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中華新聞社報導 - 弘一大師:心志要苦,意趣要樂,氣度要宏,言動要謹


人生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總是無法避免苦樂的感受,追求幸福安樂,希望遠離苦難。究竟什麼是真正的苦與樂,應該追求哪方面的樂趣,卻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這一條格言告訴我們,心志要苦,這個苦不是痛苦,而是刻苦,勤苦。心意志向要刻苦,勇於承當,敢於面對,克服自己的煩惱習氣,自覺磨練心性,把自己打造成上根大器。玉不琢,不成器,沒有艱苦的鍛造,何來精美的珍器?

意趣要樂,意味旨趣要和樂。用心追求真理,用諧調和雅的禮樂陶冶性情,與大自然融為一體,與一切人和睦相處,隨處都能悟入真實。這種學習,成長中的欣喜快樂,從心底流出,雋永綿長,生活的簡單清苦無法沖淡,沒有曲終人散的淒涼,沒有盛宴難再的悲嘆。基督教說神貧,中國古人說甘貧,都是得到了真正的趣味。這裡苦樂二字必須看的清楚,不可解錯認錯,行錯做錯,就一錯到底了。

“氣度要宏”,宏是寬宏大量。內心的度量氣概,表現在外的氣魄風度,內外一如,共同構成一個人的氣質,心胸寬廣,眼界開闊,氣概宏偉,自然表現出器宇軒昂,風度瀟灑,自在解脫。

“言動要謹”,謹慎。這個謹字不是拘謹因循,而是思惟嚴謹,態度恭謹,做事勤謹。因為心胸開闊,見識深遠的人知道,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在言語舉動上所表現出來的,一定是對事情負責盡職,言語動作要謹慎,態度謙和,不會傷害別人。所以言語行動的謹慎正是來自於氣度的宏大,二者不但沒有矛盾,其實正是統一的整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