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修道有成“女道士”

 中國道醫研究院
道教自東漢末流行以來,有一個理論主旨是一直堅持宣揚的,即現實世界中不論是享受榮華富貴的人,還是掙扎在貧窮線上的人,不論男女,只要學道積德,建功立業,精修勤煉,均可得道成仙。
這種平等觀念對女人追求身體健康、長壽,進而謀求解脫現世痛苦,超越自我是有吸引力的。因其宣揚的得道成仙,均與個人的實踐活動相關,於是各朝各代湧現出眾多修道有成的著名女子,她們或者開山立宗,傳徒授弟;或者登壇齋醮,主持科儀。
她們一個個虔誠敬業,志于修道,或文采飛揚闡揚教理教化眾生,或工于女金丹不懈修煉,或潛心醫理草藥治病救人,或擅長齋醮扶乩播種善惡,皆因有傑出的善行功勞及女丹修道證果而受尊敬,她們在道教界的地位、影響是卓著的。
在道教歷史上,女性加入道教並對道教有所影響的最早的有文字可考的歷史記錄是“三張夫人”,她們受到了道徒的尊崇,傳說張魯的母親盧氏和丈夫在陽平山得道,白日飛升。
張道陵的妻子孫夫人、張衡的夫人劉氏、張魯的母親盧氏還擔當過“祭酒”這一重要的高階位置,後來“祭酒”這一高職位就有許多女性擔任過。
“煉金液還丹。依太乙無君所授黃帝之法,積年丹成,變形飛化,無所不能。”

值得一提的是,在道經《上清黃書過度儀》中有所謂“女師”一說,其地位甚至名列天師、嗣師、系師之後,云“天師嗣師系師女師”,在道教中地位是非常高的。
三師中,天師是指張陵,嗣師是指張衡,系師是指張魯,“女師”是三師的夫人們。
1 魏華存 (公元252-334年)晉代女道士。字賢安。任城-今山東濟寧市境人。司徒魏舒之女。博覽百家,通儒學五經,尤耽好老、莊。常靜居行導引、吐納術,服食藥物,意欲獨身修仙,遂其所願。
其父母不允,在她二十四歲時強嫁給太保掾南陽劉文-字彥幼。劉文任修武-今河南境內縣令,魏華存隨至任所,生有二子。
後來別居,她謹修道法多年,廣搜道教神書秘笈,曾為天師道祭酒。得清虛真人王褒等降授“神真之道”,景林真人曾授給她《黃庭經》。後被尊奉為道教上清派第一代宗師,世稱“南嶽夫人”。
《黃庭經》是一部具有宗教與養生兩重性質的著作,它發揮古道書中人身有五臟神的觀念,結合古醫書關於臟腑的理論,把人體看作一個以三宮三田為樞結的彼此連貫的網路,血、精、氣皆依此網路而迴圈運動,通暢運行則生命旺盛、健壯,阻隔堵滯則疾疼病痛。
《道藏輯要》氐集收有《元始大洞玉經》三卷、《元始大洞玉經疏要十二義》一卷、《大洞玉經壇儀》一卷、《總論》一卷,均題為魏華存疏義。
2 謝自然 (公元?-794年) 唐代女道士,果州南充-今屬四川人,祖籍兗州-今謝自然屬山東。世號為“東極真人”。父寰,舉孝廉,曾任秘書省從事。母胥氏,亦邑中大族。自然性穎異,不食葷血。
年七歲,母令隨尼越惠,經年因疾歸。又令隨尼日朗,十月求還。平常所言多道家事,因拜禮大方山頂老君像,不願下山而入道。
自此常誦《道德經》、《黃庭內經》。十四歲絕粒不食。每焚修瞻禱王母、麻姑,慕南嶽魏夫人之節操。年四十,出遊青城山、峨眉山、三十六靖廬、二十四治,不久離蜀,曆京洛,抵江淮,凡有名山洞府靈跡之所,無不辛勤曆覽。
《墉城集仙錄》載雲,唐德宗貞元三年(公元787年)三月,於果州開元觀詣絕粒道士程太虛受《五千文紫靈寶籙》。
《續仙傳》稱自然聞天臺山道士司馬承禎居玉霄峰,有道孤高,遂師事三年,別居山野采樵,為承禎執爨,幾經周折,終得傳承上清法。後歸蜀。
貞元六年(公元790年)四月,刺史韓佾至郡欲試其真偽,延入州北堂東閣閉之累月,出而膚體宛然,聲氣朗暢,佾即使女自明師事之。七年(公元791年)十一月,徙居於州郭。
九年(公元793年)告請于剌史李堅,築室于金泉山修煉。其神奇事頗多,據稱山神傳達將授東極真人之位,至貞元十年(公元794年)十一月十二日白晝升天,士女數幹人鹹共瞻仰。
3 孫不二 (公元1119-1182年)金代女道士。法名不二,號清淨散人,或稱孫仙姑。為“全真七子”之一。甯海-今山東牟平人。馬丹陽之妻,金大定九年(公元1169年),王重陽度化出家,授修道秘訣。
她獨處靜室,面壁煉心,七年功成。1175年秋在洛陽城東北湹水西岸的風仙姑洞修道並開創了全真清靜派,著有《不二元君傳述丹道秘書》三卷。成為坤道丹法始祖,有百字譜系傳世。
後遊歷伊、洛,傳道度人。大定二十二年羽化於洛陽。元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贈封為“清淨淵真順德真人”。《道藏精華錄》收存有《孫不二元君法語》一卷、《孫不二元君傳述丹道秘書》。
4 曹文逸(公元1119-1126年)為宋朝徽宗宣和年間的女道士,被敕封為“文逸真人”。《靈源大道歌》要比孫不二“元君功夫次第詩”早出幾十年。“誠歷代女真所著丹經之最古者也。其書闡揚玄理,發明丹道,皆能直指要妙,發其本根。”
道教修煉男子修成曰真人,女子修成曰元君。元君是何?
葛洪指出:在眾仙之上,有一個統帥眾仙的“大神仙”,叫做“元君。”他說:“元君者,老子之師也,…大神仙之人也,能調和陰陽,役使鬼神風雨,驂駕九龍十二白虎,天下眾仙皆隸焉。”
這都充分體現了女道士有獨立發揮自己聰明才智的能力,具有號令信徒、指點眾生、修葺整飭維護宮觀的領導能力。她們完全憑藉自身的百折不撓的刻苦修煉而得到正果的。
值得一提的是女道士在介入、干預朝政方面也發揮過作用。早在唐朝,道士、僧侶介入朝廷權力爭鬥,已經不是新鮮事。
《續資治通鑒》卷第九十宋紀九十記載:又有虞仙姑者,年八十餘,狀貌如少艾,行大洞法。一日,帝誦《大洞經》,舉首,見有仙官侍立者。蔡京嘗具飯招仙姑,見大貓,指而問京曰:“識之否?此章惇也。”
意以諷京,京大不樂。帝嘗問仙姑致太平之期,對曰:“當用賢人。”帝曰:“賢人謂誰?”曰:“範純粹也。”帝以語京,京曰:“此元佑臣僚所使。”遂逐之。於是士大夫爭言虞仙姑亦入元佑黨矣。”
5 宋代女道士王妙堅,常以符水咒術等行乞村落。恭聖楊後聞其有道術,遂召入內宮,賜予豐厚。並為其建造道宇,賜名“明真”,累封真人。顯然她為楊後做了不少事情,從而獲得如此豐盛的果報。
明代符籙派進入改革發展的新時期,明代帝王對道教的崇信主要有三方面,即廣設齋醮,篤信方術,任用道士。
6 女道士焦奉真被明成祖-永樂帝召入京師,並受到明宣宗-宣德帝、明英宗-正統帝的禮遇,她能一再薦舉自己的舅舅、外甥連續四朝做高官。
女道士躋身道教領導階層的方法值得探究,就她們開山立宗,收徒納弟而言,能在男性叱吒風雲的領域立足傳宗本身就是一件卓越不凡的偉業。而憑藉皇室尊崇道教的方便,辨別奸忠,明於是非,闡揚道理,實在是成就了不易的功業。
這說明道教珍視一切生命價值,其尊崇女性,不僅僅是仙話傳說,而是實實在在的具體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