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修行為何要“斬三屍”?

 無上清淨中國道教
道教的“三屍”觀念與醫藥養生學-道教認為“生可惜也,死可畏也”,歷來十分重視具有濟世活人之功效的醫術,作為道教問道修仙之重要途徑的“斬三屍”,其過程與內容也體現了與醫藥養生學千絲萬縷的聯繫。
“三屍”又叫“三屍神”或“三屍蟲”,也叫“三彭”或“三蟲”,具體包括“上屍三蟲”、“中屍三蟲”、“下屍三蟲”,所以稱為“三屍九蟲”。
“三屍蟲”中之“上屍”名“青姑”,“中屍”名“白姑”,“下屍”名“血姑”,或言“上屍”稱“彭踞”,“中屍”稱“彭躓”,“下屍”稱“彭矯”。
“九蟲”則指“伏蟲”、“回蟲”、”白蟲”、“肉蟲”、“肺蟲”、“胃蟲”、“鬲蟲”、“赤蟲”和“蜣蟲”。“三屍”是先天就伏于父母胞胎中的,並且隨著人的降生而與生俱來。
《太上三屍中經》曰:“人之生也,皆寄形于父母胞胎,飽味於五穀精氣。是以人之腹中,各有三屍九蟲,為人大害。常以庚申之夜上告天帝,以記人之造罪,分毫錄奏,欲絕人生籍,減人祿命,令人速死。”
“三屍九蟲”之惡,不僅言人過失,引人出現過失,同時還是人體的糟踐者。道教以治三屍為成仙之要,斬得三屍,即證金仙的觀念在道教徒心目中根深蒂固。
一、唐段成式《酉陽雜俎》卷二雲:“上屍青姑伐人眼,中屍白姑伐人五藏,下屍血姑伐人胃命。”《中山玉櫃服氣經》注文說,上屍使人“眼暗面皺,口臭齒落,鼻塞耳聾,發禿眉薄”。
中屍使人“心旋意亂,肺脹胃弱,氣共傷胃,失饑過度,皮癬肉焦”,下屍使人“腰痛脊急,腿痹臀頑,腕疼頸酸,陰萎精竭血幹骨枯”…“此三屍毒流,噬嗑胎魂,欲人之心,務其速死”-《雲笈七簽》卷六十,記錄了三屍戕害人體引發疾病症狀。
《太上三屍中經》說:“蛔蟲長四寸五寸或八寸,此蟲貫心人死。白蟲長一寸,相生甚多,長者五寸,躁人五臟,多即殺人,兼令人貪食煩滿。胇蟲令人多咳嗽。胃蟲令人吐嘔不喜。膈蟲令人多涕唾。赤蟲令人腸鳴虛脹。
蜣蟲令人動止勞劇,則生惡瘡顛癡,癰癤疽瘺,癬疥癇癩,種種動作。”記錄了三屍戕害人體引發疾病的症狀。
葛洪指出“三屍”就是寄生在人體內的害蟲。“三”表示這種害蟲數目巨大,“屍”則是這些寄生蟲的名字。陶弘景則認為“三”是實指,三屍是三種危害最大的寄生蟲。他詳細描述了三屍的性狀,認為上屍寄居在腦後的玉枕穴裡,是一種藍綠色的蠕蟲,長二寸,會引起人頭部強烈的脹痛感。
當年魏王曹操罹患的頭風病,就是上屍造成的。中屍居住在背部中央夾脊穴一帶,脊椎兩側,是蠕蟲的一種,比上屍略短粗,頭部有一些須狀的觸手,一旦中屍偏離背脊,寄主就會受到駝背的困擾。
下屍生活在尾閭穴內,有決定人類生死的能力。下屍是血紅色的,渾身長著細密的短毛,裹在厚厚的黏液裡。關於它的形狀,一種說法是與蠶相似。
另一種說法則認為如同長到五個月大的胎兒。柳宗元《捕蛇者說》中載永州之野產的“異蛇”能夠“去死疾,殺三蟲”。《三國志 華佗傳》中曰:“(樊)阿從佗求可服食益人者,佗授以漆葉青粘散。漆葉屑一升,青粘屑十四兩,以是為率。言久服去三蟲,利五藏,輕體,使人頭不白”,亦是古代防治三屍蟲的記錄。
現代醫學所說的“弓形蟲”病toxoplasmosis,中醫名“三屍蟲”病,是由“弓形蟲”-三屍蟲引起的人畜共患病。“弓形蟲”80%寄生在人的大腦,其次是心臟、眼睛,臨床常以一個或多個器官受損的症狀出現。常年反復作用可造成神經官能性疾病、糖尿病、心腦血管等病症。
在多病型“弓形蟲”病病人中,有一些人由於先天感染,免疫系統受到較大破壞,或由於營養不良等原因,使患者經常發病,單一器官,或幾個器官同時發炎,多年來反反復複,病情逐年加重,身體逐年衰弱。也有少數人身體逐年好起來,但大腦和心臟逐年衰退。
“弓形蟲”病的診斷主要依靠檢測,可靠的檢測方法沒有在全國乃至全世界普及,臨床極易造成誤診。
“弓形蟲”的寄生部位,以及弓形蟲病的先天攜帶性、器官感染性、不易確診性,都與道書中“三屍”的記載有所吻合,很明顯是關於人體寄生蟲病發病時症狀的記錄。
另一方面,“三屍”除了寄生蟲的屍體解釋之外,還被認為是人體邪氣所化,《雲笈七簽》卷八十一曰:“其三屍者,托陰氣以為靈”,又曰:“(人)死後魂升於天,魄入於地,唯三屍遊走,名之曰鬼。”無論靈或鬼,都是道教中極為常見的名詞,其本質也就是天地間異於陰陽之氣的邪氣。
《素問 生氣通天論篇》曰:“天地之間,六合之內,其氣九州、九竅、五藏、十二節,皆通乎天氣。其生五,其氣三,數犯此者,則邪氣傷人,此壽命之本也。”
中醫認為人體之所以得病,便是因為外邪入侵所致,而三屍作為人體邪氣,便不難理解為何道教認為人體所得種種疾病皆因三屍而起。
二、“三屍”危害人體,道教因此有了種種殺滅“三屍”的方法,並以“斬三屍”為得證金丹的基本前提。
這些方法主要包括:
1 藥物-如何“斬滅三屍”,道書中提到了眾多的藥物和藥方,常見的包括黃精、丹砂、茯苓、白芷、桃葉-一云桃根、蕪荑...等,《雲笈七簽》卷八十二中記載了諸多藥方,如:“三月三日取桃葉-一云桃根,搗取汁七升,以大醋一升同煎,令得五六分,先食-頓服之。隔宿無食,即屍蟲俱下。”
《本草綱目》中對黃精的記載為:“補諸虛,止寒熱,填精髓,下三屍蟲。”考其藥性,味甘性平,有補中益氣,潤心肺,填精髓,助筋骨之功。”
“丹砂味甘性寒,主治身體五臟百病,養精神-安魂益氣,輕身,使人精力旺盛,不易衰老,殺精魅邪惡鬼,通血脈,止煩渴,悅澤人面,鎮心,主屍疰抽風,解胎毒痘毒,驅邪虐。”
“茯苓味苦性平,能夠安魂養神,調髒氣,除腎邪。白芷則味辛性溫,可以散風除濕,通竅止痛,散胃、腸、肺三經之邪,而以胃經為主。”
“桃葉味苦性平,可除屍蟲,去瘡毒,治惡氣。蕪荑味辛性平,主治五臟邪氣,散毒化石,殺蟲散瘀。”
不難看出,這些道教中用來殺三屍的藥物,都具有一定殺蟲驅邪散瘀的藥效,其醫學底蘊也正在於此。
2 行氣-現代醫學雖無法具體解釋氣在人體中的功用,但行氣對人體的益處卻早已為世人所共識。行氣同時是道教養生學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養性延命錄》引張湛《養生集敘》曰:“養生大要:一曰嗇神,二曰愛氣,三曰養形,四曰導引,五曰言語,六曰飲食,七曰房室,八曰反俗,九曰醫藥,十曰禁忌。”
葛洪也認為養生術至關重要的有“三事”:“欲求神仙,唯當得其至要,至要者在於寶精、行炁、服一大藥便足,亦不用多也”,指出“人得天地之氣以生”,得氣則生,失氣則死。足見道教對行氣的重視。
《雲笈七簽•庚申部》中多次提及行氣之事,于人體健康顯然也是極其有利的。
3 符咒-符咒包括符籙和咒術,是道教的重要法術之一。道書中對除三屍之咒術符籙多有記載,如《雲笈七簽》中記載的落上屍之道便云:“當青書《上玄滅欲斬屍變景流光玉符》著頭上,當於色欲之門,北向銜刀,請一杯清水,面臨水上,師于弟子後,叩齒九通,咒曰:上屍青欲,自號彭倨,變化九種,鳥頭蛇軀。混沌無心,或沉或浮。貪欲滋美,華色自居。走作魂魄,司人過咎。斷人命根,氣散神遊。放浪三宮,小蟲無劬。真人甲乙,佩籙帶符。色欲已斷,死路已除。”
“元始有命,請斬屍頭。三台監形,速出無留。滅根絕種,勿使遺餘。甲乙練真,三宮清虛。五帝監映,太一定書。北元沐浴,冠帶行疇。飛度天界,流景玉輿。遁變上清,乘空遨遊。”
“畢,取所銜刀,師以繞弟子頭結九過,下所卷玉符,埋于色欲門下,以杯水灌上。行此之道,上屍即滅,色欲自除,身過天徒之界,形魂無複苦惱之患。”
道教在施符念咒的科儀當中,自身就已經暗含了清潔消毒之類的衛生防病措施,而其符籙的製作材料為具有消毒殺菌功能的丹砂、桃木之類。
在念咒驅“三屍”的同時,對人本身也進行了一次心理暗示,它首先要求念咒者心平氣和,清除雜念和種種妄想,排解焦慮、憂鬱等不良情緒;其次要求念咒者誠心誠意,信賴符咒殺滅三屍的能力。三屍蟲本就會使人心煩意亂,念誦符咒的過程恰好克制了這些不良的情緒。
4 禁忌-“上屍”好寶物,“中屍”好五味,“下屍”好色欲,道教據此要求信徒遠離酣食厚味,不要貪圖享樂,毫無節制地縱欲。
現代人由於過度追求口腹之欲而導致膳食不合理,結果造成營養不良或熱量過剩,隨之而來的就是肥胖症、高血壓、動脈硬化、冠心病或缺鐵性貧血、骨質疏鬆症、維生素缺乏症等各種病症發病率的激增,而嗜煙酗酒、通宵玩樂這些極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在不知不覺中消耗了人身體的元氣,與道教清靜無為、仙道貴生的思想相違背,無形中也與三屍神對人體的戕害相暗符。
5 守庚申-“守庚申”是“殺三屍”最重要的途徑,乃是綜合了上述四項要素的系統活動。其具體做法,首先是在平時就要“絕粒為宗”,“服氣為本”,“齋戒為先”。
在庚申之日,先擇一靜室,安置床榻-並清淨心意,齋戒存想,以求得神氣的外助內補。靜室需“好土香泥,泥飾明密高敞,床褥厚暖,衾枕新潔,不得使雜人穢汙,輒到其中。”-《內景氣訣妙經》,地須深鋤二尺,篩去滓礫,除去穢物,增添好土,搗踏平實,再揚細土,拍踏使之緊實平穩,然後掃灑乾淨。
之後在室內備一香台焚香,每焚一次,則念玄元無上天尊,又念太一真君,呼三一、三元五臟六靈、一身之神,冥心叩齒,靜默思之也,通宵達旦。
若身體疲倦難忍,也可以伏床小睡數覺,但不能睡熟,“此屍即不得上告天帝”。
守庚申時忌諱與異性說笑共處-吃“葷膩、五辛、留滯、冷滑之物”,忌入一切穢惡之處,忌爭是非,忌欺罔,此為“太一真君五誡,誠心依之,克獲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