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中華新聞社報導-齊白石的“草虫畫”超越古今

                                                                 齊白石草虫畫
  牟建平

  眾所周知,在近代中國美術史上齊白石是“詩書畫印”俱佳的巨匠。他擅畫花鳥、水族、山水、人物等多種題材,其大寫意造詣很高,但他也擅長精細一路,特別是其工筆草蟲花卉畫代表了他繪畫的最高成就,用“超越古今”來評價是恰如其分的。

  草虫畫,是專指對昆蟲加以描繪的畫作,在中國畫史上並沒有專門的分科,只是依附在“花鳥蔬果”類裡。在北宋《宣和畫譜》中,把它附在卷二十的蔬果中。但在唐宋的畫史裡,已開始出現某某畫家“擅草蟲”的記載。宋代小品畫中不乏草蟲之作,有些工筆草蟲精細程度令人嘆為觀止。如林椿《葡萄草蟲團扇》,李安忠《晴春蝶戲圖》,還有佚名的《山茶蝴蝶》等,但所畫草蟲品類較少。晚清的居廉是畫工筆草蟲的高手,他畫的《梧桐雙蟬》非常精妙。而到了齊白石筆下,不僅草蟲種類繁多,刻畫入微,更是獨創“兼工帶寫”的畫法,超越了前人,使草虫畫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30歲前涉獵草蟲題材

  齊白石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畫草蟲的?齊白石的忘年好友黎錦熙在《齊白石年譜》1902年一節中提到:“辛丑(1901)以前,白石的畫以工筆為主,草蟲早就傳神。因為他家一直養草蟲——紡織娘、蚱蜢、蝗蟲之類,還有其他生物,他時常注視其特點,作直接寫生的練習,歷時既久,自然傳神。”由此可知,齊白石在30多歲前就已經開始畫草蟲了。在《白石老人自述》中齊白石自己回憶:“那時令弟仲葛、仲麥,還不到20歲。暑假放假,常常陪伴我,活潑可愛。我看他們撲蝴蝶、捉蜻蜓,撲捉知了,都給我作了繪畫的標本。”

  目前可以見到的齊白石最早的草虫畫是1894年畫的《草葉蛾子》,屬款“三百石印富翁”,是典型的金農體,印章也是早期的常用印“木居士”。此外,1902年“沁園師母命畫”的《花卉蟋蟀》團扇,蟋蟀十分工細,花卉以沒骨畫法畫出。這一時期的花卉也是工筆居多,色彩還不亮麗,有些畫作落款書法是金農體,明顯是齊白石的早期草虫畫風格。在1920年未變法前,齊白石還曾經以八大山人的冷逸畫法畫過一段時間的寫意草蟲花卉,純用水墨,用筆簡率,構圖舒朗,但在當時並不受到歡迎,後來就基本棄之不畫了。

  齊白石的畫作題款中多有對蟲寫生的記載。如遼寧博物館藏1919年《紡織娘》,畫題:“己未十月於借山館後得此蟲,世人呼為紡績娘,或呼為紡紗婆,對蟲寫照。”在1922年的《草蟲冊頁十二開之五,秋葉孤蝗》中齊白石長題到:“餘自少至老,不喜畫工致,以為匠家作,非大葉粗枝、胡塗亂抹不足快意。學畫50年,惟40歲時戲捉活蟲寫照,共得七蟲,年將60,寶辰先生見之,欲餘臨,只可供知者一罵,弟齊璜記。”在另一幅題《天牛豆角》上他題:“歷來畫家所謂畫人莫畫手,余謂畫蟲之腳也不易為。非捉蟲寫生,不能有如此之工。”

  兼工帶寫的創作風格

  齊白石兼工帶寫的草虫畫是什麼開始轉變形成的?我們看辛酉年(1921年)畫的《蜜蜂》扇面,畫面畫了10只形態各異的蜜蜂,所配的花卉既不鮮豔也不突出。中國美術館藏1924年畫《草蟲冊頁》,屬於過渡期作品。同年1924年畫的《荔枝天牛》(中國美術館藏),筆墨雖稍顯拘謹,但兼工帶寫的風格已經初具模樣。在上世紀20年代中期,齊白石的畫風開始發生巨變,在吸收了海派吳昌碩的金石畫派的畫法後,又加以自己個人的變法,色彩更加艷麗奪目。此時他以大寫意的花卉配以工筆草蟲,工寫結合,畫風新穎,獨樹一幟,受到市場的歡迎。

  齊白石一生畫的草蟲品種非常豐富,多達數十種。不僅有蜻蜓、蝴蝶、蟬、蜜蜂、蟈蟈、螞蚱、螳螂、蟋蟀、天牛、蛾、螻蛄、蝗蟲、灶馬、蜘蛛、水蝽,甚至還有蟑螂和蒼蠅。蟑螂和蠅這類不潔之蟲,以前是很難入畫的,但齊白石將它們描繪入畫,觀者並沒有產生污穢感,反而畫得生動自然。當然,齊白石也畫那些美麗的昆蟲,蝴蝶、蜻蜓、蟬和蜜蜂他畫得最多,他畫《荔枝蜻蜓》《雁來紅蝴蝶》《楓葉秋蟬》《藤蘿蜜蜂》,令人賞心悅目。蟈蟈、螞蚱、螳螂、蟋蟀也是他愛畫的,他畫《葫蘆蟈蟈》《鳳仙花螞蚱》《稻穗螳螂》《豆角蟋蟀》,生活氣息很濃。

                                                 齊白石 葫蘆蟈蟈 中國美術館藏
  何時停畫工筆草蟲

  齊白石何時開始停畫工筆草蟲的呢?他在上世紀20年代的一本《草蟲冊》中題:“客有求畫工致蟲者,餘目昏隔霧,從今封筆矣。”在另一幅《工蟲老少年》中齊白石題句:“寄萍堂上老人強持細筆”,說明這一時期白石老人工筆草蟲已不多畫了。但我們看隨後的上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齊白石都有工筆草虫畫作問世,甚至新中國成立後,都有個別工筆草蟲花卉作品出現,如中國美術館藏《貝葉工蟲》和《秋韻》,只是數量明顯減少。這些工筆草蟲究竟是他人的代筆呢?還是白石老人自己的真跡?

關於這些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的工筆草蟲花卉畫,學術界多數認為是齊白石為了防備老年眼力不濟,早年特意提前多畫了一些工筆草蟲,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拿出來補畫了花卉,形成了後來的作品。關於這一點,在齊白石1952年畫給女弟子老舍夫人胡絜青的一幅《蜻蜓牽牛花》的題跋中得到了印證,齊白石在畫上題:“絜青女弟子喜予舊作,老來添花。九十二歲白石。”此時齊白石已經92歲了,不可能再畫精細的工筆蜻蜓了,題跋中特別指明是“絜青女弟子喜予舊作”,可知是白石老人本人的親筆工蟲,並不是他人的代筆。

  在眼力不濟,工筆草蟲少畫、不畫的同時,齊白石也畫了不少寫意的草蟲,如《蓮蓬蜻蜓》、《貓蝶圖》等。在1954年畫的東北博物館藏《花卉草蟲冊》中他專門題到:“此冊子如三兒畫蟲,白石老人補花草併題款識。”這一時期的工筆草蟲,齊白石有些已經讓三子齊子如代筆,但畫中鈐蓋“子如畫蟲”印,只能算合作畫。坊間傳聞,齊白石晚年的工筆草蟲有些是齊子如畫的,這個推測難以斷定。齊子如在齊白石的子女中是最早畫出名的,尤擅工筆草蟲,他畫的蜻蜓、蟈蟈、螳螂、蟬、蚱蜢生動逼真。齊白石曾在一小冊頁上寫到:“子如畫蟲學於餘,畫蟲之功過于乃翁。”對齊子如的草蟲多有讚賞。

  齊白石還有一些工筆草蟲並沒有配畫寫意花卉,而是單獨以草蟲的形式作為獨立作品存在,如中國美術館藏《昆蟲冊頁二十開》。齊白石在其中一開冊頁上寫了很長的一段題跋對此做出解釋:“此冊計有二十開,皆白石所畫,未曾加花草,往後千萬不必添加,即此一開一蟲最宜。西廂詞作者謂不必續作,竟有好事者偏續之,果醜怪齊來。甲申秋八十四歲白石記。”這類獨立的草虫畫,儘管空空的畫面只有一個草蟲,但因有了款書和印章,自然已是完整的作品。北京畫院還藏有一些齊白石畫的草蟲,連款、印都沒有,在齊白石去世後家屬捐獻給北京畫院,這些畫作當然也被認定為齊白石的真跡。

  齊白石的工筆草虫畫因“工寫結合”的獨創而受到藏家的熱烈追捧,近年在拍場屢有上佳的表現。早在2009年北京保利秋拍上,齊白石《可惜無聲》花卉草蟲冊就以9520萬元的高價成交。在2015年12月北京保利秋拍上,齊白石《葉隱聞聲·花卉工筆草蟲冊十八開》再次拍出1.15億元的天價。正是由於市場的走俏,其草蟲花卉贗品也大量湧現拍場,不少以高價拍出。如某高價冊頁,款書生硬,草蟲呆板,構圖也不是齊白石慣有的構圖,卻以不菲高價拍出。目前拍場上齊白石草蟲花卉畫既有上世紀20年代以前早期的作品,也有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可謂花樣繁多,買家應保持高度警惕,以免上當受騙。

  來源:美術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