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中华新闻社报导-海昏侯墓孔子屏风其实是穿衣镜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工作一直在有序进行。近日,海昏侯墓主椁室出土的“孔子屏风”吸引了考古界的关注。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提出,这件文物或许不是屏风,而是一组铜镜。

  此外,考古人员揭开覆盖在墓主人刘贺面部的玉璧,发现了保存较完好的牙齿。考古人员还在刘贺腹部发现尚未消化的“香瓜子”,由此推断刘贺或是夏季去世。
                                                     ”海昏侯墓出土的“孔子屏风”
                                      考古人员在刘贺遗骸腹部发现尚未消化的香瓜子
  紫金城城址属于双城墙结构

  今年以来,考古人员还对海昏侯国都城紫金城城址进行了深入钻探,取得了重大突破。

  我国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双城墙是在唐代,但在对紫金城城址的考古中,工作人员通过钻探工作,发现紫金城城址属于双城墙结构,有5座城门。考古 人员在一座城门边上还发现了距地表1.5米、200多米长的汉代时期的道路。该道路双向通行,路面坚硬。在内城核心位置,考古人员发现了上千平方米以上的 大型建筑基址,基址上还发现回廊的痕迹,专家推测这里可能是当时的宫殿区域。在紫金城城址的北部,还发现了几百座小型坟墓以及大量的陶窑。

  此外,考古人员还发现紫金城城址的水路系统比陆路系统更发达,因为考古人员在整个城区的水陆交接处发现至少8处大面积红土夯筑的码头痕迹。

  “孔子屏风”其实是穿衣镜?

  在海昏侯墓主椁室出土的“孔子屏风”吸引了考古界的关注。这件“孔子屏风”上绘有中国迄今发现最早的孔子像。这组屏风构造特殊,不是单纯的漆 木材质,漆木板的背后还有一块同等长宽的铜背板。对此,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提出了新的观点:这件文物或许不是屏风,而是一组铜镜。

  王仁湘认为,如果是古代屏风,规格似乎小了一点。整体高度不足1米,虽不算太低,在人处坐姿时勉强可以遮挡,但宽度更窄,遮蔽功能欠缺。而其 中镶嵌的铜板的用处也值得思考。他认为铜板的用处与加固无关,因为想要更加坚固,可以直接增加木板的厚度,而不必额外贴上一块铜板,该铜板一定另有来头。因此他大胆推测,这一组文物并不是屏风,而应当是铜镜。

  据悉,1980年山东淄博窝托村南西汉齐王墓五号陪葬坑中,也曾出土过一件大型矩形铜镜,镜长115.1厘米、宽57.7厘米、厚1.2厘 米、重56.5千克。齐王墓的方镜与“孔子屏风”上的铜板并无太大区别,只是体量更大。所以仅以大小而论,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这块铜板可能也是铜镜。齐王 方镜只存镜面,镜框之类的附件没有保存下来,这次海昏侯墓的发现可以与之互证。

  在王仁湘看来,这件“孔子屏风”如果是铜镜,那么镜架主体为方框形,以稍厚实的方木合围,中间嵌置镜面和镜背。镜架四周或有雕饰漆绘。屏风背 板的铜板就是镜面。镜背为漆木质,绘有孔子及弟子画像,书写孔子及弟子生平事迹。镜架上安装有活页,是镜面附加的开阖遮盖设计,遮盖体也是漆木材质,其上 依稀可辨认“衣镜”、“佳以明”等字样。

  该文物是在主椁西室门口附近出土,王仁湘认为这件文物应当有避邪的用意,或者可以认作是守门驱邪镜。又因为镜面硕大,日常可作正衣冠之用,也可以取用一个现代用语认作是穿衣镜。

  刘贺遗骸腹内发现香瓜子

  考古人员发现,墓主人头部由玉覆面整体覆盖,是一个梯形的漆盒子,中间镶嵌一块很大的玉璧,透过上边的圆孔能看到墓主人刘贺的牙 齿。揭开玉覆面后,考古人员惊喜地发现,牙齿都保存完好,上下两排、咬合紧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透露,由于南方是酸性土壤,遗骸不易保存, 因此发现牙齿是极为珍贵的。 “我们注意到门牙有些缺憾,说明刘贺生前的身体状况欠佳,有一些疾病。”目前,这些牙齿的有关数据被送至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进行 DNA检测和研究。据了解,在牙齿上方还能辨认出小部分鼻骨痕迹。目前,考古工作者正研究牙齿的清理和提取方案。而根据汉代葬俗,牙齿中一般会有玉琀。考 古人员认为在刘贺牙齿中发现玉琀的可能性也很大。

  在刘贺遗骸的腹部位置,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些未完全消化的香瓜子。 “我们在遗骸腹部发现外围有一些玉饰品,还发现了一些瓜子,就是现在的香瓜 子。”徐长青认为,南方地区夏天七八月时天气炎热,人们会食用一些瓜果降暑。从香瓜子的形状来看,与现代梨瓜的瓜子很相似,因此可能是当地夏天盛产的一种 瓜,因此刘贺去世的季节应该是在夏天。目前,内棺的清理还在继续,整个工作预计要到六月底才能完成。

  来源:中国江西网-信息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