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古代書畫:春拍定海神針

特約記者 方翔特約記者方翔
上週一,藝術圈都被一件叫做《局事帖》的小紙片刷屏了。 2.07億元人民幣的成交價顯然是天價,而讓業內人士意外的是,買下這件古代書畫的並非大家事先預料的劉益謙,而是華誼兄弟(300027,股吧)傳媒董事長王中軍。
“三軍”過後儘開顏
5月15日晚上開始的中國嘉德“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古代”,是今年春季藝術品拍賣會上最受到關注的專場之一,而其中《局事帖》、宋克的《急就章》等眾多國寶級古代書畫的出現,更是成為了檢驗近年春拍市場趨勢的風向標。
最終,“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古代”專場最終以近6.7億元成交額收槌,成交率為67%。 曾鞏的《局事帖》和宋克臨《急就章》並諸家題跋,兩件作品分別由王中軍和張小軍購得,加上這個專場的拍賣師為徐軍,業內人士戲稱此次拍賣之後是“三軍”過後儘開顏。
中國嘉德古書畫鑑定家尹光華表示,《局事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寫給“無黨鄉賢”的一封回信,他是迄今發現的唯一一件曾鞏傳世墨跡,故稱為“孤本”。 在過去900多年中,《局事帖》被多位重要收藏家珍藏。
《局事帖》於1996年的紐約佳士得拍賣會首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上,當時以50.85萬美元(當時折合人民幣451.91萬元)被著名收藏家尤倫斯夫婦買下。 而在2009年北京保利秋拍中,曾鞏《局事帖》估價為1200萬元至1800萬元,卻以1.0864億元成交。 此次《局事帖》以2.07億成交本已成熱點,又因為其新主人是過去以收藏西方近現代大師作品而被大眾熟知的王中軍,而使得市場人士更為興奮。
作為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中軍近年來在拍賣市場上出手闊綽,前年以約合3.83億元人民幣買下梵高靜物油畫《雛菊與罌粟花》,去年春拍期間在紐約蘇富比拍賣上,又以約合1.855億元人民幣買下畢加索作品《盤髮髻女子坐像》。 此次改變風格,花巨資購藏古代書畫,著實讓市場感到意外。 根據記者觀察,在之前媒體的有關報導以及採訪中,王中軍一直對於中西方現當代作品表示出濃厚的興趣,而對於中國古代書畫幾乎沒有任何涉獵。
不僅是王中軍,以現當代收藏著稱的藏家張小軍此次也出手闊綽,以9200萬元成功競得宋克臨《急就章》並諸家題跋。 晉商張小軍,此前並不聞名於藝術品拍場。 他幾乎是伴隨著趙無極的聲名,在2013年秋拍中一夜間躥紅的。 在當年由蘇富比北京藝術週期間舉辦的“現當代中國藝術”拍賣上,張小軍競得一幅由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收藏了半個世紀的趙無極1958年重要作品《抽象》。 之後,他又以2875萬元拍下趙無極的《1997.1》。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張小軍在近年的拍賣市場上已經購買了幾十件的現當代藝術品,併計劃在北京建造美術館,而此次出手古代書畫,也讓市場似乎看到了其新的收藏取向。
皇冠上的“明珠”
就在《局事帖》以2.07億元拍出之後,著名藏家劉益謙在其微信上表示,“唐宋八大家,只藏有一家,曾鞏孤品二次現拍賣,二次拼到最後,無奈還是失之交臂。”但在今年的嘉德的古代書畫中,劉益謙也並非一無所獲,在5月16日拍賣中,其以1100萬元的落槌價成功競得佚名《春山行旅》,而這幅作品是以16萬元起拍的。 在接受采訪時,劉益謙表示,這幅作品在拍賣之前已經受到了許多人的關注,由於其是著名藏家胡惠春的舊藏,許多專家都認為其創作年代可最早追溯到元代,還有不少專家認為其可追溯到宋代。 對於王中軍競拍到《局事帖》,劉益謙認為:“越來越多的藏家進入到中國古代書畫領域是一件好事情,這可以讓市場更加活躍,也有利於古代書畫市場健康發展。”
古代書畫收藏家、鑑定家朱紹良表示,《局事帖》的拍賣本身就是一個轟動效應,王中軍先生已收藏現當代為主,轉而購買古代書畫藝術珍品,這又是一個轟動效應。 “我們可以看到古代書畫在經濟形勢嚴峻下的抗跌性、穩健性和獲利性,古代書畫的稀缺性、文化內涵、歷史印記、人文精神,都是任何一個門類不能企及的。”朱紹良說。
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畫家湯哲明認為,收當代書畫的藏家轉而買古畫,我覺得蠻正常的,“收藏從當代開始的人很多,也是規律。因為時間離得近,情感上容易有共鳴,也容易理解和接受,東西真偽也容易把握,並且數量也夠。相比較收古畫就變學問了,需要本人至少是周圍的參謀有研究。古畫數量有限,收藏不容易形成潮流,用市場的話說是炒不起來,但其基礎卻很堅實,因為它更接近源頭,是邏輯上的起點。”
中國古代書畫收藏家、紅樹白雲樓主人陸牧滔在看了嘉德的拍賣之後,對於新藏家的介入也表示看好:“古代書畫是中國藝術品投資皇冠上的'明珠',也可以說是'終極'領域,因而真假、存世量等因素,古代書畫一直很難被爆炒,因而其行情相對穩定,也需要藏家具有更好的心態和韌勁。”
而對於今年春拍的形勢,上海雲洲古玩城總經理吳中澤先生也有自己的看法。 他認為之前的香港保利、蘇富比春拍專場中,在市場預期普遍偏低的情況下,拍賣現場十分火熱,包括吳冠中、張大千等人的作品也屢次刷新拍賣紀錄,拍賣市場似乎出現復甦跡象。
“個別作品可以拍出天價是因為買家志在必得,比如吳冠中的《周莊》被台灣買家看重,比如劉益謙對《桃源圖》的喜愛,但這些拍賣大家對個別作品的支持只是曇花一現。”他說。 根據吳中澤先生對市場的分析,目前市面上年代久遠質量上乘的作品越來越少,而擁有這些作品的人在目前的行情下都不輕易將它們投入市場。 因此只要是市場上流通的優秀藝術品,無論是質量還是出處,甚至價錢都非常明確,所以類似的藝術品在拍賣市場上的表現就很穩定。 但綜觀整個市場行情,吳中澤先生從對市場信息的把握出發,認為還是要理性面對市場,“復甦”一說為時過早,“個別優秀的作品不能代表整個市場,從總體來說,形勢本身是不好的。”
市場永遠的主旋律
在藝術品投資領域,古代書畫的地位是無人能及的。 市場永遠是潮起潮落,有高點和低點,但真正好的古代書畫面世,一定會有好的價格,這幾乎已成定律。
行情調整也許能嚇退大部分跟風的買家,但真正有眼力、有實力、有魄力的買家仍然在市場中,對他們而言調整行情正是買進的好時機。 前兩年的古代書畫市場上,頻繁買進賣出,對於市場的危害非常大,反复炒作帶來的就是嚴重的泡沫,而經過2012年的調整,真正喜歡收藏而非炒作古代書畫的人,開始重新關注這個市場。
“未來一二十年,隨著數量日益稀少,流傳有序的古書畫將一直成為焦點,相比普通或者承傳不清晰的作品會和它拉開更大的距離。”湯哲明表示,“當然一二十年後隨著藏家的進一步成熟,不再局限於保值增值而更重視研究本身,將有望對今天古書畫收藏有很大殺傷力的'打槍'(意即對某些作品不看好,從而導致爭議)產生免疫力,今天一些承傳不清但本身很精彩的作品,屆時可能產生相對驚人的增值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