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

大明洪武瓷:朱元璋的心結

大明洪武年制高足盤大明洪武年制高足盤
蔡暄民
玩古瓷的人,一聽“洪武瓷”,腦幕上立刻會呈現:乳濁狀帶奶白色的釉面,透明度差;頗有玉質感;青花的呈色偏灰或偏黑,或略帶藍意;暈散嚴重,呈模糊的晃動狀;胎體類似元朝窯器,比永宣時顯得厚重。 很多行內人不是特別看好它的收藏價值。
恰恰相反,我認為洪武窯起到承前啟後的特殊歷史作用,在中國古陶瓷史上有著很高的地位。
雄才大略的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後,並沒有削弱景德鎮御窯的地位,相反,“洪武二年,在景德鎮建新窯二十座,專供燒造御用器皿,只求出品精良,不計成本多寡,故瓷業進展急速,數年間即完全恢復宋代之繁興”。 (引自趙汝珍《古玩指南》)如果此觀點成立的話,洪武瓷應該不輸給元朝浮梁瓷局的窯器,很多人卻認為洪武窯青花髮色和畫工均不及前朝,其實,單從青花的髮色和畫工來講,洪武青花似乎不及元青花的色正和畫工精美。 但我覺得它有元青花瓷不具備的厚朴感和古拙美。
這也是洪武帝刻意追求的一種與元朝極為不同的效果。 關於洪武瓷特有的風貌,明野史中有如下的傳說:明開國皇帝朱元璋從小喪父母,孤苦中以乞討為生,常餓得雙眼昏花,視物模糊。一次,三天沒有討到食物,到處是避亂的流民,連嫩些的樹皮也不能倖存,誰還有餘糧接濟這個要飯的? 他實在支撐不住,一頭栽在路邊,昏厥過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只依稀感到有人在用力推他。 他睜開眼,發現一位年輕漂亮的女人,把自己摟在懷裡,一手端著一隻青花瓷碗,碗裡是稀薄的米湯。 當他的眼神痴痴地從女人臉上移到青花瓷碗上時,那青花是暈散的,跳動的,色澤是灰黑的……這是他有生以來見到的最美的一隻碗,那碗上模糊的灰色的圖案深深地刻在他腦海裡……據說,這女人就是年輕寡婦胡氏,也是朱元璋明史有記載的初戀情人。
日後,當他成為元朝開國皇帝后,為激勵自己永遠不要忘了那段刻苦銘心的苦難日子,就命御窯燒製昏化狀態下呈現的樣式——那碗上的模糊的似乎在晃動的青花發式。 這是世上最美的圖案。 他要解開久存的這個心結! 雖然是傳說,但還是多少符合洪武帝性格的邏輯性。 據明史記載,他對違背自己意願的功臣毫不留情,尤其對貪官,只要貪腐達60兩白銀則殺無赦,對愛情卻情深意切,非常戀舊,對救過自己命的胡氏,則一往情深,當初曾挽人去說媒,胡氏母親嫌他家貧和貌醜(史書上說洪武帝相貌很奇特:下巴、上額、顴骨、鼻頭均外凸,史稱五嶽朝天)拒絕了他。 他此心不泯,念念不忘這位初戀的情人,最後還是想方設法將她娶為妃​​子,在馬皇后暴病離世後,曾一度想立她為後,因群臣的極力反對才作罷。 不過,還是授其重任,主掌后宮。 胡氏生的兒子朱楨,被朱元璋封楚地號昭王,廣賜田地,給予了最優惠的封賜。 足見他在情感上對舊情的依戀。
以上的傳聞多少有些根據的。 如果洪武帝要仿元朝之瓷,無論從胎釉到發式,均沒有多大難度,元朝製作禦瓷的匠人大多仍在,製瓷材料也不缺。 所以只能理解,洪武帝是要燒製出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瓷器,他要獨創一種格局,一種特有的式樣,以追憶那最美好的一瞬。他不願意步元朝的後塵也在情理之中了。 他在御窯瓷型製上也有了一定的突破,大器見多,盤碗直徑大到60-70cm,將軍罐也以大的居多,除了尺寸上超越元朝外,還在外型上做了創新,多以瓜棱取勝。 據說,這也與他曾食不果腹的經歷有關,對瓜的嚮往和追憶!
總之,雖至今未發現落洪武朝正款的瓷器,但其有明顯的時代特徵,很容易識別。 如果沒有它的創新,也不會出現成化窯特有的玉質感釉面,近年對明代瓷器的化學測試發現,唯有洪武瓷和成化瓷釉中所含的石灰鈣量最少,故而呈現特強的玉質感——緻密、溫潤。 可見,成化瓷的釉汁配方受洪武瓷的影響。
景德鎮陶瓷考古研究所認為:洪武青花的呈色不是發黑就是偏灰,是和使用的青花料有關,它使用的青花料是元代提煉加工後剩下的。 我認為此觀點有待商榷。
其一,沒資料記載表明洪武時,景德鎮的進口蘇麻離青料已用完;其二,即使用剩下的,其高鐵低錳的含量也不會改變,斷不會出現與元瓷差異那麼大的呈色現象。
御窯工匠所呈現的作品一定是該時段皇帝審美情趣的折射,是皇帝的旨意體現。 誰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違自作聰明地表現一番。 明太祖出身卑微,雖沒文化,但聰明過人,在對器物的喜好上,欣賞厚重、古拙、龐大的造型,適合他的審美情趣。 當然,洪武時也生產小巧玲瓏的器物,如現存台北故宮博物院的那隻青花龍紋高足杯,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小件精品,被台北故宮博物院專家評定為“獨一無二的珍品”。 台北故宮博物院陶瓷專家吳玉璋先生在《故宮藏瓷——明青花瓷—洪武。 永樂》和《故宮藏瓷——釉里紅》兩書中也對洪武瓷作了較高的評價,他也應該是中國陶瓷史研究中最早發現並公佈洪武青花釉里紅的學者之一,比美囯弗利爾美術館陶瓷研究學者約翰。 亞歷山大波普更早更有系統性。 尤其是近二十年來,隨著景德鎮珠山御窯廠大量出土了明初洪武,永樂,宣德官窯殘器後,洪武瓷的類型和特徵基本明確了:帶著混濁的玉質感頗強的釉面,青花或釉里紅暈散較重,髮灰的青花,花瓣邊縁留白,青花中密佈點點黑斑……
如果沒有明洪武瓷的大膽創新,也不會有永宣瓷的高峰期,更沒有成化瓷的特有風貌。 洪武瓷起到了很好的承上啟下的橋樑作用,它在古陶瓷史上的歷史地位是不容抹殺的。
朱元璋開創了大明皇朝,也開創了中國陶瓷史上嶄新的一頁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