整個海難損失了約900,000荷蘭盾,其中船上的金子大概價值68,135荷蘭盾。

  1月10日,經過一周的艱辛,兩救援艘船抵達蘭島。這次海難十分蹊蹺。這艘貨船為什麼會在如此熟悉的海域出事?為什麼只有這麼少人得救?為什麼在最後一刻,船長只將一些文件和兩抽屜德國銀幣送出,而不是船上的金子?生還人員會不會偷出金子,並將其藏了起來?水手長作為職位最高的生還人員遭到了質疑,被迫一次又一次的講述事情的經過。 “Geldemalsen號”在海底沉睡了233年後,被邁克·哈徹船長(Captain Michael Hatcher)發現。船體基本被侵蝕不見,只剩下了金子、青銅和瓷器。而其實茶葉,才是海爾德馬爾森號的真正目的,價值686,997英鎊,大約估算約有400,000荷蘭盾的巨大利潤。打撈上來的東西分為2,746項,在五年裡的11次拍賣中陸續賣掉。

  1986年5月1日,週五,佳士得將160,000件瓷器與126枚金條全部賣出,總價共計3700萬荷蘭盾,相當於2000萬美元。而近年來在各場拍賣會中,“Geldemalsen號”沉船出水金錠也時常現身,誠軒2011年秋拍一枚臣記金條51.75萬元成交;中國嘉德2015春拍一枚寶記金條58.65萬元成交;中國嘉德2016年秋拍依舊是一枚寶記金條46萬元成交。

  來源:黃金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