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

新浪收藏 

我們都知道梵高和浮世繪有著很深的關係,但提到他們之間的聯繫,最直白的居然是梵高曾經赤裸裸地抄襲浮世繪,並且這些贗品的價格遠遠超過了原作。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
梵高-日本情趣:花魁
從一幅叫做《日本情趣:花魁》的畫中便可見端倪:據顯示,這幅畫創作於1887年,但實際上在1886年《巴黎畫報》雜誌日本特集的封面上就刊載了英泉的《花魁》。 梵高做的無非是將復寫紙放在這幅畫上面描輪廓,加寬外框,並以油彩描繪。 並且,他還以同樣的方法複製了一幅叫做《日本情趣:梅花》的作品。 然而,如此赤裸裸的抄襲作品,如今卻成了稀世珍寶,這些贗品的市場價格100年後,最終都超過了原作!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第二個階段,他開始脫稿臨摹浮世繪。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
梵高-唐吉老爺
而到了第三階段,梵高終於將臨摹對象放到了作品的背景中,如《唐吉老爺》。 這幅畫創作於1887--1888年,現藏於巴黎羅丹美術館,而唐吉老爺身後背景牆上,就是典型的日本浮世繪作品。 丹美術館,而唐吉老爺身後背景牆的右上角,就是典型的日本浮世繪作品。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梵高-星空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
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 - 神奈川衝浪裡The Great Wave of Kanagawa
最後一個階段,梵高終於和浮世繪實現了更高境界的纏綿悱惻和水乳交融:在作品《星空》中,渦卷圖案是不是和著名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神奈川衝浪裡》有著揮之不去的雷同基因? 而這個說法也得到了很多梵高研究專家的認同。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梵高- 2 Bedroom in Arles
那麼這個逆天的抄襲是如何發生的呢? 故事必須追溯到一種國際貿易——茶葉和陶器。 19世紀中期,當歐洲商人們決定從日本進口茶葉和陶器的時候,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歐洲的一場藝術革命即將因此而拉開序幕。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梵高- Daubigny's Garden杜比尼花園
1865年,法國畫家布拉克蒙對著一件新到手的日本陶器狂喜不已,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將陶器拿出扔在一邊,卻把包裝紙小心翼翼地展平,如獲至寶並且愛不釋手地準備拿給朋友們嘚瑟一下。 在一群印象派畫家的聚會上,這張紙上的日本浮世繪作品《北齋漫畫》儼然贏得了新大陸一般的狂熱讚歎。
一場藝術創新革命,居然由此而拉開了序幕!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梵高- Irises鳶尾花
需要交代的背景是:當時歐洲的學院派畫家們還沉迷於把畫畫得跟照片一樣逼真的技巧,但印象派畫家們早已厭倦了這種被外形奴役的畫匠人生。
幸好這時,照相機發明了,畫得像與不像失去了意義,印象派畫家們也終於找到了用武之地:不追求準確透視效果,只在乎線條和色彩的美感的浮世繪的這種創作原則,讓印象派畫家們找到了創作武器。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梵高- 《普羅旺斯的農舍》 Farmhouse in Provence
作為一名半路出家的畫家,梵高27歲開始學畫畫,根本沒有寫實繪畫的技術水平,甚至在堂兄的畫室學習素描時,都被人排擠和恥笑。 但在梵高遇到浮世繪的那一刻,他找到了表達自己天賦的突破口,梵高可能是著名畫家中受浮世繪影響最深的人。
浮世繪“贗品”——梵高的逆天抄襲梵高- Cafe Terrace, Place du Forum, Arles
1885年梵高來到安特衛普,初次接觸浮世繪,一年後,在巴黎,和他來往的印象派畫家馬奈、羅特列克都在談論和臨摹浮世繪,梵高因此而迅速加入了浮世繪粉絲群。
(文章來源:活家鑑畫-神秘的梵高系列)